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事件之我见


【明慧网2000年1月17日】我叫杨景端,是一所大学医院的住院医生。 修炼法轮大法14个月。平心而论,我比任何一个不炼法轮功的人都更关心我所炼的是什么。以下是我的一些体会和感想,表达出来供朋友们参考。

一, 法轮功与健康

我炼功的最初动机是为了健康。我吸烟十几年戒而不断。极易疲劳。情绪紧张易怒,波动也大。去年九月开始炼功,不知不觉地,烟就戒了,酒也不想喝了。人精神了许多。尤其是对太太和颜悦色起来。太太一看不错也跟著炼。时间不长她的过敏症和胃痛症也消失了。以后,周围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我才发现我们所经历的只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现象。一些难以置信的奇迹只有亲眼目睹方能相信。人类疾病70-80%是由不良生活习惯所致,精神健康更是身体健康的根本所在。在美国,仅肺癌一症每年就夺去15万人的生命。其中,90%是烟民。酗酒更是社会和健康的大敌。所有法轮功修炼者都不抽烟不喝酒。法轮功能改变人的不良生活习惯就从根本上改善了人类健康。

本世纪以来,特别是近30年,现代医学有了很大发展,人类寿命普遍延长。在医学比较发达,保健体系相对完善的美国,1999年人均寿命76.5岁。然而,现代医学毕竟还十分年轻,对人体,自然,和疾病的认识还十分有限。在只有两亿多人的美国,每年每10万人中约487人死亡。每年仅急性心肌梗死就有100万人,其中10-15万人在几天内死亡,另外10-15万人在发病一年内死亡。住院病人每年死于药物不良反应的有14万人,每年死于医疗事故的约9万8千人。所以,有70%的美国人有病并不总是去看医生吃药,而是去寻求各种替代疗法,如针灸,草药,按摩,甚至气功。每年病人自掏腰包14亿多美元用于这一方面。

离开大陆有几年了,只知道吸烟,喝酒的人越来越多,有2亿烟民等等。估计医疗保健不比美国好多少。法轮功在大陆流行有7年之久,有数千万学员,即使按政府的统计,7年累计有1400个学员死亡,这就是说法轮功在不花国家一分钱的条件下已经拯救了无数的生命!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大陆的许多修炼人不惜身家性命捍卫修炼法轮功的权利。我开始为自己有缘认识和修炼法轮功感到庆幸,也深深地为那些失去了解和修炼大法机会的人惋惜。

在中国,每年22万人死于自杀,更有一千六百万精神病人,各行各业,社会的各个角落都有。 出现几个自称炼“法轮功”的毫不奇怪。我是从事神经精神疾病专业的,在我见过的精神病人中,说自己是什么的都有,他们真的是吗?精神疾病是十分复杂的。病因也不清楚。用精神病人的颠言狂语给法轮功定罪是违反基本医学和法律常识的。

总之,我发现大陆媒体描述的“法轮功”和我以及我所认识的人炼的法轮功完全是不同的;描述的“法轮功学员”和我自己以及我所知道的所有炼法轮功的人也完全不同。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衷心希望亲爱的朋友们到我们中间来看看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在炼什么样的功。

二,我与法轮大法

每一个精神健全的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即使他什么也不信。

我长在中共邪党的社会,长大以后,越来越感到困惑,抱有同样信仰的人,有的就是坏人,有的就是好人,有的就是革命,有的就是反革命,有的就能杀人,有的就要被杀。更让人糊涂是,有的一会儿是好人一会儿又是坏人,一会儿是现行反革命,一会儿又是革命烈士;一会儿是“工贼”一会儿又是“杰出的国家领导人”。真理好象总在个别人手中。

在美国,听了一位生物化学博士题为“基督教与科学”的演讲,我开始面对一个近百年来唯一一个不争的科学发现:人类对大自然和人类本身的无知。我开始理解我所崇拜的大科学家为什么相信神,我开始探索更广阔,更壮丽,更殊胜的世界,我相信了人类应该有更美好的未来,我相信了伟大的智慧的慈悲的神的存在。世界上有许多宗教体系和实践。每一体系内部又门派林立。他们的信仰有相似之处,又难自圆其说。人近四十当不惑,我怎样才能认识这宇宙的真相,生命的奥秘?

