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更多的美国人知道大法好

记迎新年佛罗里达弘法炼功活动


【明慧网2000年1月10日】1999年的最后一天在佛罗里达州一位同修家借宿,临近午夜,几个人正说着话,忽然有人提议外出弘法炼功。去哪儿呢?到热闹的地方。2000年元旦将至,美国各州各城市都在举办庆祝活动,热闹的地方不难找。没多想,几个人各自把手边的大法介绍材料一凑,拿上法轮大法的横幅和炼功用的垫子、录音机就出门了。

车到某市的一个码头时,只见到处灯火通明,各种音乐不时撞击耳鼓,满街都是喜气洋洋地前来参加送旧迎新庆祝活动的人。十来个大法弟子选中了人行道边的一块草坪,此处光线不明不暗,既能为游人所见又不过分嘈杂。五套功法两小时,争取在打坐中送旧迎新。大家把介绍材料放在路边的绿草上便迅速开始随着音乐集体炼功。自由、合法的炼功环境,路人善意、亲切的问候,此情此景,令一位刚从大陆转辗来美探亲的小弟子不禁洒下了感慨的热泪。

当晚码头上安排有各种娱乐活动、演出等等以及从新年零时开始的烟火庆典,很多游人都在忙着看热闹或找个观看烟火的最佳位置。不久,人们开始在集体炼功的草坪边驻足、观望,并开始拿起大法介绍材料阅读。动功刚炼了不一会儿,感到有人站在面前。睁眼一看,果然面前聚起了一个观望的人群。人们脸上带着欣喜、好奇、探寻等各种表情,有几位白人正在犹豫着不知向谁提问才好。见状我和另两位同修分别迎上前去。

“法轮大法?”一位学者风度的中年白人高兴地问道。
“对呀。”
“哪儿有炼功点?”很显然,他已经知道了法轮大法,现在能有这样一个直接接触法轮功学员的机会他觉得高兴、可贵。还有几个人关心地问我们:“为什么中国政府那么怕你们?”那天的人群当中有一些这样的问询者,但出于各种原因,人数比例却明显有限。

“这是太极吗?”“这是什么?”仍旧是最常被问起的问题。听了我们寥寥数语的简单说明后,接下来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哪儿有炼功点”了。看来法轮功纯正的能量场和优美舒缓的功法动作已经起了实质性的作用。

拍照、鼓励,及与炼功中的学员们合影的人很多,闪光灯此起彼伏。闹中取静决定抓紧时机当场学习功法的人也有一些,其中格外真诚的是一位三年级的白人小姑娘。在父母亲听了学员的功法介绍并含笑答应她的要求后,她安静地学起了功法,学了两套还想再学一套,那种真诚和恳切不由人不感受到生命中的纯真。打坐对这位小姑娘来说不是难事,她的双盘端正自然。见到我惊喜和赞许的目光,她略带羞怯地微笑着对我说:“这很容易。”

不觉中2000年元旦降临。霎那间放烟火的轰鸣声和礼花绽开的“噼噼剥剥”声在我们头顶成了一片。天空被照得通明,空气中开始有烟雾迷漫。人们的脚步被引向了放花的地点。小姑娘犹豫了,舍不得离开我们的炼功地点,又被五彩缤纷的礼花吸引,于是在父母陪伴下,她在离我们只有两、三米开外的地方望空观花,并不时回头看看我们是否还在。学员们抓紧这个空当继续专心炼功。大法的炼功音乐在礼花的震响中更显得安静而悠扬,继续炼功的学员也似乎置身于一切事外。

不知过了二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烟火庆典结束,天空恢复了宁静,人们开始散场。络绎不绝的人流又开始涌来。我们的打坐还在继续。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你们还在这里?!”
“你们刚才一直都在这样安静地炼功?真奇妙!”
“了不起!”
“那位女士简直一动不动,好象周围的一切都无法影响到她,真是超级宁静!”
“为什么你们能做到这样?”
“我希望我也能这样,(这个功法)好学吗?”……

临时凑来的各种大法介绍资料早已被拿得干干净净,后来的人就只有找笔凑纸地记个炼功点联系电话了。回家路上才想起事先没有申请许可证。也许不需要?谁知道呢,也许我们得到了新年特别优待吧。这次从决定出来炼功弘法到完成整个弘法活动,历时可能只有三个多小时。只想到希望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见到法轮功,心无旁骛,平时打坐时腿盘姿式欠佳的我这天盘坐得格外轻松、美观;耳朵和胸口能听到礼花的震动,但尽此而已,外面的声音再大也传不到打坐人的心里。平时关于弘法和如何弘法,大家议论过不少,我也想过很多,做过各种尝试,这天简单愉快的弘法经历,让我突然意识到“无所求而自得”和“多为他人着想”的又一层含义,事后感觉自己的心好象也已变得单纯和更能包容了。

深夜入睡,早上按时起床,没有疲倦,只感到心中有种宁静和幸福。悄悄到镜前一照,眼前映出一张红扑扑蛮有光彩的脸庞。不由灿然一笑:这个年过得好。不过要继续抓紧哟,还有很多美国人不知道法轮大法,还有很多听说了法轮大法的美国人没有看到自己附近就有人在炼法轮功呢。--这弘法的时间和机会也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