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北京法会: 师父推我再精进

【明慧网2000年1月23日】我平时修炼不够精进,提高较慢。在几次大的考验中,我迈出了决裂人的一步,提高之快,都让我惊讶。我深切体会到----

重大考验造就了我

《位置》中讲:“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

7.20后,我的难就没断过。几次“大事”要拘留我,都因为处在哺乳期的孩子挡着,化开了。每次小孩都要经历一次死去活来的消业,化解业债,最后一次“案子”较大,但也莫名其妙地过去了,孩子随之付出了生命。我知道以后的难师父安排我去承受了。

我决定去上访,抓进去无所谓的。在原来信访局警卫指点下,我和一个即将大学毕业的女孩一起去了民政部信访局。一路上,身心越来越纯净,进了门,觉得自己好象已经在另一个境界中了。我们做到完全用善来讲我们的道理,讲完了,警察过来要抓,接待的人叫我们走了。回到家,爱人惊讶地发现我本体变化得年轻了好几岁,我也感到很多人的东西自然消去了。几天后,一个跨省的“案子”又来审我,我顶住压力,担当了我能担当的“责任”,没有牵连别人。回家后头一直难受,里边转个不停。晚上打坐,大脑里似乎很多门都开了,融入一片空静之中,原来当时演化太快我受不了了。

大法被诬陷为“邪教”,我们全家都去天安门上访。我被关了33天,在里边弘法、炼功、绝食,也挺轻松。预审先后3次告诉我写个不上访的保证,就取保出去了,工作、住房都不丢,爱人也少受牵连,我断然拒绝了。后来给我报了劳教,结果却是最轻的“无罪释放”。

心在人中,起步艰难

修过了牢狱之劫,尝过了家破人亡之苦,看到外边学员好象还是老样子,我以为最大的考验都过了,我们也堂堂正正站出去了,现在好象该平稳地修了,平静地度过这段最艰难的时期。

单位开除,房子收回,我们搬到了农村,过起了“寒窑虽破,能抵风雨”的生活;母亲因为上访被遣返入狱了;丈夫因为炼功上访两次被拘,单位停止了一切待遇,一直没找着工作。为生活奔波的重任都压在了我的身上。

原单位的老板要买断我的一项技术,出价10万元,要我帮助在近期内投产。我知道我的技术能给我带来上百万,还能救活一些萧条的厂子。现在身处困境,谁都可以压榨了。抱着这些人的想法,修炼再难突破了。在一些问题上我很难守好心性。特别是在朋友家借住,人家怕受连累把我们赶出家门的时候,我感到很难、很苦,好象承受能力到了尽头。

法会点醒了迷中人

一次几十人的法会,学员精进修炼的故事、献身正法的境界,一下打开了我的心结。我还以为自己修得不错呢,大根器之人能吃的苦,我也吃过几回了,监牢里的修炼环境也开创了。这种想法,不是在和师父讨价还价吗?“停于半天难得度。”

这次法会,大家都非常有收获。沉闷消极的状态一下打破了,知道该去闯关,用神的一面正法了。

现在老板给我租了一间条件较好的住房,还委以重任,这在考验什么?以前我悟反了,现在才明白:天象演化到这一步了,大法在人间普遍造就“大根器之人”了。《转法轮》第9讲最后一个问题是“大根器之人”,前一个问题是“悟”,里边讲到了一个修炼人面对跟他抢房子的人说:“那你就拿去吧。”我怎么还不悟呢?老板来要技术,不是师父让我借这个缘修到那个境界吗?

我醒了,明白现阶段该如何修了,还有很多弟子没醒呢,我也该带动他们共同精进。

了却红尘缘,轻松上法船

我很顺利地干完了最后的工作,把技术包括所有细节都给了老板,告诉他:“给我点路费就行了,我要回家带动学员,共同精进。”老板给了6千元,说:“我支持你回家”。这是师父借他在鼓励我!我给他讲了不少法中的道理,他听进去了,临走给了他一本《转法轮》。常人的工作圆满地结束了,好轻松。

我们正想搬家呢,房主突然提出换房。刚住了10天,开了几次法会,完成了互相促进的使命,环境又要变了,师父不允许弟子在一个层次停留啊!

师父早已安排了我的提高,临行前几天,碰到刚从拘留所里出来的功友,讲了她们一路弘法交流的经验和教训:慢慢地做事的心、在学员之上的心起来了,走偏了,让魔有机可乘,就被抓了。还遇到家乡来的功友,讲了她一次次来京护法,修炼升华的故事,我很受启发。我渐渐明白了什么是“执著于人对大法的感情”,什么是“在法上认识法”。再学《道法》,明白了不少:现在维护法,得修去了人在护法的东西;不人为回避矛盾,堂堂正正面对压力,心修出去,神的一面就在正法。站在法上做事不是“有为”、不是“人为”,实质是神在做、在正。

分头回家乡走走,带动闭塞的学员共同精进、与大家冲破障碍,汇入正法的洪流,也是去了愿吧。又一次体会到师父讲的:“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

爱人送我上了汽车,我开始了新的修炼历程。
正法助师行,了愿赴远征。
挥手因缘了,苦难到功成。

前方重重难,心正破魔关

在火车上,我一路向周围的人弘法,堂堂正正盘坐看书、炼功。一个警察过来,在我身边站了半天,我看书一点没动,一心不乱。因为我知道偶然的事情插不进来,考验面前心达到标准,什么魔都得被正法。果然,警察离开了,再也没过来。

我找到了一些学员。当晚,大家在交流中也悟到应该带动那些没有“从人中走出来”的人,共同精进,师父不希望落下一个学员。《精进要旨》中讲:“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以后千秋万代大法的流传奠定基础,传下一个完好、正确、无误的修炼形式呀!我今天指出这件事不是批评,而是修正修炼形式,留给后人。”我们拿什么留给后人?

现在不见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只见我们的怕心和私心。总想从大法中得点什么,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离“无私无我”的境界太远了。就象《真修》中讲的:“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

悟到就去做,“做到是修”。第2天一早,我们十多人就去当年集体弘法的广场炼功了。炼完回来后,大家心里畅快极了。

这里该我做的做完了,又该起程了。

大陆大法学员
2000. 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