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摔了之后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四日】我今年七十八岁,和老伴住在北京市海淀区塔院二轻局宿舍。我俩以前学过几种气功,没有得到什么效果。一九九四年四月可真找到好功了。有幸学了法轮功

一九九六年六月四日晚八时半,我到女儿家去,不凑巧,家中无人,门锁着,这时,外孙女下班回来也没带钥匙。外孙女扶着我走到楼的东边时,因路不平,又没灯,路黑,不慎被马路牙子绊倒了,摔了一跤,正坐在马路牙上,很疼,起不来。外孙女用力也抱不动我,我体重一百多斤。我俩费了好大劲才起来。当时我想,真正炼功人不会有危险的,我也是炼功人,老师法身会保护我的。外孙女问我摔的咋样,我说没事,走吧。她搀着我回了家。女婿听说我摔倒了,着急问怎么样,老年人骨骼疏松,容易骨折,赶紧去医院透视。我说,没有事,不用去医院,睡一宿就好了。女儿也叫我去医院。他们走后,我跟老伴说,我坚决不去医院,李老师讲过一个学员老太太去听老师讲课,路上被车撞倒带出十多米,司机吓坏了,问老太太怎么样,老太太说,我没事,我是炼功人,你走吧。结果什么事都没有。我想,我这算不了什么。

第二天早晨起来,左大腿、臀部按不动,硬梆梆一片,黑瘀血,象木板一样。我坚持去小月河炼功点炼功。当炼到“法轮周天法”绕脚一周时,就觉的大胯痛的很厉害,站不住,就坐下了,并叫老伴取三轮车拉我走。这时老站长鼓励我说:“别坐车,你起来走走。”我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在公园的小路上慢慢的走。当时痛的我直冒汗,我坚定信心走了四个来回,约有六、七十米,可感到一步比一步痛轻了。后来我回到家,不上医院,不吃药、不打针,休息四天就消肿了,并开始继续炼功。

我们大院有两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也因摔倒都骨折了,住了很长时间医院还未出院,又打钉子,又作牵引,受了不少罪,而且好的还没有这么快。显然是师父的法身保护了我。还多亏老站长给我及时提醒,因为一念之差太重要了。我们俩已是暮年,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能炼上法轮大法真是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