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法会发言稿:我修炼法轮大法的体会(译文)

【明慧网2000年1月15日】一年前,我发现自己渴望到一个社区的活动中心。我当时的目的是想去学气功治病。而我找到的是法轮大法,一种引导我走向高层次的修炼方法。我当时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会如此迅速的发生变化。

几年前,在我读高中的后几年,我开始了我的精神寻觅。那时,我读了一本书,是关于精神领域的,书中强调偶然和能量的重要性,并建议听从内心的声音,跟从生命中遭遇的偶然,就能够理解生命的意义。一年后,我在图书馆发现了一本关于瑜伽的书。在我翻阅时,我被那些瑜伽修炼者眼中的平静和空灵所吸引,我那时认为他们一定很懂得人生。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练过冥想打坐,我也养成了翻阅东方的文学和哲学书籍的习惯。有一次,我无意中翻到一本气功书,我被它迷住了。它谈到能量通道和给人治病。由于当时我对学习不太感兴趣,于是我决心将来成为一个气功师给人治病。我向上帝祷告帮助我学气功。十分神奇,几星期后,一个女孩来找我,并且告诉我她知道一个气功班。她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去参加。我非常高兴,我说我当然想去。

学习了五套功法后,我们一起读《中国法轮功》。在阅读中,我的脑子里冒出无数的问题。在开头的几页就有这么多的内容。我把书带回家,并且在一周内读完了它。在读书时,我的思维似乎完全打开了。但是,我几乎记不住书中的任何内容。我把我的疑惑告诉另一个学员。他说这是正常的,并把他的《转法轮》借给了我。他还告诉我,一定要尽快读完这本书。否则,以后就很难再拿起它读下去了。我采纳了他的建议,在随后的两周内读完了这本书。

当我读完《转法轮》一遍后,一个学员建议我再读一遍。我就慢慢的又读了一遍。我也开始每天炼功。当我第一次看教功录象带时,我感觉一股温暖的能量从电视进入我的身体和头部。这实在难以置信,外面的东西居然能够这样影响我。我初期也注意到另外一件不寻常的事情。那就是,我感觉到我的前额处有一种奇怪的压迫感。我被告知那是天目。的确,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讲:"我在讲天目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前额都会感觉到发紧,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是不是这样?是这样的。只要是在这里真正放下心来学法轮大法的人,人人都会有感觉的……"

我读书越读得多,我越惊叹这本书的神奇。"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我曾经告诉一个同修。书中有如此之多的令人惊奇的东西。当我读完三遍之后,我对这本书有了一个大致的理解。然而,我还是很困惑。我知道我应该提高心性并去掉执著心,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有很多空间和更高的层次,但是,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因为我读书的速度比较慢,对我来说,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很困难。我经常依赖其他的炼功人来指导我修炼。直到99年3月的纽约法会,我才克服了这个困难。听到李老师和老学员谈到读书的重要性后,我才开始真正从理性上意识到这本书的奇妙。李老师讲:"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他还讲:"……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

在我修炼初期,我把提高心性等同于不执著于食物。为此,我会整天节制我不去吃某种食物。后来,我意识到这种状态可能也是一种执著。在《转法轮》中,李老师说:"什么样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谁悟谁得。"我意识到,只要我不执著,吃什么都是无所谓的。当我悟到这一点后,一切都开始变化了。那种执著突然消失了,我对心性的理解也提高了。

在我的信心不足时,很多事情增强了我的信心。一天早晨,当我骑车去晨炼地点时,我看见大片的能量从炼功者的身体冲出来。其它时候,当我读《转法轮》时,我会看到法轮的旋转和光芒,看上去就象沙子一样。然而,我必须指出,在我修炼刚刚开始时,我对天目中看到的东西非常执著。有时,我会无意识的寻找这些东西。此外,我还产生了显示心。我用了一段很长很痛苦的过程才去掉了这些执著。只有当我不再执著天目中看到的东西以后,我的思想才平衡下来。李老师说:"开着天目修也难,心性更难把握。"

我有两次我幸遇李老师。第一次,是在1999年3月的纽约法会期间。在午餐休息时,我去公园炼功。当我一到那时,我注意到有一小群人正围着一个人,是李老师。开始时,我想走上去,但是我犹豫了。就在这时,李老师走过来和我握手。

第二次碰到李老师是在1999年6月的芝加哥法会期间。当我正在做"法轮周天法"时,感觉有人站在我面前。我睁开眼睛,是李老师。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无求而自得"。他纠正了我"法轮周天法"的动作。当他示范时,我感觉我的整个身体都打开了,可以感觉到脉的运转。我的身体感觉很轻,很美妙。我当时没有想太多,但是后来我却对次十分吃惊。这些与李老师的偶遇对我有很大的鼓舞。

在我修炼过程中,最重要的体会就是修炼心性的重要性。李老师不是在《转法轮》中讲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因为我有幸于许多老学员交往,我能够感到很强的能量场在他们的周围。忽然,我意识到,他们用比我远远多的时间思考如何提高心性。这一定是我和他们之间明显的差距的原因。当我开始花更多的精力来提高我的心性后,《转法轮》中的一行话帮了我。李老师说:"……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有时我太关注于一些小事。渐渐地,我意识到,我只要通过向内找提高心性,就可以去掉我以前忽视的小问题。我同时注意到当我的心尽可能很正的时候,有不正的想法不需要费太大劲就可去掉它们。在这些时候,我的内心平静而慈悲。与此相反,我的心性很糟的时候,我必须承受一些磨难才能提高我的心性。我的情况正如李老师讲的:"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

我正走在一条路上。我已经有了一个向导。我现在是一个修炼者。我得到了许多同修的帮助。剩下的就看我的了。这是我从未面对过的挑战。我对大法的理解实际上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感到了我身心的变化。我只希望我能用我的整个心去真正理解这个大法。(2000年1月1日波士顿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