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法轮功和平请愿是人类最高精神的辉煌展现


【明慧网2000年1月18日】 四.二五中南海静坐,中国政府拿来大作文章。常人中也有不理解的,认为法轮功不忍。这都不奇怪。但是我们发现在同修当中也有相当多的人认为这件事我们在忍字上没有做好。

我们认为,恰恰相反,四.二五以及后来的法轮功和平请愿是人类最高精神的辉煌展现。

暴力贯穿了整个人类历史,而仅从暴力的使用本身并不能区分正义与邪恶,因为武器和暴力可以同样地被代表正义或邪恶的力量使用。

然而,非暴力运动只被正义一方所使用。很简单,何祚庥绝不会到大法研究会去和平请愿,江泽民也绝不会为恳求法轮功学员停止修炼而去人民大会堂绝食。不仅如此,历史上所有大规模的非暴力抵抗运动都被公认为人类最高精神而载入史册。例如圣雄甘地领导的不合作运动,马丁路德金领导的民权运动,史学家和政治家都已给予最高的评价。而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形像也被评为最激励人类精神的形像之一。之所以如此,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所有的非暴力抗争都需要极大的隐忍,极大的牺牲与舍弃精神。也就是说,只要是非暴力,其本身就已经是大忍了。

法轮功的请愿是和平的,因此本身就已经是大忍之心的体现了,何来不忍之说呢?。法轮功的和平请愿和前述几次非暴力运动相比还有两个突出的特点。第一,严格地讲,那几次非暴力运动争的是平等,是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不公的抗议,是一个团体的行为。比如,甘地认为英国人对印度人不公平,马丁路德金认为白人对黑人不公平,而八九民运针对的则是当权者的特权与腐化。这些诉求都隐含了对优势阶层让出部份权益的要求。如果这些诉求达到了,整个团体都将受益。而法轮功争的是修炼的自由,它是个体的行为。其诉求没有对任何阶层的任何权益方面的要求。而诉求达成后,每一个个体仍然需要自己去修炼,不存在受益的问题。这就要求每一个个体都有大忍之心,而无求取之意。第二,那几次的非暴力运动,在内部都出现过采取暴力的声音。而这在法轮功的和平请愿中是绝对没有的。

老师在经文与讲法中对四.二五是高度肯定的。参与其中的学员不但要忍受政府的暴虐,常人的指责,还要忍受同修的不理解,这不是大忍是什么?

作为大法弟子,评价四.二五的是非功过还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我们只需要问一下自己,假如四.二五的结果是政府承认了法轮功的合法地位,我们是不是会认为四.二五很伟大呢?这是肯定的。那么,因为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而改变对四.二五的认识,这是符合了“真、善、忍”这个宇宙不变的特性呢,还是顺从了我们头脑里常人的观念?

顺便提一句,破坏我们修炼环境的是中国政府,不是和平请愿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