我最终选择了法轮大法。

我感到“真、善、 忍”涵盖了各个正统宗教基本教义,简明,深刻,清晰。李洪志老师系统阐述了“真、善、忍”的深刻内涵。阐述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人不断地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和要求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人就在不断地升华,不断地接近宇宙更壮丽,更殊胜的世界。《转法轮》告诉了我们修炼和健康的本质。

李洪志老师指出“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简单一句话就摘去了所有宗教神秘的面纱。法轮大法摈弃一切宗教仪式,直指人心。重在内修,不外求。修自己,修自己的心。《转法轮》告诉了我们修炼的根本方法。我开始明白了中医经典中所说的道理:“心为君之官,君不明则十二官危”,“清心寡欲”是健康之本。

更为可贵的是,法轮大法把人的精神和肉体视为一个整体。在修心的同时,五套“至简至易”的功法使身体同时得到净化。其功效是我自己和所有认真修炼的人亲身体验到的。对我来说,修炼大法已经不仅是一个信仰,而是探索精神和肉体,人和宇宙,乃至生命的起源与归宿。我的身体就是一台绝伦的科学探测仪。科学,是用已知探索未知而不是用已知否定未知。

法轮大法非常纯洁。大家义务教功,“不求名利,只求功德”。大法辅导点不存钱,不存物,不收费,也不接受捐赠。我自炼功以来,参加过六次心得交流会,听过李老师三次讲法,没有人向我要一分钱。别人教我功,我又教别人,从没交过或收过一分钱。没有领导,没有等级,没有说教,没有登记,没有办公室,自愿来自愿走。大家都以大法约束和要求自己。我周围的和我遇到的学员都十分纯朴,善良,谦虚,厚道。他们都是我很信赖和敬重的人。

法轮大法还帮助我更好地理解我们祖国的传统文化,特别是古代中医学。中医的来源,经络的本质这些困惑我很久的问题在《转法轮》中都有圆满的解释(史前文化概念,不同空间学说)。其实,现代科学正在逐步认识传统中医理论。比如,中医讲:“肾藏精,养髓,生血”。现代医学发现,刺激骨髓造血的激素正是从肾脏分泌的。中医讲,“脾主后天之气”,气的主要功能之一是抵御疾病的防卫功能(卫气)。现代医学证实,脾脏被切除的人,易受各种感染。

最近,我看了大陆最新出版的中国民间文化研究参考书:“佛界诸神”和“道界诸神”,天津拍摄的“观世音传奇”。我发现,这些神秘美妙的传说都非常逼真合理。这些传说中表达的理念无一不涵盖在《转法轮》之中。其实,李老师讲的许多理古今中外皆已有之,只是谁也没有讲的这么简明透彻。直到半个世纪前,这些传统瑰宝一直贯穿在中华文化和中国人民的信仰系统之中。在我自己所受教育中,传统文化教育是少的可怜的。《转法轮》不仅给我补上了这一课还把我的认识推到一个新境界。我衷心希望每一位热爱传统文化,追求人生真谛的人,不管你是否修炼,都能认真读一读《转法轮》。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看到了自己的狭隘自私,狂妄无知,贪心妒忌。我不再看无聊的电视节目和电影,更不看黄色音像和刊物。我不再吸烟喝酒,寻求精神刺激。我不再计较个人恩怨得失。我更珍惜我的时间,生命。我更善待我的亲人和同事。我对工作对家庭更尽心尽职。保持健康的身体和祥和的心态。和所有真修学员一样,法轮大法溶入了我的生活和生命。

三, 对当前危机的认识

1 法轮功的组织问题:我九八年九月在一个基督徒朋友家里查经,讨论中,一位朋友提到他相信并十分崇敬耶稣但不愿成为基督徒。“因为我有一位很伟大的师父”,他说。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姐姐给我看过的“转法轮“。果然,他指的就是李洪志老师。后来他给我讲了他的经历。

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专业,后又进中国医学科学院攻读生物医学工程,为探索人体奥秘,开发特异功能,苦练气功近十年,一度能透视人体。由于功能不稳定,心情急躁,越求越没有,越没有越求,以至精神体力消耗很大。在家人和太太的劝阻下放弃了炼气功。出国前,他买了法轮功的书,偷偷学了一段时间,感觉很好,无奈太太一听又是气功坚决反对,只好把书压在箱底,“50岁后再炼”。

