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北京法会: 护法中修出无私的心

【明慧网2000年1月23日】99年7月底大法被诬陷为非法,宇宙的旧势力在为躲避正法做着最后的顽抗。在单位的压力下、亲情的缠扰下我没有妥协,只要自己坚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事实也是如此,单位要我交书,被我一口回绝后,再也没来找我。

身边的事虽然解决了,可我的心里老象压着一块石头,不知道该如何护法,心里真是迷茫啊!九月初我接触到了几个外地学员。他们在狱中坚持学法炼功,正法的力量制约着整个拘留所,在狱中建立了新炼功点。他们那一段段的精彩问答,一份份合格的答卷,一个个感人的故事,深深地震撼着我们。

一个多月来压在我心头上的石头化掉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出去炼功,就是护法。心里一下亮堂了,说不出有多么轻松愉快,晚上我四处去跟学员讲我的感受。

做 到 是 修

第二天我们出去炼功,当天晚上进了拘留所。我当时护法心切,想为师父分担点,没悟好,在拘留证上签了字,认可了邪的东西。在拘留所里,出乎意料地没有发现许多学员关在一起的场面。我意识到不能抄别人的答卷,修炼要靠自己,我决心独自正法,于是开始炼功。

因为炼功,管教提审我。当时我怕极了,心跳得特别快。管教问我为什么付出这么多也要炼时,我说:“我为法轮大法牺牲生命都无所谓。”当我说出这句话时,怕心“唰”一下就没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拿掉了。顿时我平静了下来,看着管教,我觉得我很高大,他很渺小。

还有一次,犯人坐板我炼功,警察进来了,我挺害怕,但是没动。警察点着我的脑袋说:“你胆子可真不小!”我虽然害怕,但坚持说:“你打死我我也要炼。”说完发现怕心又没了,很坦然。警察对犯人说:“给他腾个地儿,让他炼。”

师父就在考我这一颗心,我做到了,升华上去了,低层的东西就够不着我了。

因为有为自己树立威德的心,有求于磨难,结果越走越偏,最后炼功没有坚持下来。这是一次惨痛的教训,我们一定要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每一步都要走正,不能有一点偏离。时时刻刻都要向内找。

猛回头,不再反向动

从拘留所出来后不久,大法被诬陷为“邪教”。我去天安门上访,被抓、被送回家,两天后又回到北京。之后的一段时间比较平静,我学法也比较多。对为什么出去炼功就是护法的问题,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法正人心》、《环境》、《北京老学员》、《安定》等多篇经文里早已把道理讲明。师父在各地法会上的讲法中多次提到“堂堂正正地修炼”,我以前不明白,现在明白了一点。

《精进要旨》中讲过:“但是今后就要注意,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以后千秋万代大法的流传奠定基础,传下一个完好、正确、无误的修炼形式呀!我今天指出这件事不是批评,而是修正修炼形式,留给后人。”

其实,以前我们就是集体炼功,也是留给后人的,那么现在这个中间时期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对比一下过去和现在,看一看炼功点上的凄凉,就知道我们没有做到“不动”,其实是“反向动”。这里有多少私心和怕心在里边?

明白了那一层的法理,还得做到那一层,大法不是当理论学的,是指导我们实修的,“做到是修”。法让我明白了那一层的理,而我不去做,这本身已经是对那一层法的破坏。于是我又到最敏感的炼功点去晨炼了,连着几天后,被抓进一次。后来又炼了一周,还跟上了一位功友,又被抓了。

表面形式很简单,但实际上,我每前进一步,都要放下研究生学位,放下名、利、情,放下人的一切。每次都有人的东西翻上来,做到之后,都消尽了它们。在这个其中,修出了一颗纯净的、为了大法可以舍弃一切的心。初步体悟到了无私无我的境界。

悟到做到莫停留

上个月,我决心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半路上自行车内外带全爆了,我悟到是我出问题了。原来我没有从理性上悟道,只是感觉那么做很了不起,去效仿,不行啊!师父点化我容量不够。

经过这一段的学法切磋、参加法会、坚持去炼功点晨炼,我得到了理性的升华。我们不只是维护修炼的形式,而是在这其中修自己的心。《环境》中:“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当我悟到用生命捍卫大法的尊严的时候,很自然地到了天安门广场,把大法标志高高举起,展现世人。

现在,我身陷监牢,坦然地来补考了。大法的魔难就是我的难,为了护法,我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在不断升华的境界中去承受。

功友们,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者,或一个神会被人带动就随和人吗?有人以法中“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为借口,实际做的是“无限度”地迎合常人。都从炼功点回去了,不是“一个不动”,而是在“反向动”啊。

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不能坏在我们身上。对大法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法定》中说:“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为后代大法流传所定的不变不破的形式,这样大的法不是一时热就完事了,万世永远都不能出一点偏差。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

北京大法弟子
2000. 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