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的重重危机: 五、进化论三大证据的破灭(之三)

【明慧网1999年10月16日】逻辑的迷惑与破迷---证伪法:

关于进化论还有一个迷惑许多人的逻辑问题:“一些事例能够否定根深蒂固的进化论吗?”当然能!我们都知道“哥德巴赫猜想”吧?有人用计算机尝试了上亿个数,希望发现一个反例,从而否定这个猜想----仅举一例就可以证伪!结果这些数都符合该猜想---但是正面事例的罗列,并不能把一个普遍性的命题抬升为真理。既然进化论试图作为一个涵盖一切生命的普遍学说而存在,那么只要有确凿的反例就足以否定它了,科学性的严谨性容不得与事实相反的“理论”。正因为这样,这些实例也就是进化论者以各种说辞回避的。其实,证伪之后,再看看进化论的那些证据,从其他理论出发能作出更合理解释。

5.进化论三大证据的破灭(之三) ---“古生物学证据”被新的发现所否定

分析了比较解剖学和胚胎发育,我们再看看古生物学,这个进化论最直接的论据。一百多年来,以地质学、地理学、放射性化学、比较解剖学等学科为基础,古生物学发展起来。进化论者根据化石的历史年代,勾勒出一幅生命由简单到复杂,随年代出现的进化时间表;通过类比化石,描绘出一个生物由低等向高等发展的“进化树”。随着研究的深入,化石等遗迹出土的越来越多,进化时间表和进化树在不断地修改更新,终于到了今天再也无法面对许许多多事实的地步。

考古学和古生物学的突破性发现,否定了进化时间表

进化论提出不久,学者们根据当时很有限的化石资料,搭起了进化时间表的框架,认为以后的发现都能填入其中,最多也只是稍做修补,使进化论更加完善充实。然而,事实却不断给出反例。下表左面是经典的进化时间表(参考Weinberg [1].,Knoll[2] 李难[3] 等),右面是那些无法解释的事实。



距今年代 经典的进化时间表同一地质年代发现的无法面对的事实
45亿年 地球形成  
35亿年 最古老的微化石南非28亿年的地层中,发现几百个精致的金属球。专家认为很难解释为自然形成的。[7]
20亿年蓝藻(蓝细菌)出现
6亿年左右寒武纪生物大爆发,许多类型的海洋动物突然大量出现;三叶虫繁盛美国马萨诸塞州的Dorchester, 在6亿年前的前寒武纪岩石层中发现了金属花瓶,含有大量的银[4] 。 犹他州羚羊泉的寒武纪岩层中,一块三叶虫化石上有一个穿鞋踩出的脚印和一个小孩的脚印[7] 。
4.5亿年奥陶纪生物大灭绝;海洋原始鱼类出现;陆地出现原始植物中国广西宝山采石场发现4.5亿年前的一批精美石画[8] 
3.6亿年泥盆纪生物大灭绝;原始爬行类出现(3.5亿年前)英国Kingoodie 采石场的一块沙岩(3.6-4.08亿年)中,发现有一个钉子牢牢地包埋在里边 [4] 美国密西西比河西岸一块石灰岩石板上,发现了两个人类的脚印 [9] 
2.2亿年二叠纪生物大灭绝;原始哺乳动物出现美国伊州Morrisonville发现2.6-3.2亿年前金链[4]
2.0亿年三叠纪生物大灭绝内华达州Triassic发现一具鞋印化石 (2.13-2.48亿年)[4]
1.8亿年鸟类出现恐龙繁盛美国德州Paluxy河河床的恐龙脚印化石旁发现人的脚印化石,人的手指化石,一把奇特合金(现代科技制造不出来的)的铁锤,锤柄已经煤化[4]
6500万年 白垩纪大灭绝,一半以上物种消失[10, 11] 法国的Saint-Jean de Livet,一块白垩纪石灰岩层发现了一些不同型号的金属管,距今在6500万年[4]。
5500万年 美国加州太波山地下300英尺处发现大批精巧的石器[4]
400万年 南方古猿出现肯尼亚的Kanapoi发现现代人类的上臂肱骨化石[8],阿根廷Monte Hermoso发现350万年前的燧石、雕刻的骨头化石及壁炉[4]。
150万年非洲直立人(不是现代人)向外扩散[12]世界各地多次发现100-400万年前的现代人类化石和文明遗迹
20-40万年人类起源的“夏娃理论”认为:20万年前,现代人的始祖:一位非洲妇女出现美国伊州的Lawn Ridge,地下114英尺深处,更新世地层中发现了一枚类似钱币的金属物品[4] 墨西哥普瑞拉瓦城发现26万年前嵌在动物颌古骨化石中的铁矛矛头;墨西哥霍亚勒克出土一批25万年前的铁矛[4] 中东戈兰高地发现的一个史前古器物上,刻有一配戴精致头饰的妇女头像,已有25万年。[13]
4万年现代人类出现至少8000年以前的金字塔工程,是人力根本无法实现的。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两台起重机也难完成[14]
1万年人类文明出现

