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心不动

【明慧网1999年11月30日】我是一名个体运输专业户,女,34岁。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请驾驶员搞运输,自己经常开小车到朋友家打麻将,以赌为乐,剩余时间就去做美容护肤保养。我脸上有顽固的蝴蝶癍,六年时间里,每星期都不间断地到美容院美容。为了年轻、漂亮,吃了很多名贵的美容药品,用了许多国内外昂贵的高档化妆品。另外,我从小右下肢犯有先天性的血管瘤,为了给我治病,父母吃尽苦头,经常以泪洗面。94年血管瘤开始胀痛,坐卧不宁,痛苦不堪。95年2月到陆军总医院做了血管切除手术。但97年血管又开始胀痛,川医的知名教授、专家三十多人给我会诊,最后结论是:我的右下肢比左下肢长3公分,温度高3度,腿围粗5公分。他们说:“象你这样的血管瘤,现在世界上还没有什么办法治疗…”。另外,我还有脑血管病,在激动和生气时,脑血管就迅速扩张,象绷紧的琴弦一样,全身麻木,失去知觉,我只能靠大量中西药维持,整日与药为伴。

就在万分绝望之时,我于99年3月5日,有缘喜得“法轮大法”,使我看到了曙光,获得了新生的希望。刚炼功的第三天,也就是99年的“三·八”节,奇迹在我的身上出现了:长满蝴蝶癍的脸开始发红、发痒、绷紧。一周后症状消除,癍点全无。太神奇了!美容六年,费用数万也没见效,修炼法轮大法仅三天就开始反应,没花一分钱,顽固的蝴蝶癍只10天就奇迹般地消失了!这使我坚定了修大法的信心。

修炼大法第五天,早上炼静功,单盘腿很痛,但想到师父讲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忍苦精进去执著”…我就一直忍住疼痛始终不拿下来,后来我定下来了。突然,听到“当”的一声,寺院的钟声响了,一看,我坐在一座很清静的寺庙前,身体四周闪闪发光。我当时有一种很多年很多年没有回家、现在终于回家了的感觉,激动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流,最后失声痛哭。几分钟后,静功带放完了,而我的双腿感觉有法轮在迅速地旋转,非常舒服。两个月后,朋友问我,“修法轮大法好不好?”“好啊!”“好在哪里?”这时,我惊奇地发现:我的右下肢血管瘤、脑血管痛症状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竟然痊愈了!全世界现代医学都无法治疗的病症,炼法轮大法却炼好了。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难道不是宇宙大法在人间的展现吗?我的亲身体验、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科学、是更高的科学,而不是迷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师父教我们提高心性、同化宇宙“真、善、忍”,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大法使人类道德回升,幸福祥和,这怎么可能与“歪理邪说”联系上呀?大法的弘传是人类的幸福,是伟大的宇宙慈悲于人。我们伟大的师父投生在中国,用中文讲法,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而中国政府却错误地把法轮大法定为邪教,通缉我们的师父,这是中华民族的耻辱啊!

10月1日,成都《商务早报》刊登了一条令人痛心的报道,污蔑“法轮功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对社会有害的邪教组织”,并列入“共和国十大要案”中。我看后就开车与五个功友一起来到报社,善意地向他们说明法轮大法利国利民的真实情况。一位记者详细地记录了我的姓名、地址和修炼前后的变化,还给我曾患血管瘤的右下肢拍了照。10分钟以后他们报了警。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可是10月27日该报在报道中不但不讲他们的真实见闻,却称我们10月1日“围攻本报一个多小时”。为了污蔑法轮大法,新闻媒体就是这样捏造事实的!一百多天来全国的电视台、报刊杂志进行大量新闻侵权,“揭批”法轮功的“事实”采用污蔑、无中生有、捏造种种手段,叫人说假话,越揭批越表明他们的虚假、脆弱、恐惧和可笑,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就越坚定!10月2日凌晨5点我们被送进拘留所。

拘留所还关着许多功友,不时有进来的,也有出去的。我们就把拘留所当成修炼场所,大家背法、炼功、交流,向同室的女犯弘法。拘留所的床是木板通铺,八个人挤在上面,这对我这个从小舒适惯了的人是个考验,但我牢记师父的话“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后来也就习惯了。人生如过客,人间短暂的“舒适”不值得留恋啊!我们大法弟子的未来才是真正美好的!房间里有一个冲水式蹲便器,倒还干净,我们便因陋就简,早上在便池上漱口,晚上在上面洗脸、洗脚、洗衣服,后来我早上起来干脆就把厕所里放出来的自来水当凉开水喝,师父不是讲过“食而无味----口断执著”嘛。要说脏呢,丑恶的人心才是无比肮脏的,我们摒弃了人的执著心,走出人的观念,那才是真正无比圣洁美好的。

