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认识

【明慧网2000年1月10日】注:12月25日晚派出所再次对我作24小时传唤,说我给看守所寄新年贺卡时夹寄宣传法轮大法文章一事使分局局长很恼火,说弘法都弘到公安局内部来了。局长要派出所对我进行谈话教育,要求我必须再写一篇《认识》。于是作此文。

分局和派出所领导:新年好!

很对不起,可能我的一个好意的举动带来了负面影响,害得大家又要在圣诞节为我费心。其实我是真心想感谢看守所管教们对我的善待,并怀念相处近一个月的犯人朋友,而给她们寄去新年贺卡。因为提审曾问我为法轮功写过什么文章,所以我把以前写的文章一并给管教寄去,想让她们能对我的心情有所了解。当时我想这只是我个人的文章,是个人和朋友之间的行为,而不是广为散发大法的宣传资料,所以觉得无关紧要。

我在看守所期间,对每个人都有佛性的一面有很深的感受,即使他是再坏的罪犯或再凶的管教(职业习惯),他的内心深处都有善良的本性存在。我们修炼人都是在努力修去自己的魔性,修出更多的佛性,因此我在看守所那样的环境,就很自然地特别愿意发现周围人的佛性,而不在意他们的魔性。这种心态使我在看守所过得很愉快,因为即使在社会最底层的囚室,我却发现好人比坏人多。我珍惜与她们的这段缘份,努力启发她们的佛性,鼓励她们发扬佛性,抑制魔性。犯人们在看守所一般都是怨天尤人,抱怨政府不公,而不反省自己的过错。我就给她们讲“业力轮报”的道理:不管是今生还是前世,做了不好的事,欠了债,就得偿还,因此应该耐心承受,吃苦是福,消业回升。我给她们讲“真、善、忍”的道理,提醒她们回答审讯时不要说假话,不要再造业。我为她们背诵大法经文:

境界

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
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
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

做人

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

这些经文大家都很喜欢。(即使是很坏的人,听闻觉者的话语,他的本性也会认可。)我想我是在帮助政府改造罪犯。

我能这样与犯人沟通,就更愿意与管教们沟通,因为我看到她们在执行公务的过程中很容易造业。用我们修炼的道理讲,一件事情的好和坏不是常人说了算的,不是政府的“法令”能判定的,只有符合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才是真正的好,违反“真、善、忍”就是做坏事,就会造业。特别是在当今末劫之时,有大法在全世界弘传,绝不是偶然的。现在每一个人对待大法的态度,都是在摆放自己未来在宇宙中的位置。能珍惜大法,并按自己善良的本性来行事的人,将来肯定会有好的报答。若被谣言蒙蔽,被维护现实利益的观念障碍,自己内心的佛性不能受佛法的感召而焕发,从而去做助纣为虐的不好的事情,甚至超出正常执行公务的范围做出一些恶意的举动,特别是也去谤佛、谤天法,就会造下很大的罪业,将来的命运会非常悲惨。我为这样一些人的无知而惋惜。所以我会找机会和管教们聊天,尽可能地解释一些问题,使她们能对事情的真相有所了解。同囚室的犯人看到我和一个对炼功人最凶的管教能聊得很热乎,感到不解,我就告诉她们:虽然这位管教看见谁炼功就要铐、要罚、要骂,但我心里对她没有一点气恨,我只是可怜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我对她笑,使她愿意和我聊天,就是想纠正她的一些误解,使她少造一些业。

我想我对管教们的善意也得到了善意的回报,使我在看守所很受优待,我因此也很感谢她们。因为在看守所与她们聊天的时间毕竟不多,很多问题没有时间谈透,她们对我的“顽固不化”还不能理解,因此当时我就对她们说以后有机会给她们看看我写的文章,所以这次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里我把往看守所寄《法轮功是最正的功法》、《究竟谁在造谣、传谣?》、《我的认识》等文章的原因解释清楚,希望分局和派出所领导能理解,我并不是有意捣乱,并不是要与谁作对。如果这样做让分局领导觉得很不合适,我以后一定注意不再这样做了。

大法弟子:XXX

1999年12月26日16时(写于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