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没有维护大法重要

【明慧网1999年11月30日】我是黑龙江省鸡东县的的大法学员。

7.22事件以后我3次来到北京,第一次来北京我没有什么思想负担,认为到北京之后象4.25事件一样到中南海或到天安门广场一坐就完事了。当时想到政府可能会向6.4事件一样动用武力镇压、所以我抱着为大法献身的精神,背着《洪吟》中的“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来到了北京。

可是来到北京后不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天天在广场上转,也没有什么行动,一直到7月末被抓。抓回去之后被处以刑事拘留,8天后家里交了两千伍佰元罚款,找了四个担保人,我才被放出来。

第二次来北京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看看北京是什么情况,找几个我们当地的功友、带回一些资料,回去做一做家里没有走出来的功友的工作。

第三次来北京是最难的一次,也是真正决裂人的一次。当时家里人都不同意我来,我妹夫听说我要走,好几宿没睡着觉,因为他是我的担保人之一,其他三个担保人都是他找的,我一走他们会受到牵连。所以他们谁也不让我去,说:在家修不一样吗?你已经去了两次北京了,心到佛知嘛;还说胳脖拧不过大腿,你不是拿着鸡蛋往石头上撞吗?我回答说:“我在家能呆下去吗?一看电视就是批判法轮功的节目,一看报纸就是批判法轮功的文章,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在这种一面倒的形式下,在这种‘正邪不分谤天法’的情况下。做为一名大法弟子,能安心在家呆下去吗?师父大慈大悲,为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为我们调整身体,消掉了那么多的业力,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再把我们洗净,使我们从一个没有道德、满身业力的人,成为一个道德高尚、身体纯净的人,再给我们身体下上金光闪闪的法轮。给我们演化功直到我圆满。使我们懂得什么是人生真谛、宇宙真理。而今师父被通缉、被世人骂、很多弟子被关押,修炼的环境被破坏,我能在家呆下去吗?去了两次北京就算是护法了吗?我一定再去北京,而且法不正过来决不回家。我们是这层空间真正的护法神。”

家人一看我这么坚定,知道拉不住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我在家洗最后一次澡时,我母亲给我搓背流着眼泪说:不知还能不能给我儿子搓澡了。此时我的心也在暗暗流泪。9月9日我告别母亲那含泪的目光、父亲那呆滞的眼睛、妹夫那大难临头的神态。我心里流着血,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真是“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进去执著”

来到北京不象前两次那么茫然了,先是静下心来学了一段时间法,这段时间学法在法上提高得特别快,这也许是状态不一样的原因吧。这时我深刻认识到护法和修炼是分不开的,也就是说护法就是修炼。我又悟到我这次来到北京的本身就是护法,为什么这么说哪?因为就我一个人来到北京就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县长听说我又来到北京给吓坏了,公安局长也害怕了,并且派了五六个人来北京找我,他们越害怕就越说明我来北京是对的。我在北京经常有当地的功友找我交流,这对互相提高很有好处,对北京当地没走出来的学员影响很大,后来在当地学员和外地学员的配合下,开了几次比较大的交流会,都是六、七十人的法会,对学员们的提高起了很大的作用。在10月19日我在北京学员家再次被抓。因为我发过愿,法不正过来不回去,所以当时我没说出我的真实姓名、地址。后来当地公安局提审我多次,并且打了我。我也没说出我的真实姓名、地址。他们一看我怎么也不说,就对我说:你看别人都说了,都被当地公安接走了。没人接你,我们就不能放你,那你怎么办哪,你不能在这呆一辈子吧。我当时心想:我说出真实姓名、地址也好不了,肯定不会放我出去的。在哪儿都是坐牢,我何不在北京哪。而且这个监狱,伙食还不错。一顿两个大馒头,菜也比我们那边好多了。警察告诉我有一个办法能出去,而且谁都欢迎我:就是说我不再炼功了,并且上电视做反面教材。我一听当时就说:“那是不可能的,我宁可把牢底坐穿也不会那么做的。”11月3日那天也就是我坐牢满15天那天,管教喊今天都谁到期了,有两个到期的都报了自己的名字,我没有吱声。后来管教喊我的别名、我赶紧喊“到”,管教在外面骂上了:炼功炼傻了,到期了都不知道。当时把我乐得够呛。就这样我顺利的过了这一关,奇迹般地走出了监狱。

出狱后,所过的关、吃的苦比在狱里还大,我和家里的功友联系了解了家里的情况,家里简直翻天覆地了,公安局发现我走以后,几天去一次我家要人,又要抄家,又要抓人。家里的空气非常紧张,我儿子吓得跑到姥姥家至今未回,父亲给吓病了,给我担保的几个人都被处以2000-5000元罚款,我听了这个消息后心里压力很大。前几天又听到一个坏消息,我妹夫由于给我担保被罚了两千元之后,又被抓起来了。我父亲看到儿子被通缉、姑爷被抓,他老人家承受不了这一切,就在前几天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功友也不理解我,问我你坑了那么多人,你打算怎么办?我当时心情非常痛苦,没有回答他的问话。我放下电话,坐下来就这么呆呆的坐了很长时间,我当时真想放声痛哭一场把内心的压抑都吐出来,我一个人来到北京护法,却给那么多人带来了灾难,我们不是修善吗?做事先考虑别人吗?有一个乡长就是因为给我担保,现在被停职反省成了打扫卫生的了,是我错了吗?不!我绝对没有错,一切都是法开创的,没有法就没有一切,什么都没有维护大法重要。

从另一个角度上讲,善在不同的层次中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大觉者们看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的,是返本归真的。人吃的苦越多越好。抓紧还债,将来有好的去处。一人炼功,周围的人是要受益的,那么对一个生命真正的善、真正的负责,就要对他们的未来、生命的永远负责,为了永恒美好的未来,现在吃一点苦,遭一些罪,那是大家必须承受的,这是佛法慈悲于生命啊。再者说他们遭受痛苦时不也是对我的考验吗,我经常把自己比做出家弟子,老师在《美国讲法》时讲到古代的出家人,父母到寺院看他,他都不认他父母了吗?老师在《转法轮》里也讲过:“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老师还说过:做为一个修炼人“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我真正的体验到了“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的感觉了。当时我又悟到:当我在人间放弃这一切的时候,我实际上已经拥有了一切,我认为为我承受一切的亲朋好友在我放下了对他们的牵挂时,他们就已经包容在我永恒生命的世界中了。

通过学法和学员们的交流,我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过了这一关。今后我要随时准备迎接更大的考验,随时准备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大法。在修炼这条路上勇往直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1999/11/30/什么都没有维护大法重要-5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