八天后,吃过午饭去小卖部购物,竟然发现三个男功友被手铐铐在铁柱上,或用绳子绑着,站在院中被雨淋着,他们正在背诵师父的《洪吟》。回到拘室与同室的功友一商量,他们肯定是同在狱中炼功被惩罚的,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们叫来管我们的干事,对她说:“我们也在狱中炼了功,把我们也一块绑起来吧!”最令人感动的是,两个刚学功的女犯也说:“我们也炼法轮大法,把我们也绑起来吧!”警察既惊又气,让她们炼来看看,最后被她们不太熟悉的笨拙动作逗得笑起来。所长得知后大发雷霆,把我们八个功友一起叫出去训话,不准在拘室炼功。见没有一个人表态,就让我们在外面一直呆了5个多小时,直到半夜十二点,仍没有一个害怕的,就无可奈何地叫我们回拘室了。

第二天早上又把我们叫出去,找来一本马列著作,叫我们一人读,大家听。我把书拿在手上,眼看着书,嘴里背师父的法,她们听我背,有记不起来的,她们就提醒我。这时,我发现看到书上的字,有些能背的也背不上来了。大家悟到,这可能是没做到“真”。下午,我们改变了方法,拿起书来读,再用大法来破它的壳。马克思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呀,没错!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是经过了亲身实践的,确实好,我们就坚定修下去。书上还说:共产党人一定要听取群众的意见,群众觉得好的,就照办。我们上亿的群众觉得法轮大法好,为什么党中央不听呢?毛泽东说:“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新闻媒体为什么不采访报道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却大肆捏造事实污蔑大法、污蔑我们师父呢?!难道他们连先人的话都不听了吗?我们一边读,一边切磋,个个笑容满面。他们见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第二天再也不叫我们出去了。

十天后,拘室来了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士。她痛哭流涕,一头栽倒在床上,原来她是房地产开发商,有上亿的固定资产,因为没有及时还贷款,被司法部门送进来了。她说:“一个多小时前,电视台还在宣传我,给我摄像,我还讲了很长时间的话。当人就这么难,一小时前在电视上春风得意,一个小时后竟失去了人身自由。你们说当人有意思吗?”“是没意思,所以我们才修炼法轮功。”她听说“法轮功”,来劲了,详细询问了我们。她说:“我有很多公安局的朋友,听他们说炼法轮功的都是些神经兮兮的人,那你们咋与他们说的不一样呢?”与她的几天接触,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师父讲的:“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这个功为什么这么珍贵呢?就是因为他直接长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带得来,死带得去,…”后来她说:“我出去后一定告诉公安局的朋友,法轮功是好的,炼功的人是最好最好的人,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拘室里其他的女囚也学我们炼功,她们感到大法很好,只觉得得大法太晚了。有个女犯是哑巴,曾因偷窃50元钱被拘留过。一次她乘公交车见了警察害怕,下车后惊慌地奔跑,警察追上来,把她再次关进来了。她因此得了法,她打手势说双耳里有东西在旋转,翁翁地响。大慈大悲的师父给了每个人机会,“珍惜吧!佛法就在你们面前。”只要有新进来的囚犯,哑巴就会问人家怎么进来的,只要是给她一做“合十”或“结印”的动作,她就会毫不犹豫地伸出大拇指。

出狱后,我把投资二十多万元的股票,以几万元的面值全卖了,常人确实不能理解,而我作为修炼者,还执著于钱干什么呢?师父说过,“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我一定要做一名真修弟子。

最近,公司领导问我:“你还在炼法轮功吗?”“在炼。”这话一出口,吓得他们目瞪口呆:“你怎么就执迷不悟呢?你如果还炼功,我们也保不了你,你就不能接运输业务了。二者你只能选择其一。”“那我就选择法轮功。”我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一月能挣一万元的新上马工程。

记得师父讲过这样的话:“你们的修炼,对大法坚定的那个心,坚如磐石,有力地稳定了大法。”我们明确表态,就是“助师世间行”,就是大法法正人心的体现,就在“创造环境”。老师在《大法金刚永纯》中讲道:“弟子们切记,无论将来有多大政治与权势的压力,也不可以为政治权势所利用。”有的学员悟到:如果我们表面迎合常人,与舆论保持一致,实际胆胆突突地偷偷在家炼,怎么能是堂堂正正的修炼人呢?这本身就是被政治利用了!表面迎合、承诺,其实还是放不下切身利益。就这样,我虽然失去了生意和金钱,但我得到的是世界上所有的钱都换不来的,是层次的提高、境界的升华。

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权势和政治压力也不能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决心。

一位法轮功学员
1999年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