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法会发言稿:放下名利心,同化真善忍


【明慧网2000年1月15日】大家好!我叫简天伦。一九九七年五月在纽约工作时,有缘得以接触大法。当时我不眠不睡一口气看完了师父的九天讲法录像带。边看边庆幸自己在不惑之年遇到明师,开始知道人生的目的和修炼的法理。很快我借来了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录象和出版的大法书籍,知道大法好,一个劲地往脑子里灌,希望能早日赶上老学员。

可是,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虽然大法的书都读了,功也天天在炼,却不知道如何去修,如何去梧,没明白修炼的真正含义。初学法时,自以为《转法轮》已读了几遍了,理解得也不错,平时很少参加集体学法讨论。后来,偶尔参加集体学法发现有些学员举的过关的例子,我也遇到过,只是当时没意识到,就稀里糊涂地过去了。自己不悟,还觉得奇怪,别人怎么一会儿一个关,我怎么老遇不着呢?其实不是没有关可过,只是自己没按大法要求去作。遇到事情了总是用常人的理来为自己解脱,使机会有一次又一次地措过了。那天我才认识到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重要性。在这样一个修炼环境中,大家互相交流修炼的心得体会,互相促进共同提高,有利于我们去执著心,修起来是最快的。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从那以后我坚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活动。

近几年来,长途电话公司竞争越来越激烈。纷纷以降价、免月费,甚至以给现金的方式来拉客户。我也成了它们的争取对象。一个公司比一个公司给的条件更优惠。开始时我还不太情愿转电话公司,闲麻烦,再说凭什么我要别人的钱呢?后来听说转个公司几分钟就解决问题了,不但以后电话费便宜,而且还可得到几十美元。当时我所在公司裁员,自己在家反正也没啥事。试试看吧。这一试尝到了甜头,刚转完两三个星期,又一家公司来电话,给的条件更优惠,公司代表乾脆说还犹豫什么?我也在想:又不是我去要的,人家就是这样做生意的,管他呢,他们高兴我也高兴。就这样两个月转了三个公司,自己还很得意。不久电话帐单来了,一看打两三个长途怎么就两三百元?原来这个公司有个规定,转到该公司的客户没有呆满三个月的,不但收回公司原给的现金,而且电话费按最高价收取。我一算转电话赚的便宜全都培了回去。我恍然大悟,师父说:“不失者不得”。其实前几次转电话都是师父一次又一次地考验我,看我是不是贪图物质利益,我不悟,没过了关,还一次又一次地用自己的德来换取“优惠”,完全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用常人的理来计算自己的得失。

这件事大大地暴露了我对物质利益的执著。记得刚开始学法时,我想修炼法轮大法的核心就是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去掉常人中的名、利、情。当时我还以为自己在常人中并不重名,不贪利,重点要放在情字上修就是了。现在看来所谓“不重名,不贪利”那只是在常人基点上去看的。学大法了,我得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我曾在纽约工作,由于公司结构调整,大裁员,我也失了业,回到了波士顿。那时我刚得法半个多月,倒没有太难过,积极地联系新工作。心想,这也许正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因为我得法晚,让我利用这段时间赶上来。因此我坚持每天炼功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

一晃半年多过去了,别人都找到工作了,我还是没定下位来。几个月下来,面试的单位每个月都有两三个,甚至有的已办妥一切手续,只等选日子上班了,但不知何故,总是迟迟不能开始工作。起初我找出许多客观原因。公司兼并冻结人员,主管人员调离,用人计划改变,……这些都让我赶上了。接着一场亚洲金融危机,许多金融机构纷纷裁员,对我这个以搞亚洲经济为专长的人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对名利也看得不那么重,对生活要求也不高,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是做什么工作,只要能发挥我的专长,工资与我的资历相当就行了。谁知,正是这种用常人中已滑下来的道德标准衡量自己的思维方式,阻碍了我心性的提高。