1. 如果按时间顺序排列古生物学的全部发现,得到的结果足以否定进化论了。

考古学家克莱默和汤姆森(Michael A. Cremo & Richard Thompson)的《考古学禁区》( Forbidden Archeology ) 一书,列举了500个确凿的与进化论相悖的事例,那是几万、几十万、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亿年前的人类文明遗迹。每一个发现都足以对进化论证伪---否定进化论。

回过头来,再分析一下论证进化论的逻辑问题。

2.古生物学证明进化论的逻辑问题

古生物学的建立不但需要借用比较解剖学的模式,而且本身也需要建立一套进化的模式。比较解剖学模式提供了生物机体各部结构的相关性,使我们能够从几块骨头复原出整个动物模型;进化模式使得学者能够确定复原的目标,比如我国著名猿人“元谋人”的确定,是从仅有的3颗人类牙齿推断来的 [15,16] ,把它确定成什么,要完全套用进化论模式。这里边暴露了问题:从进化论来的东西,再去证明进化论,显然还是循环论证。在逻辑上不能成立。

进化时间表自身的逻辑问题进化时间表本身是根据进化论来的,用他来证明进化论还是循环论证。如果说这是归纳法,它又不能归纳所有的事实,太多的反例否定了进化论本身。古生物学证明进化论:一厢情愿的解释我们知道,根据零散破碎的一两块骨头很难弄清大量解剖学的意义或进化的意义。著名的古人类学家Meave Leakey和Alan Walker也持有类似观点,他分析阿纳蒙南方古猿的几块残留的骨化石时,认为不能确定许多关于这种躯体的外貌[17]。那么,仅凭几个牙齿,根据磨损程度就给元谋人的在进化上定位,也只能是一种说法而已,因为我们无法根据几颗牙齿推断脑容量,更无法推断相貌(除非有较为完整的颅骨或面部骨骼)。我们也可以看出,这种方法有太多的人为的因素。我们完全可以根据有大量事实支持的“人类文明周期发展学说”把它解释成一期人类文明的遗迹,反而更加合理。

更加一厢情愿的解释是把人类的脚印复原成古猿的。1976年,著名考古学家利基(Mary. D. Leakey)领导的研究小组在非洲坦桑尼亚北部、东非大裂谷东线,一个叫利特里(Laetoli)的地方发现了一组和现代人特征十分类似的脚印,这些脚印印在火山灰沉积岩上,据放射性测定,那火山灰沉积岩有340~380万年的历史。从这些足迹可以明显地看出,其软组织解剖特征明显不同于猿类。重力从脚后跟传导,通过脚的足弓外侧、拇指球,最后传导到大脚拇指,大脚拇指是向前伸直的,而猩猩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直立行走时,重力从脚后跟传导,但通过脚的外侧传导到脚中指,且大脚拇指向侧面伸出[18]。令人遗憾的是,后来两位学者在没有深入研究脚印结构的情况下,就把这些脚印当作南方古猿的[19] ,因为根据过去的理论,那时只有古猿,人还没出现。而且,文章还请人画了生动的插图---三个南方古猿“直立”着走过这片土地----太多的臆想成分,使文章失去了科学性,因为这不是根据事实深入研究,而是完全根据进化论假说说话,本身就违背了科学的态度。进化论者又把这些作为进化论的证据,又陷入了循环论证的诡辩之中。

