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从迷惘中走出来

我修炼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各位同修:

今年西雅图法会前后,周围有很多事情发生,我有很多想法。下面我把近半年来自己修炼的一些经历及体会向大家汇报一下。

一 走出来的历程

得法后不到半年,特别是自今年四月以来,修炼环境急剧地发生着变化。各种对大法不利的说法、看法、打击、和对待如狂风暴雨铺天而来。由于自己对大法理解不深,自己的心也常常如狂风卷起的浪涛,汹涌澎湃,不知所措。

面对这么好的大法受到如此的非难,行动便是每个真修弟子的自觉反应。有的弟子说第二天一早要去领馆递交请愿书。当天一晚上我都没睡好觉,我的怕心不时地袭来,还给自己找来了借口:我一直与领馆关系不错,不要暴露了自己是大法学员,不暴露身份可能今后能为大法多做点事。就是去领馆的路上,还希望师尊能给点启示让我不要去,比如让我家的老爷车抛锚不动了等等。但是,老爷车好好的按时到达。然而,当我和同修们站在一起时,怦怦的心陡然寂静,一只拦路虎跑了。

有的弟子说要去华盛顿。我的心又起嘀咕,公司中繁务缠身,规定中又有请假需提前两周的要求,要在几天之内脱身真是不易。百怕之中,自己一边加紧处理工作,一边探测老板的反应。哪知老板得知我要去华盛顿是为了法轮功,答应了我的请假。假有了,但是工作要有个安排,而别人帮定的票又突然失效了。要在一天之内搞到机票,并完成公司里工作的交接和收尾,我有点担心了。借口又来了,是不是又有启示不要我去华盛顿?那一天,我心里一边嘀咕着,一边只顾拼命地工作。说也奇怪,就在下班前一小时,奇迹出现了。有位同事来到我的办公室,无意中聊起我的情况,他说他可以帮我接手工作;定票处也来了电话说机票中午就有了着落,只是有事耽误了通知。一阵风赶到机场,上机转机,终于提前10分钟赶上第二天一早的集体炼功和新闻发布会。当又和同修们在一起时,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一次,拦路虎是跑了,真希望我没落下太远。

尽管跟着其他弟子参加了多次活动,我心里却常存迷惑和茫然。通过看书学法和活动,我深深地感到自己在常人中生生世世的情的烙印,怕的念头,各种执著心还很深很多。他们象一只只拦路虎,阻挡着我。是师尊慈悲,一直在扶着我;我不禁问自己,摇摇晃晃地,我走过来了吗?

没有。参加了一些活动,这只是修炼的起步;而我的心性关紧接着就开始了。

二 放下常人心的考验

从华盛顿一回来,方知我们辅导点已名存实无。有人推荐我做辅导员并要把读法小组转到我家,怀着复杂的心理,推又推不掉,我当起了此职。然而,我却不愿把家里地址放在网上,借口是我住的房子是租来的。其中的怕心,得失心等各种执著心显露无遗。

小关没过好,大的真的来了。

我太太也是一位大法修炼者,还可能是一位修得不错的弟子。有一天,她得知有位同修要回国上访,去向国家领导人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她马上觉得她也要去,她说,我得去照顾这位同修,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又很冲,我得和他一起去。

她跟我讲后,当时我也不觉得怎样,认为这是太太要过的一大关。我问她说,你想清楚了,你回去意味着什么。你可能马上就会回来,也可能几年后才能回来,也许我们再也无法相见了;你将放弃你的家,你得来不易的工作,计划要买的房子也将泡汤。她回答说她都明白的。

然而回国的日子一天天近了,我的心也渐渐翻腾起来。望着他们踏实、轻松、自如的走进登机处,我自叹不如。我问自己,为什么我的心那么沉重!我尽力想说服自己,说是在担忧他们的道路艰险。但不是那么一会事。

送走了太太,我忘了是如何回的家。一进家门,就看到了妻子的照片,一股难言的空苦由心而起,渐渐地笼罩了我,充满了整个家。第二天早早去炼功点,空空无人,更是寂寞难言。几天下来,尽管我还坚持与大家一起炼功和学法,嘴上也说没什么,可自己却总觉得不对劲,有次开车还差点出事。

妻子走了的第五天,我已确知她已失去了自由。国内家里都已来电话,亲情轰宏。在同修们的指点下,我才开始意识到这也是对我的考验,也许我的关和难还更大呢。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便想起要先读读书。不知怎么,我想读的是师尊的经文“道法”一遍。随手一翻,便是此文。我一口气读了许多遍,似忽懂了一点,但还是不得解。师尊在经文中说,“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我问自己,如果是对我的考验,作我一个真修弟子我该怎么办?

