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济宁市精神病院受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 我叫XXX,今年22岁。99年10月25日,我听说法轮功要给打成邪教,,从心里很难过。教人做好人,既非教、更不邪,政府怎么能这么做呢?我想一定是新闻部门和少数政客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欺骗了党中央和国家领导人,我怀着一颗善良的心,怀着对党和政府的无比信赖,到北京去上访,到北京后的第三天即被公安局抓了回来,先是拘留15天,后管教人员发现我身上有一本《转法轮》,他们要强行搜夺,我誓死保卫,于是拘留到第七天,我又被送进山东省济宁市精神病院。下面谈谈精神病院对我残酷摧残的经历,以向同修和同修们的家属说明,千万不要听信公安局的诱骗,我们没有精神病,精神病医院让人失去主意识,无法修炼

公安局让我的父亲和我们所在单位的领导签字,承认我有精神障碍。用这种办法骗取钱财、残害修炼人。我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后,心想,唯一可以反抗的就是以绝食,以静坐炼功静观他们的作为了。

当天下午,四个男大夫拿着一根特制的很粗的绑人的绳子,强迫我穿上精神病人统一的病服,就在我换衣服毫无精神准备的情况下,一个女护士把针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拼命反抗,我又被四个男大夫按住用绳子捆在床上,注射了大剂量的药物。不一会,药力上来了,我拼命想控制自己,但还是站立不稳,焦躁不安,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嘴干、舌燥,焦灼地撞墙、碰地,想到了死。后来大夫又给打了一针,我睡着了。第二天,我的大脑变成一片空白,头痛、头晕,不能思考任何问题,四肢酸麻无力,走路腿软起飘,前边发生的事,瞬间就忘,舌头发硬、僵直,老往外伸,伸到嘴外以后象被什么拽住一样,拉不回去,脖子发硬,往前挺,这些动作,都达到身体的极限程度,主意识却难以控制。这样根本不需要绝食,而是不能吃饭。于是,他们又给我鼻饲(把一根管子从鼻孔插入食管),护士说,这是对付邪教徒的办法,后来,我就开始流鼻血,前后共注射了九针。

进院第三天,开始服用奋乃静,先是一片,后因我炼功,又加到四片、五片,吃药以后的症状和打针一样。我忍受了36天的惨无人道地精神摧残。现在山东省济宁市精神病院成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场所,还有许多炼功人被关在里面至今没有出来,希望国际人权组织和世界上善良的人们予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