那幅凭想象描绘古猿完全象人一样表情、象人一样直立走路的图画,在博物馆作为科普教材展出,观众却会把这种“不科学”的东西当成科学,起到了严重误导的作用。

3.进化过程中确凿的过渡类型,严格地讲并没有发现

某些化石的缺环相当惊人,它不是以几万年、几十万年计,而是以几百万年计......对于短短的人的历程该有多少事件可能发生.[20]。进化论常用马的进化来说明问题,从始祖马到现代马过渡类型有好几个,可是列举的那几个过渡化石平均间隔5,000,000---30,000,000年.[ 3 ] [21],还是没有过渡类型。

在从猿到人的问题上,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些化石,归类为“古猿”、“类人猿”、“猿人”、“智人”,唯独没有“类猿人”。寻找过渡物种“类猿人”,被列入了科学的“十大悬案”。数次宣布的人类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例如1892年发现的人和猿之间的过渡化石“嘉伯人”,是一块猿的头骨和相距40英尺的一根人的腿骨拼凑出来的,学术界否定了“嘉伯人”,科教方面却还在宣传。直到1984年“嘉伯人”才被新发现的猿人化石“露茜”代替。但后来的鉴定中,露茜同样被大部分学者否定了,科学家已经确定了露茜是一种绝种的猿--南方古猿,和人无关。

假如进化存在,过渡类型化石就应该很容易找到,为什么没有呢?大家沿用达尔文的解释:“化石记录不完全”。深入想一想:从宏观上看,化石的形成是普遍和随机的,为什么单单漏掉了过渡类型呢?《审判达尔文》一书的作者约翰逊(Philip Johnson)做了这样的总结:“化石向我们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现的某种有机体,没有逐步进化的任何痕迹……这些有机体一旦出现,基本上就不再变了,哪怕过了几百万年,不管气候和环境如何变化。如果达尔文的理论成立,这些条件本应该引起物种的巨大变化。”[20] 古生物学家古尔德和埃尔德里奇曾根据地质历史的事实,提出了一个“间断平衡”假说,来说明过渡类型形成化石机率较小,但不能解释为什么过渡类型根本不存在,而且该假说的进化机制在基因水平上看,该学说是行不通的。

4. 化石告诉人们:生命的发展遵循着这样一条规律:“出生---发展---灭亡”。

跳出进化论的框框,就会发现化石实际对进化论反戈一击。化石不是一般条件下能形成的,生物在腐烂风化前必须埋在地下很深,在强大的压力下才能渐渐变成化石。只有大灾变才能提供这样的条件,化石也就成了灾难的见证。地层中化石的研究恰恰告诉人们:物种的发展是很短时间内大面积突然出现的,发展繁荣,再到大毁灭,残留的和新出现的物种再这样发展,周而复始。

现在,生物界认识到地球曾发生过多次全球性波及所有生命的大灭绝(见上表),期间小的灭绝也是时有发生。地球周期性灾变的直接证明非常多。在西伯利压的冻土中,发现了冰冻的成千上万的哺乳动物的遗骸。有的很完整,有的被扯碎和树干绞在一起。检测它们胃里的食物,发现了还没来得及消化的毛茛草[21]。事实告诉人们,那里曾是温和地带的草原,极短时间内,发生这场毁灭性的灾难,而且,无论是大陆骤然移位还是气候骤冷,如此惨烈的灾难不可能不牵扯全球。

