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度人 使我新生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我是流着眼泪写学习法轮大法的心得的。李洪志老师告诉我修炼的真理,使我今生得到正法指引,使我从迷茫中清醒,获得了新生。

一、漫漫求索路 大法照我心

我今年四十七周岁。十六岁开始工作,至今参加工作三十年了。开始当了五年工人,以后当干部,一直搞“政治思想工作”。多年来,我追求着真理,可是近几年,说真话、办真事太难了,“认真”不被别人接受,违心又使我内疚,该如何办事?该如何做人?我真不知怎么办了。内心受着煎熬,心里话无处诉说。

一九八九年夏,为了减肥,我跟着厂里同事练了一段时间“气功”,那是最初认识气功。一九九二年秋季练了两个月的另一种“功”,一九九三年七月又喝了所谓的“信息茶”。这些使我身体好了些,但心中的痛苦却无法排除。

从一九九三年下半年,我就想弄明白修炼的道路和自己今后如何走。北京的一些寺庙我大都去了,看见拜佛的人跪着磕头、烧香、募捐,求佛保佑,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是怎样度过每天每夜呢?我觉的这不能解决我面对的现实。

北京的天主教堂、基督教堂我去了;伊斯兰教的礼拜我也参加过,想了解其中的内容;买了《圣经》等书,想了解这些宗教为何当前兴盛、一些人为什么信仰它。

因为自己要干工作和家务,时间很紧,翻了翻书,也没怎么读。想自己是个“政工”干部,应该对这些有个了解,等退休后再细看这些书吧。我比较着这些宗教,认为佛教的虔诚,伊斯兰教的沐浴、天课,天主教的传道,要是能结合在一起就好了。人進教堂、寺庙,不能光求神佛给好处,出了门仍干坏事。到底应该怎么走正确的道路?我苦苦寻找着。为了弄清气功中的一些问题,如宇宙语、自发功等,我也看了一些气功书。总之,我是费了一定的精力在探索、寻找能打开我心灵的钥匙。

一九九四年五月三日晚,我有幸见到了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功》一书,当时即心生欢喜:这不就是我所苦苦追寻的吗!老师的书,解开了我要解的谜,回答了我想要弄明白的问题。看着老师的书,我流泪了,大法真是触动了我的心。

当然,走上修炼的道路也是不容易的,当时我对法轮大法的认识很浅。在这期间,我同时也去了解其它一些祛病健身的功法。经过比较,我终于认定法轮大法是我唯一要修炼的功法。法轮大法的八大特点,特别针对我的心和所处的环境。真是千载难逢的好功法!今生有缘得李洪志老师度化,我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原来自己对工作环境感到特别压抑,老带着委屈工作;有一次做梦都见自己被捆绑着,全身勒出一寸宽的道道紫痕,到处跑着求人搭救。现在我明白了,正是这样的环境才有利于修炼心性,所以我不再恨那些侮辱我的人了。我感谢他们给我创造了这么一种修炼的环境,我要按照宇宙特性严格要求自己,要有大忍之心,“真、善、忍”同修。

总之,是李老师给我打开了修炼的方便之门,是法轮大法结束了我漫漫的求索之路,我要坚定的修下去。

二、在复杂的家庭环境中修炼心性

我的婚姻是“文革”的产品。当年自己所爱的人因其父是“叛徒”受审查,我在政工部门工作,将爱情牺牲,而与现在的丈夫结合。他出身下中农,党员,现役军人,从条件看与我挺相配,但实际上我们的共同语言太少。他的小农意识、封建特权大丈夫思想很浓。一九七六年,我一度痛苦的抱着两岁的儿子在陶然亭的湖畔徘徊,想带儿子跳湖。以前我与他不和,有时气得十天半月不说一句话,想学历史上的息夫人,当哑吧。有时与他生了气,就发狠一下,买点好东西吃或买件衣服穿,因我平时过日子挺精细,舍不得为自己花钱,就用多花钱来发泄我心中的愤恨。我也恨自己瞎了眼找了他,恨自己在“文革”中抛弃了所爱之人,我在身心的煎熬中折磨着自己,想等儿子十八岁成人后,我与他离婚。多少次想寻短见,但又怕落个“叛党”的罪名,怕给儿子、亲友留下牵连。我在夜里一次次哭醒,苦不堪言。

学了李老师的大法,我从痛不欲生的折磨中解脱出来。我明白了这些磨难是帮助我还业,使我去掉常人的执著,是难得的修炼环境;处理好夫妻关系本身也是提高心性的表现。所以我现在不烦恼了,时时注意与他搞好关系,对其缺点采取帮助的方法,与人为善,不再赌气了。现在我们的关系融洽多了,我炼功他也不大干扰了。

三、放下烟酒执著净化自我身心

我虽然是个女人,但喝酒的历史也有三十多年了。小时因家里卖酒,父亲喝酒,我是长女,受父母疼爱,就跟着父亲沾沾唇。工作以后有聚会也乐一乐。结婚后因心情的变化也喝酒。以后为了祛风寒也喝两口。为了陪七十多岁的父亲也喝。为了工作应酬,特别是为在人前做个女强人也喝两口,以显示自己不服男人欺辱的心情。自己在家做饭时,对着酒瓶子也喝两口。同事给烟也抽。看了老师的《转法轮》一书,我知道了抽烟喝酒的害处,从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就开始戒掉了烟、酒,去掉了这种执著心。现在滴酒不沾,别人无论如何让喝酒、抽烟也动摇不了我了。

现在我的身体得到了老师给予的清理,真正感受到身心解脱后的轻松。

举例说吧,十五六年前,单位组织春游,当时我三十岁多一点,乘汽车到香山,我却爬不到山顶,只能坐在山脚下等着大家,叫五六岁的儿子跟同事上了山。现在我从家(北三环中轴路)与儿子一起骑车去香山,儿子蹬车嫌累,我却挺轻松。我们娘俩一块上山,半截他不想走了,我却鼓励着他(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一块上了山顶,这是多么大的变化呀!我住在五楼,以前上楼累,现在扛着五十斤一袋的面粉上楼,开门進屋放好,一口气干完也不喘。

我的精神面貌好了,面容也比以前好了。

我感谢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这一切。

四、时时以法对照 事事严于实修

修炼是一条艰苦的路,我只是刚刚起步。我牢记李老师的话,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行为有了指导。过去,我对自己要求比别人稍严些,那是从自己是个干部要起模范带头作用来做的,可是,在社会风气的影响下,有时也做不到。现在,知道了真理,知道了衡量好坏的标准,一旦做了与“真、善、忍”不符的事,就主动自责,自觉纠正。例如,去年一月,我收了二百元回扣,自己也曾想捐掉,但同时又想社会都不把它当回事,就一直放在手里。学了老师的法后,总感对此不安,去年三月我把二百元上缴了,心中才踏实。后来,我清理家里图书时,把公家的图书全部送回了单位。在工作中,拒收一切礼品和钱财,实在拒绝不了的收后上交。现在自己办事、想问题,时时能以大法衡量、对照,不管常人怎么议论,也不管社会风气如何,注意严格要求自己,在每件事、每个问题上守住自己的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