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会发言稿:弘法活动中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0年1月14日】各位功友:

  你们好!我是一名正在英国读大学的学生。面对中国政府对大陆大法弟子的非人道镇压,对尊师竭尽的诋毁和铺天盖地的谣言的散发,我们英国弟子也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希望唤起更多人的良知,让更多善良的人得法。

  在此我想谈谈自己从十月份中国领导人访英到目前的一些初浅的体会。

  英国的大法弟子并不多,居住亦分散,因此更少相互了解的机会。在中国领导人访问英国的四天里,参加首相府、鸽子广场等地炼功的只有几十人。法国、德国和爱尔兰的弟子也远道赶来,给大家很大的鼓舞。虽然人少,但在这四天里大法弟子祥和、慈悲的炼功请愿给英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警方对我们增进了了解,消除了他们往日对请愿者们的戒备。英国几大报纸、电台都相继报道了大法弟子的炼功情况,起到了很好的弘法效果。

  在集体炼功的第二天晚上,我忽然悟到了:如果我因为学习忙没有来参加这次炼功,少我一个人,这件事照样能做成。可是我参加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大法的力量。可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给自己做的。虽然我们本著为大法而做,但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员,那么受益的是谁呢?虽然没有本著私心去做,但真正受益的还是自己。师父讲了,“佛只看人心”。师父为我们开创了一次机会,就看弟子怎么
对待。

  从十月初三个周六,我们进行了巡回炼功。分别在伯明翰、利物浦和爱丁堡集体炼功,同时在宣传板上向世人展示了大法弟子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事实。

  我个人觉得,在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到如此劫难时,作为一名海外弟子,如何让更多人知道法,了解法,让更多善良的人得法,这是摆在第一位的。国内的弟子为了唤起世人的良知,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身在海外的我,此时若这点力所能及的事都不做,那么我还配是个大法弟子吗?有一天我还配和国内的弟子站在一起吗?

  当然,我有时学习很忙,或者有很重要的作业等,但我觉得承受这一点点压力,又算得了什么呢?可尊师还是慈悲地把这些麻烦给化解了,每次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心性提高上来,回头一看,那个难什么也不是,是我的不丢。我思想中曾有过这是我为大法承担的念头,但马上意识到这是极其错误的。其实都是自己的业力所致。正像师尊讲的“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其实都是自己为自己承担。这还是师尊为我们消业后留下的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只不过这种承受与正法、弘法联系在一起的,才更有它的意义。

  有一位白人弟子讲,他每次参加这样的弘法活动之后,在修炼上都会有一个突破。我自己更是这样。师尊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大法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可每次我只付出了那么一点点,大法给予我的就更多,更多,更多......。我想起师尊讲过:“我所给予你们的是,你们生命的永远都无法报答我的。”(《在瑞士法会上讲法》)。

  最近一次大家在爱丁堡弘法,晚上一位白人弟子向大家讲述他为什么每次都参加弘法活动,一次没落。六十七岁的老人,在白白的头发上附托著他那张慈祥的脸。老人动人的讲述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位弟子,那真挚、慈悲的力量打动了我的心里。也许他才得法几个月,但却平均每天读五、七讲书......,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知道应该用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了。

  从爱丁堡回伦敦的车程上,我在读著书。当读到“玄关设位”一节中“而这个身体,经过转化之后,在常人中和常人一样,常人看不出来,他又可以穿越空间。”这一句时,我忽然明白了,大觉者们为何才具有这样一种能力,那是为了度化众生啊!以前我每次读到这儿时,都有种“我要能穿越空间就好了”的念头,现在才觉得这是多么自私、多么肮脏的想法,从前我每次读到“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和“所以佛想要什么,想吃什么,玩什么,什么都有” 这两处时,都很不理解,现在我明白了,大觉者的生命完全是为别人,为宇宙中众生活的。我虽然还不能知道大觉者是怎么样生活的,但我已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那种生活是那么无私,那么神圣,那么伟大.......。师尊在大连讲法中说:“你修炼的目的不是为了别人吗?”现在我才开始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从前我在参加弘法活动时,还与别人讲,师父说“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 。那时我觉得作为一个修炼人错过了这样的机会太可惜了。可现在我没有这个想法了,那想法太自私,这样自私怎么能做弘法这件事呢?师尊讲了“用心不当即有为”。我心变得更纯净了,在“返本归真”的归途上又前进了一步。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点粗浅的体会,写出来和功友们交流。记得前不久一位新学员跟我讲,她喜欢与修炼时间长一些的学员交谈,并认为成功的经验对她有帮助。当时我悟到了一层理,并对她说:“这些经验都是属于大法的,并不属于哪个修炼的人。”我今天同样是带著这样的感受,和大家分享宇宙大法给予我们的心得。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