5. 以上可见,古生物学的发现实际否定了进化论,证实了法轮大法有关的论述。

《转法轮》系统地讲出了生命的发展变化和更新等诸多问题,其中讲到:“……在我们这次文明以前还存在着文明时期,而且还不止一次。从出土文物看,都不是一个文明时期的产物。所以认为人类多次文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后,只有少数人活下来了,过着原始生活,又逐渐地繁衍出新的人类,进入新的文明。然后又走向毁灭,再繁衍出新的人类,它就是经过不同的这样一个个周期变化的。物理学家讲,物质运动是有规律的,我们整个宇宙的变化也是有规律的。” 《转法轮 卷二》进一步讲:“这个地球的运转和物质的运动也是一样的,它也是有规律的。在运转过程中出现的大劫难,就是人类处于完全毁灭的状态。但是,有少数人活下来继承一些史前文化,过着一种象石器时代的生活。因为劳动工具都毁掉了,到了下一代还不如它,很多东西都忘掉了。又以原始状态繁衍,到出现文明、高科技。随着人类的败坏,又出现劫难。随着这样一个成、住、坏的不同时期的周期变化。”

6. 对常人来说:生命的演化是个无比困难的科学问题,而在法轮大法来看,却能明察秋毫、一语道破天机。事实使我们不得不承:认法轮大法的超常的真理。

7.参考文献

1. Weinberg s. 科学(中译本),1995:2,1-6,[ 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4(270):10 ]Knoll A. H.,
2. 科学(中译本),1992:2,19-28,[ 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1(265):4 ]
3. 李难,《生物进化论》,107,人民教育出版社,1982年第一版
4. 克莱默、汤姆森(Michael A. Cremo & Richard Thompson),《 Forbidden Archeology: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 》,Govardhan Hill Publishing, ISBN: 0-9635309-6-8.Also see in: The Mysterrious Origins of Man, NBC"s Special, Hosted by CharltonC.
5. 克勒尔著,朱永等译,《放射化学基础》,236,原子能出版社,1993
6. Lamarsh J., Wesley A., Introduction to Nuclear Engineering, Publishing Company - Reading, MA, USA, 1993
7. Cook M. A., Why Not Creation, 185-193, Phillipsburg, New Jersey, Presbyterian & reformed Publishing Co.,1970
8. 《中国科学报》, “我国发现亿万年前的太古石画”,1997年5月17日
9. Schoolcraft H. R., et al., Remarks on the Prints of Human Feet, Observed in the Secondary Limestone of the Mississip Valley, 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s, 5, 1822, 223-231
10. Alvarez W., Asaro F., 科学(中译本),1991:2,26-32,[ 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0(263):4]
11. Courtillot V. E., 科学(中译本),1991:2,33-41,( 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0(263):4)
12. Holloway M., 爪哇化石的新的断代数据:新的断代结果给人类起源的争论火上浇油., 科学(中译本),1994:9,70-71,( 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4(270):5)
13. Appenzeller T., Evolution or Revolution, Science, 1998(282):5393, 1451-1458
14. [英]葛瑞姆.汉卡克,罗伯特.鲍威尔著,石尚仪译:《创世纪的守护神》,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1999,31-37
15. 胡承志,云南元谋发现猿人牙齿化石, 地质学报,1973:1
16. 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632-633,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6
17. Leakey M., 科学(中译本),1997:10,62-67,( 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7(277):1)
18. Tuttle R. H., The Pitted Pattern of Laetoli Feet, Nature History, March,1990,61-64
19. Agnew N., Demas M., 科学(中译本),1998:12,62-67,[ 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8(279):9]
20. 于建平,郑忠梅, 人的进化----生物学与文化的诠释, 科学(中译本),1998:11,62-65
21. 朱洗, 生物的进化, 科学出版社,1980
22. [英]葛瑞姆.汉卡克著,[台湾]李永平等译:《上帝的指纹》,民族出版社, 1999,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