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会发言稿:众里寻他千百度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 弟子向伟大慈悲的师父问好。我是个迷了路,好想家好想家,又回不了家的孤儿。各位同学好,本人法号释证通,以前是过去佛的弟子,得法后是现在佛的弟子。这篇心得体会,点点滴滴,虽无条理,但确实是我所在层次的修炼之真实心路历程。

  出家后曾经是精舍的住持兼负责人。在传统佛教里自己觉得不适合,也深感自己还没有找到回家的路。不敢误人误己,更不愿就此老死在寺院里。而且这些外相上的东西,也并非我所追求的,因此就毅然的离开。自己又觉得无法改变时下的环境,只好从自己本身做起。所以克服万难,开始走上了行脚托钵云游的修行方式。打著赤脚,背著伞盖,行李睡袋,顶著烈日,走过一个县市,又一个县市,脚底磨破了皮,走烂了的脚底,踏在很烫的柏油路上,踩在碎石子路上,真的是痛彻心肺。我睡过坟场、睡过树下户外,身心所受的磨难,真是无法言喻。为了什么?就是希望寻找一条能回家的路,寻找一位真正能带我回家的师父啊!

  九八年初,我在道业上遇到瓶颈,一直觉得无法突破时,有一天大法弟子余智荣先生送我一本《转法轮》,回到用功的小茅蓬后,以十分恭敬的心举书过头,翻开书页,当看到师父的照片时,眼泪马上就掉下来了。不知是为什么,对老师的身份、来历好像了然于心,我坚定感觉到,我所要寻找的师父就在面前。现在回想起来就如师父在《洪吟》53页的〈缘归圣果〉里的“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而书中大法无边的内涵,心已清楚明白,这是伟大佛法人间的再现。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因传统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所以出家后更是百病缠身。身为一个出家人,已没有在社会上工作,一切日常生活所需都是居士们发心护持,如不好好用功已经很说不过去了,更何况再加上医疗费用,负担更重,内心深感惭愧不安,而且多年来一直四处求诊均无起色,内心真的是内外交煎、痛苦万分。因为长年的病痛已经严重的障碍到了道业上的修行,顿感身心疲惫、万念俱灰。

  专修大法后,因为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身体很快就康复了,简直就像脱胎换骨似地,精神焕发,心神愉悦,从此脱离了多年病痛的苦海,与医药绝缘,因此在法理上也就更能心领神会。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威德的体现。现在我除了不断的充实自己外,也到处弘法与学习,这是法轮大法与传统佛教很大的不同。

  在法理上与整个修炼过程的区别更大。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他破天荒的向人类公开了宇宙和修炼界的种种奥秘,阐述了人类在整个宇宙中的位置,也指出了人生活的目的应是返本归真。法轮大法以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以宇宙最高特性为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炼。法轮大法直指人心,明确了修炼心性是长功的关键,心性多高功多高。还有最大的区别是:

  师父什么都不看,只看我们有这颗修炼的心,师父就为我们负责。而留给我们弘法与修炼方式都是松散管理,没有清规戒律,没有任何条条框框,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而所有大法弟子却都能自束其心以法为师;没有任何有形道场而全世界遍布各个角落却都有大法弟子。不论寒暑、风雨无阻,每天不断地奋力精进修炼,这正体现了大法“大道无形”的内涵。我悟到“无”就是无限、无量;“有”就是有限、有量,再多再大也有限量,还必须得劳民伤财,想方设法去完成。没有任何形式,师父却都要求我们要做到各自遵守国家法纪,不得干涉参与政治,要处处与人为善,先他后我,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矛盾与问题时不要找责任,要向内看,向内找,如不能做到爱我们的敌人就无法圆满。要“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师父在《精进要旨》50-51页〈无漏〉与〈圆融〉提到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用尽了人类的语言也无法道尽我们师父有多么的慈悲伟大。时至今日,世界近三十个国家中,已有上亿人有缘感悟到了法轮大法的殊胜,是不是我们也应该关心一下自己到书局买一本《转法轮》回来,用心通读一遍,了解内涵呢?因为这是我们生生世世的丰功伟业,这其中包括你、我、他。

