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掠影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 “同心来世间,得法已在先。他日飞天去,自在法无边。”

《了愿》这首诗是我在监狱里时常背的,师父在诗里告诉了我们许多天机,诗的内涵无边无际,全靠自己悟,内心世界的体会如大雁在天空中翱翔。

我在监狱中度过了二十一天,每天大部分时间坐板,从早上7:30一直到下午5:30,坐成豆腐块,方方整整。我一坐板,就开始背诗背经文,有时脑子也分叉,眼前象过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一幕一个故事。

我坐着,身边的一切好象不存在了。燕儿出现了,建国、于英,还有小邵,都说我跟小邵有缘,经常能遇见他。燕儿那天上访时,给我的印象很深。那天我在家写东西,她打来电话,让我去她家一趟。我一进门,她看我进来,递给我一篇丁延的“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的心得交流稿,她哭了,眼泪从眼角叭嗒叭嗒往下滴。

“你看看吧,我不等了,现在就去上访。不等了。”燕儿说。于英在收拾东西,建国在找什么,燕儿的妈妈说:“你去吧!妈不拦着你,妈知道你做的对,你走了,妈跟着就去。”

我也哭了,坐在一只马扎儿上,望着手里的稿件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监狱外有人问:法轮功
牢头答:一个。谢谢。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想到这儿又哭了。眼前出现了于英和建国的笑脸,我知道我在想他们。这是又翻掉过去的一页。

牢头说:都坐好了,该背监规的背监规,管教来了,抽查,谁要背不下来,我让他冲着茅坑坐飞机。

没有人敢吱声,谁都怕惹着他,挨一顿捶,都老老实实地那儿坐着。我回头看了一眼牢头,腿盘麻了,搬下来,瞅了瞅监狱的铁窗,外面下雪了,雪花从窗栏间隙落下去,能看见、感觉到外面白雪的风光。银白的世界,雪花飘落,有几只喜鹊鸣叫着飞过天空。

曾经有一位老人对我讲:“法轮功好,这个法大,小伙子好好修吧!让你赶上了。过去……,总有一位大觉者度人。我年轻时遇到过,可那会儿我有孩儿,炼不了。……”

那位老者的身影在我眼前一闪,过去了。突然间,常人的一句话出来:“人啊!就那么回事儿,镜子里的,说没就没了。”

上下五千年的人类就这样可怜巴巴地活过来了,六道轮回中一圈一圈,来回来去转,受尽了人间的苦难而还在糊里糊涂地延续着。

恩师说过:“就说人那么难度”,“吕洞宾有句话: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

我得到这么好的一部法、一部伟大的法,我又哭了,我无法表达师父给我的这一切,“没法没我”,不再在六道中轮回,跟师父回家,回自己真正的家。

12月3日那天,法轮功研究会的四位同修被公审。我得到消息,走出来的感受就是静,还有一种喜悦、幸福的感觉,善使我内心平和。我与嫂子下了地铁时,我说:“这时,我感到我全都放了,心里什么都没有。”

嫂子说:“如果能把心里话说出来,更痛快了,真受不了了,电视里成天介邪的、邪的,听烦了。我就是想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找不着机会,这回来了。”“感到能为法去承受是一件最伟大、最殊胜的事。人家说对了,心性到位了,谁也拦不住,这也是师父安排的。”我说。

地铁的车厢来了,我们俩上了车。

我身边的犯人的脚铐“哗啦啦”响。一个犯人突然冒出两句话:高高山上乌鸦叫,谁钻的窟窿谁知道。该着,这叫自作自受。另一个犯人说:我才冤呢,真冤枉,杀了人,挨枪子。我没想杀人呢?一个犯人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您也别想了,等着吧!

人各有命,也是业力轮报,人世间谁知道这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我不愿意听这些,犯人的心,有一个业力场。但这是我要修的。和尚修成还要云游的,在常人中去体验各种人心,经历各种磨难,吃苦还业,最后才能修得正果,是非常不容易的。

师父安排我出来那天,嘿!天朗气清,风和日丽,监狱的大铁门“叮呤哐啷”开了,看守:放人,智生,收拾东西。

我从监狱里走出来,胡子很长了,象大狱里出来的样子。内心:“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北京法轮功学员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