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 在这场磨难的考验中,我原以为自己在许多关键时刻都能站出来。对法认识也挺高的了。然而自己与许多学员上京被遣返,国庆间的十天又被诱去封闭学习。我便向内找原因,当然这过程发现许多执著心,但我觉得好像最近在一个层次中打转转,突破不了,也不知该怎么做。

我们让“看”我们的人了解了真相,他们表示只要我们在家炼功,不去上访就不管。政府也知道管不了“信仰”,但却要管“行为”。为什么好像很多人都指责我们制造不稳定?前段时间的行为是否真的又形成新的执著?

我就想上访也不是唯一的途径,如果人家真的不喜欢,我们也不一定非得这样做不可。而且我们只是劝善,告诉人不要干坏事,破坏天法,但人不听,要害自己,那有什么办法,我们该做的已经做了,为了维护大法形像,不再增加误解,在人这层做个好人,安心实修,修大善大忍。我还拿老师在新加坡讲法P52中:“……那么佛也是只看人心的,不看人所维护的这个形式。维护的本身也都是执著,都是常人放不下的东西,而不是真正修佛。” 这段话来为自己辩护。

当然,我开始怕自己悟错了,但我想只要不固守现在的认识去学法,就会修正自己。而且还想是不是把“怕执著本身”也放下呢?当晚我就看到《长春讲法》P70:“……我们有许多人一开始他觉得法好,是因为他觉得这法对人类有好处。作为修炼的人没有干扰常人社会,对常人社会也挺有好处,我应该学。他的基点是落在人上。有的人长期下去把我们大法的一切,他都用人的标准来衡量着,稍微有一点他认为不符合人现在人的观点、人的社会的方式,他就不干了、不接受了。其实他维护的是人,他不想脱离人。就是这个道理。你们修炼的人最终是为了圆满的,是离开人的,绝不会让你抱着人的观念不放。”

这触动了我,这也是我近段时间陷入打转转的原因,我悟到我们是真、善、忍同修的,我最近认识的转变是在修“忍”,多找自己不足,坦然去承受,表面好像没错。但忍也是真善忍构成的。记得一次学员问老师有无专修“忍”的,老师说专门修忍弄不好会修成邪法。(不是原话),我的误区正是离开了“真善”去迁就常人的所谓的忍,这样使自己被常人所带动。

第二天,一位在狱中以绝食方式告诉公安他们的做法是错误的学员给我很大的启示:怎样才是正法呢?让人认识目前的后果是错误的决策带来的,让人能改正是不是正法的表现?而我去迁就人错误的政策,那是在维护什么?听说某地有学员国庆上京了,结果该地派出所所长被免职了,人们都怨弟子,那么怎么不让人认识到如没有目前错误打压,弟子们会去北京吗?如果地方上肯听取群众反映实情,学员们还用得着上京吗?如果能让人认识法,不正是唤醒了他的良知吗?而弟子能在法上认识法才是真正的提高,才是修炼道路中最重要的。

我认为我原来也走出来了,但其实还是行为上的走出来占很大成份。我们遇到问题是应该向内找,但找到些什么呢?找到的东西是不是要用“真善忍”去衡量才能判断正误?那我们用善的方式去反映真实情况的行为不正是符合宇宙特性的吗?既然行为没错,那我找到的是什么呢?我找到的是最不易发觉、最不愿承认、最不愿放下的千百年来骨子里生成的人的理、人的观念。而要修成伟大的觉者,那是没有人的观念的。我们正是要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那么你能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你不是站在法上考虑问题吗?那么大法需要你在行为上站出来时你不就能站出来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