我借了他的书,这一次我终于看懂了《转法轮》。我和我太太相继得法,我们的变化改变了这位朋友的太太,他们夫妻也开始炼功。我又告诉了一些亲戚朋友,明州的法轮大法就这样开始了。

开始,找不到人教,我自告奋勇,要求把自己的名字放在法轮大法的网上做联系人,没有任何程序,我就成了联系人。不久,一位老学员随老板由外地搬到明大,这位机械系博士就是从网上找到我的。从此,我们开始了学法,炼功,弘法。大家互相帮助,义务教功。参加交流会自愿结伴而行。我今年八月搬到宾州,自然就不再是联系人了。可是我除了不再负责提录音机外,我还做著一样的事:学法,炼功,弘法。

没有名,没有利,没有权,有的只是一颗修炼的心。但又有什么比心的共鸣更能把人们紧密联系在一起呢?我参加过的大法活动都组织的非常好,可就是没有一个组织。义务服务,志愿工作一点都不奇怪。谁是“骨干”?自己。谁是“负责人”?还是自己。因为法轮大法修的就是自己。

2 正与邪:过去,我打麻将玩牌,上歌舞厅,如今,我读书炼功,“相妻教子”;过去,我吸烟喝酒,追求刺激,如今,我学法炼功,恬淡寡欲;过去,我争强好胜,追逐虚荣,如今,我学法炼功,淡泊名利。除此之外,我工作兢兢业业,家庭和睦美满,身心健康快乐。亲爱的朋友,说我炼的是邪法,我如何能接受?没有厅堂寺庙,没有烧香磕拜,没有隐居出家,没有捐赠募款,没有统一意志,没有偶像崇拜,亲爱的朋友,我又是哪一门的教徒呢?

3 上访:在我看来,四月二十五日是一些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喧哗,没有堵塞交通,没有妨碍出入,没有影响公共秩序,要做到这一点,除了溜墙根站,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些上访的还有什么别的招。若是警察安排,也是训练有素,用心良苦。意见反映完毕,问题初步解决,大家自然散去。合情,合理,合法。这本是值得庆贺的事情。中国的老百姓第一次行使了自己的宪法权利, 同时又认真地履行了公民的义务。政府领导表现了前所未有的通达和开明,令国际社会赞叹。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人,上访,是为了修真,讲真话,实事求是;上访,是为了修善,澄清事实,让更多的人受益;上访,更是修了大忍之心。在中国,讲真话,求真理,历来是要把脑袋,把乌纱帽系在裤腰带上。舍弃个人利益,不顾个人安危,去讲真话,做善事,不能忍痛,谁能做到?!

4 学生,学校和老师:大法修炼就象一座大学。我就是一个学生。我离学校和老师的要求相差还很远。在这个学校里,老师教导每个学生成为好学生,但不是每个学生都能成为好学生。甚至还会出几个坏学生。这不能怪学校,更不能怪老师。我会讲错话,做错事,无论我自己受到怎样对待,我都心甘情愿。我都要向我自己内心去找,纠正提高自己。大法是清白的,李老师是清白的。

5 以科学态度解决当前危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法轮功对修炼人的健康到底有利还是有害?应由医药卫生专家本著实是求是的科学精神调查研究得出结论。大法使修炼人为国家到底节约了多少医疗费用应由卫生和财政部门统计作答。大法对修炼人的行为道德水准到底如何帮助,应由社会科学研究机构调查作答。一个功法起源于我们国家,流传全世界,千百万人修炼达七年之久,政府对它应做科学评估。有害据理及时取缔,有利则应发扬光大。据我所知,这些年来,政府对法轮功有不止一次的深入调查,结论都是肯定的。一些心理阴暗者硬把一个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问题制造成一个政治问题,使民族文化的骄傲变成了民族文化的灾难。我们真的每十年,八年要搞一次文化革命吗?历史反复地告诉我们,用政治斗争的手段处理社会和自然科学问题就会制造大量的冤案。亲爱的朋友们,请珍惜自己和自己手中的权力,不能一错再错。

以上是我个人的认识和体会,欢迎探讨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