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修炼体会(译文)


【明慧网1999年10月17日】我叫西蒙,我在一个弱智儿童教育所工作,也是一名学习针灸的学生。1997年10月我的一个朋友把法轮大法介绍给我。那以后,我就成了一名修炼者。当我看到他为我表演的功法动作时,他看上去很高大。我意识到这超出了我以前所经历过的任何事情。他借了我一本《转法轮》。我读着这本书,感到了我思想与能量的变化和演变。我明白了,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终于找到了我。

我总是保持一棵慈善的心。我和我的老板是好朋友,我常在下班之后去她家。长话短说,在圣诞节前的几个月中,我开始感觉到与单位里的其他人关系不太融洽了,周围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大家对我不好,我感到被疏远了。我猜周围一定有不少闲话,大家都认为“他受到了宠爱,他们是情人”等等。在这期间,我的老板在处理矛盾方面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而我则被夹在她和其他人之间,经常处于困境。比如说,我如果用这种方法做事,我就会暴露老板的一些弱点,而这些弱点是她难以克服的;但如果我换一个方式去做,又似乎是在和其他人做对,追求权势,不顾友谊等等。于是我告诉我自己:我应该有颗慈善的心,应该总是保持友善的态度,不论事态多么严重,也不论别人如何给我脸色看。我知道,不论别人是否说闲话或搞鬼,我都应该同样保持和善心态。因此,我不应该在乎别人怎么谈论我。

在那两个月中,事情并不很容易。有时我并没有达到我所期望的。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达到的心性标准。我在圣诞节前,经历了一次和我家庭有关的磨难。有人告诉我一些谣言。开始时我自己感到不高兴。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炼功人要把一切所得的利益看得淡淡的,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我笑了起来,这就好象有人在拿我开玩笑,我差点上了当。但这却是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玩笑。两个月之后,所有事实真相大白,我的老板跟我谈这件一直令她不高兴的事情,我却不感兴趣。当我听她讲时,我的心里并没有劲,因为我知道,不论发生了什么,我的心应该总是慈悲的。

多少年来,我一直对人感兴趣,试图去理解人、帮别人解决问题。关心别人,这也许反映在我作为一个护理助理员的工作与我学习针灸当中,当我接触到大法时,我觉得我做得不错,起点好。我认为我并没有对个人名利有所执著,我看到别的人为了地位、金钱、权力等执著争名斗利,总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善意而没有同样的执著心。我经常用我对大法的理解去向别人解释并帮他们解决问题,让他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这样引起了许多反对和矛盾。起初我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还认为这是在还业债。后来我意识到这种所谓帮助别人之心,其实来自于自己对于名的执著。这样我找到了矛盾的中心,原来是我在制造矛盾,我帮助别人的强烈的愿望其实是来自于我对情的一种执著。

过去的十八个月中,当我看到亲友遇到痛苦时,这种心变得越来越弱了。随着我对大法的理解更加深入,我开始停止对别人命运的担心和干涉。这并未导致我变得冷酷、不关心别人。我只是没有了那么多的情。当我放弃了一些对情的执著时,我的慈悲之心就会加深一些。

善与忍是不能分离的。当我发现打坐很痛,我只能坐一个小时,而且只能单盘。如果试着双盘,我的腿就会滑下来。我觉得太难了。但我逐渐地认识到:心性的考验和打坐的决心所带来的考验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前段时间,不论我怎么变换姿势,即使散盘我也很快感到了疼痛。我觉得很难。后来有一天,我开始忍着痛苦鼓励自己:你必须还业。可这听上去好象是一句空话,对我没有什么鼓励作用。后来我想起来这个业是因为我伤害过别人引起的,我的心被牵动了。我对自己造成了别人的痛苦感到很内疚,从心里想把这个业还掉,我不想再带着我给别人造成的痛苦。打坐从此变成了另一种情况。我可以坐的时间长了,也能忍住疼痛了。现在有时打坐时,我可以达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种情况,感觉不到我的腿和头到哪里去了,只有我的意念还在,就好象坐在一个象地球一样大又好象分子一样小的空间当中。我知道忍受疼痛只是业力转化的一个很小的部分,但它帮助我悟到了师父所说的“而佛家修善又何止不是修真、善、忍”。在我刚学大法时,我把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看,内心认为真与善好象容易理解,而忍则很难。现在我理解了师父所讲的“忍,它是个很强的东西,是超过了真和善的”。

有关思想业和后天的观念。去年夏天,有一次在我正要打坐时,突然间有一个想法跳了出来:“为什么真善忍应该是宇宙的特性呢?这只是试图逃避现实生活的无意义性罢了”我认为我对法的理解还是不错的,也应能够处理好这方面的事情。所以我开始找这个想法的原因。然而更多的想法接踵而来,并且伴随着越来越强的怀疑在里面。这时我从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个十分肯定的想法:“我就是要修善,其他什么也不干。如果不理解真善忍,我不如死掉了。”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奇怪的是,这些想法和怀疑立即消失了。我坐在那里打坐,感到比以前更静更定了。那时候虽然我没有认识到这是思想业在干扰,但我知道我在对大法的坚定上又迈出了一大步。

于是思想业又以另一种方式来干扰我了。大约在今年三月份,一天自我怀疑的思想又慢慢的爬上了我的心头:“在很多方面你都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也许你根本修不成。这大法无疑是好的,但你修不成。”我又开始找这些想法的原因。但我越找它们就越强烈,我的怀疑也变得非常的强烈,几乎战胜了我自己。“如果你是个真正的修炼者,你就不应该怀疑,停止怀疑。如果你把自己当做常人,那你就是常人,你看你不能止住怀疑吧。看你是不是个修炼者。”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我仍然在找它们的根源,可它们几乎征服了我。突然间我意识到:它们不是我,它们是思想业力,拒绝它们!半个小时之后,这些想法退下去了。在后来的几天当中,它们又重新出现了几次,但我认清了它们的真相并且可以轻易克服它们了。虽然这听起来容易,但这是到目前为止我所面临过的最严峻的磨难。我现在学着不去寻求大法中的最正确答案,我怎么可能知道呢?我想我应该在努力搞清修炼过程本身的问题上要小心些,不要执著于它,不要过多分析,或试图做出某些进步。“无所求而自得”,我只要知道师父所说的总是真理,“佛法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体现形式,在不同层次当中有不同的指导作用”。我也坚信大法能够指导我修炼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