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舍去常人心

破坏大法比杀人放火更厉害


【明慧网2000年1月12日】我是北京弟子,95年得法。经过这一段时间和在京弟子的交流,感触许多。外地来京弟子的生活很苦,每天吃很少的东西,渴了喝些自来水。他们得到北京弟子的帮助还不多,我看着这一情况,心里不太是滋味儿,毕竟现在能走出来的北京弟子不多。

中午,我照常在办公室坚持打坐看书学法,当我看到《转法轮》最后一章最后一节"大根器之人"的时候一行文字映入眼帘:"但是我们也不是叫你碰着杀人放火都不管"。再看下去还有这样一段话:"……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对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难道不比杀人放火还厉害吗?它们破坏的是宇宙大法啊,它们的罪业比杀人放火还厉害,如果我们还不管的话,那不就是心性问题吗?对,一定要管,坐在家里不动就不对。于是,我更坚定了前一段时间悟到的要走出去的认识。现在有多少被电视、报纸的宣传报导搞糊涂的人哪,他们在无知地谤佛、谤天法,面临他们的是什么?这难道还不是比杀人放火更厉害的害人吗?我们怎么能看着不管呢?我们要不站出来把事实真相讲出来,谁来讲?我们修炼的人不是要为别人好吗,毕竟有些人是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做的,为了不至于使他们面临绝境,我们难道不该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们吗?把道理告诉他们吗?我们难道不该完全用善的一面阻止它们继续害人吗?这不就是在救人嘛,我们怎么能看着见死不救呢?

从我们无比伟大与慈悲的师父开始传这部无比珍贵的宇宙大法时起,魔的干扰就从未间断。特别到了今天,甚至使出了暗杀师父的卑劣手段。师父曾讲过:"佛来世中行,常人迷不醒;毒者甚害佛,善恶已分明。"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能任由邪魔的胡为,怎能坐视不理?同修赵金华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宇宙真理的庄严与神圣,更多的同修在以自己的生命保卫伟大的宇宙大法,他们是在用自己大善大忍的心和邪魔的利刃碰撞啊,痛苦而又伟大的碰撞啊,在碰撞中纯正的崭新的永恒的生命在诞生着,邪恶的败物在消亡着。我的同修们啊,不要再用圣洁的大法掩饰自己仅存的肮脏的私心吧,这同样是对神圣的大法的亵渎啊。邪魔妄图毁掉我们仅存的希望,使我们和其他众生变得和它们同样的无知与邪恶,我们怎能"符合"于它,让它们的险恶得逞?

法轮大法的弟子只能符合、同化于宇宙的特性"真 善 忍"。师父讲给我们的法理是叫我们勇猛精进地修炼啊,不是拿来阻挡自己回家的路,如果不能正悟师父赐予我们的法理,不知恩师会有多伤心啊。我悔恨自己过去的不精进,我不愿再让师父替我承担更多的苦难,因为师父已为我们做了太多太多,他为我们宇宙的众生已操尽了心,我怎忍心看着恩师被漫骂而无动于衷?同修们啊,杀人放火的常人事我们看见都得管,更何况是大法的事,师父受辱骂、大法被破坏,我们怎能看着不管?!我们不站出来说师父好谁还说师父好?我们不站出来说大法好谁还说大法好?!有些不修炼的好人都敢说大法好,难道我们还不如一个不修炼的好人?静静地看看自己的心吧,不要再用常人心看待师父和大法了,那是魔的阻碍啊。你真能做到全心地正信师父吗?如果真能这样,你是否还记得师父的所言:"其实我传大法必有难言之因,真相一显,后悔晚也","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舍掉挡住你的常人心吧,你就会再次迈出可喜的一步,珍惜这无数久远年代铸就的机缘吧,我愿我所有幸运的同修都能明白师父的良苦用心。

最后,我引用师父《洪吟》中"谁敢舍去常人心"一篇与我的同修们共勉。

常人只想做神仙,
玄妙后面有心酸;
修心断欲去执著,
迷在难中恨青天。

一九八八年八月九日

后注:以上为我个人所悟,怕说的不好影响大家,所以写了很久时间才完成此文。我这里决无意说谁的好坏,因为我没有这个资格;我也无意叫谁怎么做,因为我更没有这个资格,我只是想成为同修们通向圆满道路上的一块铺路石。恳请大家一定要遵照师父要求的做,以法为师,多看书,多学法。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