  最近网路,媒体用常人之心对师父展开攻击,根本无法了解到师父为了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为了所有生命几乎耗尽了所有一切,身为大法弟子,真是热血沸腾,可是又不晓得怎么生气。真正佛的四众弟子应该都很清楚明白,释迦牟尼佛曾经说过有八万四千法门,与恒河沙数的佛,而毕生所说的法,有如指甲上的土而已,没有说到的法,就如大地上的土那么多,还必须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所教,弘法为家务,利生为事业,怎么就这么健忘,我们师父虽无特定的外相,但所作所为却都是最好的表帅,上至宇宙以至于国家社会人群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按理说对我们的师父连感激都来不及才对,为何会如此反常让人不好理解,这使我联想到过往的一件事情。

  我一向都很早就起床,那天起床一看小闹钟,才两点钟,于是我还看一小时的书,才出发到炼功点炼功,可是到场一看,我竟然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原来小闹钟误点太多了,这件事情使我内心动荡得太大了。现在有多少人都在扮演著小闹钟的角色,不曾停歇过。但是因为背后动力的关系,误了自己,也误了别人,心中真是痛心,失望。

  最近看到师父的《洪吟》,一直哭得停不下来,以师父的境界、层次,也没有对象去说。师父在〈苦度〉中说道:“危难来前驾法船,亿万艰险重重拦,支离破碎载乾坤,一梦万年终靠岸。”其实已经天机尽泄了。尽管师父的法已讲得那么白了,我们是从不同的世界里来的,修成后将回到不同的世界中去。但在我的常人之心里,仍深深地期盼著,能够赶快圆满,去到师父的法轮世界中。师父最近出了这些书,一方面是弟子们的层次提升了,一方面也真有紧迫感,我们何其有幸能在此生得闻大法,希望各位同学珍惜这一切,大家一起奋力精进,早日功成圆满。

  我们的修炼过程是师父做有序的安排。有一天清晨当我骑机车到屏东时,突然有一位喝醉酒的先生开车把我撞倒了,心里知道没事,但我的手臂已经骨折而且手腕也脱臼,无法再骑车,只好步行到炼功点和同学一起炼功。因为不能骑车,所以手在消业期间,先后两次分别住在两位同学家,真的很感谢她们的照顾和所有同学关心,谢谢!遭罪就是在还业债,如果还不清业债就不能圆满,这是我生生世世的业,我必须要承受,感谢师父在我承受骨折与脱臼消业的同时,也安排让我过心性关,这次的矛盾是我得法后最尖锐的一次,后来关虽然过了,但想起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写的:“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这首诗的时候忍不住泪流满面,因为所有大法弟子在过关时,师父为我们承受的一切更多、更辛苦。

  伟大慈悲的师父真的“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使我这次手臂骨折和手腕脱臼完全没有做任何的医疗而很快地痊愈。

  特别是自今年7月22日以来在中国大陆,有无数无数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大法弟子,正在受到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教人向善、回升道德和安定社会的法轮大法虽然赢得了世界的赞誉,福惠亿万民众,但却遭到了倾国之力的肆意污蔑和残酷镇压,而在狱中的大法弟子们虽然遭受酷刑仍坚持在狱中学法炼功,有的甚至牺牲了生命,他们在人间为大法树立了威德,用生命在助师护法。还有无数的大法弟
子为助师护法,餐风露宿街头。为助真相大白于天下,世界各地大法弟子都有举办大型的法会活动,我也参加了日本、西雅图以及报名香港的法会活动,看到来自世界各地同学们的用心与修炼心得,真使我感动并找到自己的差距与不足。这次的法难,在我个人所在层次的体悟,是我们自己的难,这么一部伟大的宇宙大法在人间弘传哪有不做安排的,只不过是藉著外因条件用来考验全世界每一位大法弟子对大法是否坚定,师父在《精进要旨》中〈大曝光〉与〈位置〉已经写得再明白不过了。

  最后感谢所有成就这一次法会的任何一个因缘,谢谢!谢谢!

(2000年1月14日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