我想,首先,要凡事站在法上,
第二,要无愧为一个大法弟子,
第三,看看一个觉者会怎样做的,
第四,把自己放在大法的危难之中,


最后,也要保护自己…

最后这念头一起,我的左手不禁地在就近门上写了一个大字!“人”!我心头一怔。原来,我常人的观念是如此的深刻!我看到了可悲的自己。

下决心去掉这颗怕心!我决定如果妻子再过一周不回,我也将准备回去。决定一下,人顿觉清朗平静。晚上梦见一只大金蟾,忽然它给粉碎了,化成许多小金蟾。我明白了,也许我的难暂时过了,业力可能化成更微观的东西了。

第二天消息传来,妻子将顺利回来了。

点上炼功,集体学法,九讲弘法在我们炼功点趋于正常,我把我家地址也放在了网上。

三 放任的极端 - 弟子,蛾子和垫子的启示

经过这一次的考验,我发现了自己很多的执著,也磨去了一些隐藏很深的常人之心。坚定大法的心更踏实了。

然而,我的另一面却放任了。我想,不管怎样,我毕竟没有回国去象国内弟子一样得到了洗礼。还有,我一直认为自己什么都比太太强,这次怎么她倒走到前面去了。你不怕,我更不怕!我不光要去上访、还要去示威。这样的心态控制了我很长一段时期。

有一天,正要开始读法时,一只蛾子到了我的脚边。妻子说道,别动。可我当时在想,我才不怕蛾子呢,自豪自傲让我昂起了脖子,又低头看了一下妻子。可事后妻子说,我叫你别动是担心你弄脏了炼功垫子。当时我的脑子轰了一下,是呀,我是不怕蛾子,但为什么就没想到垫子,没想到后果呢!这次后果不是太大,但是,它却反映出我是多么的自我中心呀!我考虑的是我和蛾子,但为什么没想到我,蛾子和垫子呢?!我真要去示威了怎么办,有没有想过对大法整体的影响呢?

我深感惭愧。主要是自己读法不深,主意识不强。最主要的是,自己从一种执著走到另一种执著,就象师尊在经文“取中”一篇所述,“有一部分弟子总是从一个极端转到另一个极端,”因为在去怕心的同时,我得意了。现在想来,这样发展下去,也许会给大法造成极大的伤害。我真的珍惜大法就如珍惜自己的生命吗?

重温师尊经文“无漏”一文,深感大法博大精深。师尊在“无漏”一文说,“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著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

四 坚定实修,不偏不倚

回顾半年来修炼的经历,我通宵不眠。坚定不移地站在法上,一切从大法的高度来要求自己是对每一个真修弟子维护大法的基本要求和行为的出发点。对大法的迷惘,对大法在根本上的怀疑,以及我们自己各种执著心和任性,都会成为我们修炼路上的障碍。

各种声音传来:

“师父的经文只是针对当时情况而写的,现在是新情况,我们要有所 …”

“我做什么都可以,因为我心在法上,我不会错。”

“我们自己搞,不要听辅导站的,最多告诉他们一声”,“讲也不要讲。”

“我们就是护法神。”



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同修们在拼命地用自己的身体去救那些婴孩,他们从树上头朝下直跌下来,嫩嫩的头、实实的地呀。

师尊在“金刚”一篇中说过,“其实对于大法的干扰,多来自我们内部,外来的因素只能乱个别人,不可能使法改变。”师尊在“法定”一篇中说过,“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

师尊还说过,“其实法已经圆满的都留给你们了,就看你们抱着什么心态去修。”〔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 32页〕

师尊又说过,“在我处理问题的时候,我会把它当做真正的魔去对待,而你们不行!你们碰到任何事情都是对你们修炼有直接关系的,所以你们都得把它当做是修炼,都得找自己的原因,这是截然不同的。”〔在瑞士法会上讲法 61-62页〕

在法上,我们就象一个个跌跌撞撞的婴孩,在摸索着学着走路。师尊曾经一直扶着我们走,也曾经放手过三个月。这一次让我们自己走了已经有四个多月了。师尊,没有您扶着的这些日子里,弟子们是多么地想你呀。那种迷惘的空苦,我们懂得是我们走向圆满的必经之路。没有您扶着的这些日子里,我们一定能把握好自己,“静下心来,恢复正常炼功、学法,精进实修,不断提高自己。”按照您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走一条“稳定、健康、正确的修炼大法的路”,“千秋万代”走下去。

师尊,您曾说过,〔大意是〕“当你们圆满时,你们会知道你们的师父是对得起你们的”。同修们,让我们也回答师父吧,就说,“师尊,当我们再一次见到您时,我们要自豪地让您看到,我们都已经经历了考验,都已经可以自己走路了,走在您所传给我们的金光大道上。当我们圆满时,我们也会让您看到我们不愧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向天地苍穹宣布,我们不愧为师尊您的弟子。”

美国一大法修炼中的人
1999年1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