一天晚上,我接到一家大投资公司主管的电话,说有人向他推荐我去搞亚洲经济及股票分析。双方一谈,我觉得工作很对路,能发挥我的专长,对方也非常满意,准备约我去该公司与其他负责人见面。可是,再往深谈,矛盾就暴露出来了。谈到亚洲股市及经济情况,我仿佛是个权威人士,高谈阔论,甚至与对方争论起来,句句充满着显示心,争斗心。用女儿的话来说,如果写成文字,每个字都得用黑体字来强调,每个句子都带有感叹号!电话打完之后,妻子说“就你这样说话,谁会要你才怪。这么多公司面试,为什么都不成功?你得找找自己的原因。”对呀,师父讲过(大意),遇到矛盾要向内找,不要向外求。我怎么会在关键时刻将这么好的机会白白地糟蹋了。原因在那里呢?回想刚才的通话,我的话中充满了对名的执著。处处要显示我是内行,是专家。妒嫉别人比我强,为不同观点争个我对你错。

那个晚上我想了很多。追求名誉、地位、待遇,得到社会的承认这是显而易见的名利心。通过学法我已逐步将此看淡。但是自己对名的执著是自小学起就在学习中比分数,争名次;参加工作后又这山望着那山高,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一有机会就炫耀自己的知识、才能,让别人认为自己了不起,不一般。这种名利心与前者相比更隐蔽,不易被人察觉。正是由于这种对名的执著“使自己与宇宙拧劲了”,所以自己老是觉得不顺,还认为别人都不理解自己。我这才认识到以大法来衡量,我不仅没有放下对名的执著,而对名的追求在很早以前就开始了,这种对名的执著已经扎下了很深的根,贯穿于我生活的方方面面。平时结识个朋友或同行,总免不了问一句是那个学校毕业的,学校排名如何?这种名利心也潜移默化地贯穿于对子女的教育之中。在我和女儿之间似乎已经形成一种共识:非上哈佛、麻省理工大学不可。无形中对女儿造成不必要的心里压力。以致一段时间里女儿报喜不报忧,唯恐达不到要求而受批评。我这样教育到底是在教她还是在害她呢?想起来真是不寒而栗。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找工作的整个过程对我来说实际上是个最好的修炼机会。通过找工作将我对名、利的执著充份暴露出来,去我的显示心、争斗心。通过向内找,我的气平了。不久我就在波士顿一家金融公司安顿下来。

师父说:“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师父还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转法轮】14页)。我琢磨真、善、忍三方面,忍我做得最差,我得在这方面下功夫。但是我始终没有仔细地想一想:为什么我不能忍。当时我想,别人打我一下,骂我一下,我也许可以忍,起码现在学法了,知道我得忍住;但要说真不动心,不动气一时还不一定能做到,一步步来吧。我一直停留在这种表面认识上。因为心性没有得到提高,事情发生时,为了顾自己的面子往往忍不住,总要发几句牢骚。事后才想起来才知道应该忍。心性没得到提高,没有挖到不能忍的根源,就无法做到不动心,不动气。通过两年多的修炼,我逐步认识到我不能忍的原因实际上是对常人的名利放不下。一旦遇到与个人名誉、利益相关的矛盾,我就不是向内找原因,而是向外求,千方百计为自己找理由,说服他人顺着自己的意见办。如果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就无法忍下去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写道:“空气微粒、石头、木头、土、钢铁、人体,一切物质中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12页)师父还说:“任何物质的微粒中都包含着这种特性,极小的微粒中都包含着这种特性”(13页)。我领悟到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同时存在于世界万事万物之中,而且真、善、忍不是隔离的,而是相互联系的,缺一不可的。正如师父所说:“大法是圆融的,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同样具足真、善、忍的特性,因为物质是由微观物质组成,而微观物质又是由更微观物质组成,直至穷尽。那么真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忍同样是真、善、忍构成的。”顾面子实际上就是对名的执著,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争去斗,就不会照顾别人的“面子”,就不会凡事先替他人着想,就谈不上与人为善。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要事事以大法为准则,多为他人着想。这样才能在遇到矛盾时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早日去掉各种常人的执著,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早日返回家园。(2000年1月1日波士顿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