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的重重危机: 八、分子生物学的深入研究使进化论更陷泥潭

【明慧网1999年10月16日】8. 分子生物学的深入研究使进化论更陷泥潭

达尔文时代,人们还不懂基因是什么,只是从表面看到了遗传、变异的现象。今天,分子生物学的迅速发展,不但没为达尔文学说提供科学的证据,反而产生了根本上的对立,比如:

(1).物种变异的可塑性并不存在

达尔文提出自然选择的同时,沿用了拉马克的获得性遗传的思想,认为物种有很大的可塑性,在新的环境中可以渐渐变异成另一物种,如鱼类进化为两栖类,哺乳类下水变为鲸鱼等。现在对基因的深入研究表明,物种的基因的变化范围是很有限的,所谓的“可塑性”是不存在的。

(2).对进化原因的解释,分子进化论否定着达尔文主义

达尔文主义认为进化的动力是环境对生物个体的作用,而根据基因突变的研究,木村资生提出了进化的“中性突变假说”,在分子水平解释进化,认为分子的中性进化与功能、与环境无关;综合进化论也认为进化的原因是基因的随机差错,它在生物群体中的积累导致了进化,也与环境关系不大。[1]

(3).分子进化论在理论上同样谬误重重

a) 基因分子突变实现进化的概率低到绝对不可能的程度,宇宙没有时间等待。(这在本系列第6篇有详尽的论证)。
b) 贝希从生物化学角度,结合分子生物学批驳了进化论[2]
c)分子进化论本身是最典型的循环论证:前提和结论相同!
分子进化论在肯定进化的前提下,比较一些不同进化阶段生物基因的差异,发现基因以恒定的速率变化,这就与不同历史时期的环境变化无关,基因象钟一样(即分子钟),匀速地进化着。该假说的成立必须以下列假设的成立为前提:[3]A. 基因以恒定的速率发生突变B. 自然选择对基因突变没有作用.由该学说给出这样的结论:[1] A. 基因以恒定的速率发生突变B. 自然选择对基因突变没有作用.明显前提变成了结论,这里那有合理性可言?!就象说:如果A B存在,我的假说就对;因为我的假说对,A B就存在!

d)流行的理论原来如此.......!
分子进化论在研究人类的起源问题上,通过对线粒体基因的研究,得出了“夏娃理论”,或称“走出非洲模型”,这是最流行的理论之一。它认为今天的人都是一个非洲妇女的后裔,她的后裔10万年前离开非洲四处扩散取代了所有其它地区的人,[4,5]而且,Wlison说:“还有其他一些妇女和‘夏娃’是同时代人,‘夏娃’在繁殖模式上也并不曾占有特别有利的地位。她的谱系得以幸存,纯粹是机缘。”他和Stringer还分别图解表示中国的“蓝田人”、“北京猿人”等都与今天的中国人无关,都被来自非洲的夏娃的后裔取代 ![3,6] 旁观者一看就知道这种说法完全说不通。 在理论上,线粒体的遗传是母系遗传,只能母亲传给子女,儿子又无法将之传下去,只有通过女儿再传,它只记录女性的遗传史。该实验思路本身就蕴涵着一个前提:一个全人类共同的老祖母存在,得出的也是这个结论,有什么意义呢?而且上面实际在说:夏娃的女性后裔向四处扩散,完全取代了非洲的所有妇女和其他各洲的所有妇女!其不合理性不言而喻。可是Stringer 和Wlison等科学家本身完全是严格地从分子进化论得出的结论,这也暴露了分子进化论本身的问题。 对现代人细胞核基因的检查,发现有些基因不是来自非洲的。[5]

(4).在实践上,分子进化论与事实相背

a) 分子进化的深入研究表明进化的速率不是恒定的[7,8],给了分子钟假说迎头痛击,那么该假说的结论都值得怀疑。
b) 第2套遗传密码隐含的问题使进化论陷入僵局
以前人们以为所有的遗传密码都相同,这意味着所有生命有共同的祖先。然而,第2套密码的发现和证实,尽管与第1套密码很近似,而且仅为很少的低等生物所具有,也使进化论难以解释。[9] 一种密码演化为另一种密码,威胁到每一个基因,同时改变了所有包含此密码的遗传信息。改变了密码,绝大多数情况会使基因的产物成为废料,这对生命来说是致命的。所有基因产物的同时改变,又恰巧都不是废料,更“恰巧”的是:改变后彼此功能上又相互适应,简直是在说神在背后操作一样!因为在随机状态下,这种事件的概率小到是绝对不可能了。
c)从化石研究的否定了分子进化论的“夏娃理论”,而且再次指出线粒体基因的进化速率是不一致的[10],从而否定了分子进化论本身。

(5).分子进化树在深入研究中反而被瓦解了

不少人认为分子生物学为进化论找到了大量证据,许多学者根据某个蛋白、RNA或某个基因在不同物种的差异程度,绘制了进化谱系树。但是,大量进化谱系树之间却展现的巨大的分歧,在微生物界和高等生物中,严谨的推导彻底搞乱了进化的“家谱”!分子遗传学家费尔德曼(Rorbert Feldman)总结到:“用什么样的基因,就会得到什么样的进化位置”。 彭尼斯(Elizabety Pennisi)说:“按照新顺序的微生物基因组相比较,就使整齐的生命之树陷入混乱,从而对所有生命的分类引起了怀疑。”斯蒂文斯(Richard Stevens)认为:“它预示着要推翻研究者们已经掌握的微生物如何演化,以及如何上升为高等生物的认识。”[11]从进化论出发,对此的解释-也只是一个可能性极小的推测,而且只能用在微生物界,而在植物界,尤其是动物界,就无法自圆其说了。 用同样的检验方法:一会说甲是你的爷爷,一会说甲与你关系太远,一会甲又被鉴定为你的孙子,你能相信这是科学吗?曾经最有力的证据---进化谱系树,就这样在深入的研究中搞乱了自己,瓦解了自身。这也再次证明了进化论是完全错误的信仰。

参考文献
1.李难,《生物进化论》,人民教育出版社,1982年第一版
2.迈克尔·J·贝希著:《达尔文的黑匣子-生化理论对进化论的挑战》,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
3.Stringer C.B., 科学(中译本),1991:4,43-50,[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0(263):6)]
4. Holloway M., 爪哇化石的新的断代数据:新的断代结果给人类起源的争论火上浇油., 科学(中译本),1994:9,70-71,( 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4(270):5)
5. Wong K.,祖先之迷,科学(中译本),1998:4,[译自ScientificAmerican , 1998(278):1)]
6.Wilson A. C., Cann R.L., 科学(中译本),1992:8,1-10,[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2(266):4)]
7.张昀,宏进化的非匀速特徵,科技导报,(1)1998:8,10
8.贺福初,分子减速进化的普遍性研究,科学通报,1996,24,2264-2268
9.Rensberger B., 生物科学动态, 1987:5,57-58
10.Thorne A. G., Wolpoff M. H., 人类的多区进化,科学(中译本),1992:8,11-17,[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2(266):4)]
11. Pennisi E., Genome Date Shake Tree of Life, Science, 280: 672-674,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