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迷茫害怕的误区走向坚定实修和护法


【明慧网2000年1月25日】我叫XXX,35岁,北京大法学员。3年以前,从《转法轮》这本书拿到手,我的人生便开始了崭新的一页。师父洪大的法力使我从这部宇宙大法中得到了健康的身体,道德观念的升华。我才知道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我也曾一次次地想过应该怎样精进,应该怎样尽快提高走向圆满。每天除了坚持不懈地学法炼功,也热心地做一些大法工作。但有时总觉得提高得很慢,看过师父在新加坡法会的讲法答疑录相,更深地体悟到了学法与通读的重要,通过一遍遍地反复通读《转法轮》,思想境界有了很大的提高。

我曾经历了“4.25”万人和平请愿的壮举,“7.20”进京上访的路上也留下了我的足迹。我以为修炼的路上竟然也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磨难。谁料到7月22日当政府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的新闻一出,我的心再也不那么坦然、平和,我开始有了一种恐惧、迷茫。真有一种茫然不知所措之感,我真正感受到“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境地。每天我再也不能一头扎在书里两耳不闻窗外事地通读大法。听完电视的报导,心中感到格外地压抑,再拿起《转法轮》,我的思想开始斗争,我再对照师父的法识别他们的谎言。虽然我知道那一个个事例是假的,根本不是真修弟子的行为,虽然也从未动过不学的念头,可也没有坚持不懈学法炼功的办法。

在迷茫与害怕中苦熬了半个多月,后听说北京聚集了几十万大法弟子,北京就象一个大法会,各地的大法弟子在此云集,从8月17日起,我一连五天去了北京,去天安门广场,找外地同修切磋,在交谈中,我的心受到鼓舞,坚定了坚修大法的信念,与此同时,怕心也在一点点减弱,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明白了我们不只是修炼,更重要的责任还有护法,因为我们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听着同修们讲述的一个个激动人心的护法故事,我茫然的心情在悄然逝去。

9月8日,天安门广场开始了大规模的对法轮大法学员的清理,也就在这一天,丈夫在天安门被抓起来。听到这一消息,我开始坐立不安。我倒不是因为丈夫的被抓而惶恐。我开始忧心我自己。我现在应怎么做。别的同修为维护大法在坐牢,而我也自称是坚修弟子,可此时我又在哪里,我又在做些什么?我开始坐不住了,去其他同修家讨论、切磋,就这样一连几天。一天晚上,我拿出师父的经文,把《挖根》《位置》《道法》反复看,一遍遍地读。师父在《挖根》中说:“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看到这些,我在想大法在蒙冤,同修在坐牢,而我还呆在家里。我深刻地剖析自己,我为什么走不出去,原因在哪里?

我开始找自己。我意识到,我在执著于情,执著于自己的孩子。因为我们的女儿才7岁,上小学一年级。如果我走出去,孩子无处放,只能带在身边,孩子就要荒废学业。我可以为大法付出一切,而孩子这么小……这一关对我来说真的不那么好过。同时多多少少我还有一颗怕心。但是我的眼前立刻闪现出师父的话“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同时,我也想到了耶稣,耶稣为了众生受难了。他面对磨难是那样的坦荡、平静,而我们这些“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的大法弟子,我们又应在法难面前抱什么心?是象犹大,还是做彼得?面对大法的遭谤,师父受辱,我们竟不能挺身而出,堂堂正正的维护佛法的庄严,我们又怎样对得起给了我们一切的师父,我们又怎样对得起当初那“发心度众生”的豪壮誓约?

师父说:“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我的执著、我的出发点、原来不都是站在自我的立场上吗?师父还说过:“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我难道为了自己的执著而做为一个大法弟子置大法的安危于不顾吗?现在世人在唾骂大法,诽谤师父,而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到北京去,向政府说一声大法好,为大法讨个公道,哪怕被抓,哪怕坐牢,又算得了什么呢?理想明白了,身心轻松了许多。窗外秋风瑟瑟,我的心也更加急切,一定要尽快到北京去。

9月14日,我带上孩子,锁上门,抱着一种不抓不回来的护法之心踏上了去北京的车。到了广场,人较8月份少了许多,很快便衣就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回答“是”,于是我们就被带进了天安门派出所。后又被当地公安派出所接回来。面对警察,我的心泰然自若,没有了一丝惧怕之意,若是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警察问我去北京干什么?我说电视宣传与事实不符,作为大法弟子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警察以孩子为借口训斥了我很久,可我就跟没听到一样,心里一遍遍地背师父的《洪吟》,后因为我带着孩子便没拘留我。通过这次我才真正感到,心性是经过磨炼磨出来的,而不是想当然能提高的,通过这次磨炼,更坚定了我实修与护法的决心。

10月24号听说人大开会要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我想我们有责任制止常人一切破坏大法的行为,维护大法。25号我又来到了广场,这一天在广场被抓的人很多。当然还是照例被警察把我抓起来。在天安门派出所里,我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一张张慈悲正义的脸庞,更增加了我心中的信心与坚定,我也感到有这千百万大法弟子,我并不孤单。在天安门派出所,大家齐声背诵《论语》《洪吟》,“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那恰似响彻天宇的吟诵使得气势汹汹的保安退却了,他再也不制止我们了。

接到当地公安局后,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处以拘留15天的处罚。在狱中不能学法炼功,牢号里的气氛很不正。虽然给其他刑事犯弘了法,可她们不敢学,不敢炼功,没有这个环境。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这个环境就需要我们去创造,于是我们几个同修商量,集体绝食,争取学法炼功的环境。也就在这时陆续又进来几个大法弟子,她们说电视已公布,把法轮功定为邪教,听罢,我们更坚定了绝食的决心。

在绝食之前,我的思想也斗争过,我知道,我还有十三天才能出去,现在绝食,十多天我能挺得住吗?按常理常人7、8天就不行了。但我马上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我现在不是常人,我是修炼的人,常人做不到的我们修炼人能做到,因为我们是超越常人的人。师父说:“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

我惭愧、内疚,我太自私,我首先想到的还是自我,瞬间我为我的想法而脸红,我更为师父的话而让我信心百倍。我知道把自己放在什么基点上,这是根子上的问题。为我为私还是一切为了大法。我放下了自己的念头。坦然面对眼前的一切,我感到一种轻松。不吃不喝也根本不饿,甚至其他人吃饭就象跟我没关系一样。连馋都不馋。当我把这颗心放下以后,事情出现了转机,在我们绝食的第5天晚上把我给释放出来,通过这次磨炼,我更明白了许多,也更知道如何对待在护法中所经受的各种考验。

12月3号有消息说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要公审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人员,我准备去旁听,在中级人民法院门外我第三次被抓,又一次进了监狱,当时我再面对警察、面对监狱,我已十分镇静,再没有从前的惶恐与害怕。在监狱里,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气氛详和,在此度过了四天后把我和其他四十多名大法弟子转到了一所精神病院,这里的一切设置和监狱非常相似,虽然条件艰苦,简陋,但对我们这些从监狱走出来的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在这里能学法炼功,这是我们最大的满足。

在精神病院我们已度过好几十天,虽然我们失去自由,虽然我们与外界隔绝,虽然我们不知能否再出去,但我们心中有法,有师父在我们身边,我们坦然面对一切,时刻准备迎接考验,在法中提高,奋力精进,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