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杂志: 加拿大改革党表态

在法轮功的人权问题上未必是可靠的联盟


【明慧网2000年1月27日】 1999年12月16-22日
(December 16-22, 1999, Now Magazine:Reform Party Deep-Breathing Unlikely ally for China sect Human Rights)

加拿大的法轮功信徒和不信神灵的中共强权之间方兴未艾的较量上个月发生了奇妙的转变,那时驻渥太华的中国使馆致电改革派议员罗伯.安德斯。

中国官员们担心议会改革派和加拿大法轮功成员之间会有牵连。法轮功,中国的一个新时代精神运动,正遭受着近年来最严厉的中国政府的镇压。

当时,西卡尔加里议员正组织一午餐聚会,让国会关注法轮功所遭的迫害 --自六月以来已有35,000人被拘留。

中国大使馆的意思很明确: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虽是外交辞令却很坚决,”接电话的职员回忆。“他们强烈要求我们考虑他们提供的事实,重新考虑举办午餐聚会一事。”

这一切都起始于去年十月,当时安德斯看见约200名法轮功追随者在国会山庄前静静地炼功,抗议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们正在炼习法轮功的非凡领袖李洪志教给他们的贯通两极法和神通加持法。

对于局外人而言,法轮功炼习有时看起来象太极拳。但是这一平和的抗议却引起议员安德斯的注意。

“多年前我在加格瑞见过一西藏僧侣的表演,从而知道这些是怎么一回事,”安德斯说道。“法轮功的问题,我认为是基本的迫害问题。所以我出去和他们说我要帮助他们。”

安德斯及其改革派伙伴鲍伯.密尔斯,在十一月十六日组织的午餐聚会上向国会正式介绍法轮功。中国使馆正是在那时给他们打电话的。

为此事中国使馆曾与好几位上下院议员进行了接触。

“我们尊敬的梅平大使,曾作为一名外交官打电话解释我们的立场,”

中国使馆新闻秘书金正大证实说,“以便加拿大人民知道法轮功的真相。”

随后大量反法轮功的宣传品很快进入了国会山庄。其中有材料说,法轮功欺骗群众,毁人性命。中国政府企图证明法轮功“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至今造成1,400余人死亡。”

一盘名为“法轮功邪教”的宣传录像带也在其中。伴随着五十年代妖怪电影骇人的音乐,镜头播放者同样恐怖的牺牲者尸体解剖及验尸官的画面。

中国使馆不愿透露他们曾给多少 议员打电话,但估计约有十位上下院议员收到电话,强烈要求他们抵制为法轮功举办的午餐聚会。加拿大法轮功追随者解释说他们这种修炼方法来源于中国两千年的传统。在法轮功领袖李洪志的教导中可以找到气功,佛家和道家学说的痕迹。

法轮功学员称他李老师,李老师教给了他的弟子们一个能快速达到觉悟境界的修炼方法。

法轮功

邪教,狂热的宗教崇拜,随便你叫他什么。但是,李洪志对古老传统作的新时代综合在中国社会主流中占据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位置。法轮功声称在大陆有七千万追随者,相比之下人数不断减少的共党成员只有六千一百万。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少法轮功学员同时也是中共党员。

法轮功象野火一样在北美迅速传播,加入其修炼者行列的来自各行各业。多伦多有几个大的法轮功分会,芭芮,温莎和哈密顿都有法轮功团体。

然而当中国使馆坚持其国内政策神圣不可侵犯时,加拿大法轮功追随者声言中国政府正在加拿大进行它的监视运动。

“我收到好几个同修打来的告诫电话,说中国政府曾向他们讯问,”移居海外的华人叶继莲说。

“去年九月我们注意到有人跟踪并拍照,”她说。

在渥太华,神秘的轿车停在法轮功辅导员的门前,不知名的中国人在车里等着,一坐就是几小时。有时他们会发出威胁。今年初秋他们曾对多伦多的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说,“我是个特工,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我认为这非常糟糕,而且我们的外交部长竟然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真令人吃惊,”安德斯说。

“一派胡言,完全是胡言乱语!”新闻秘书金正大回答说。“中国使馆怎么可能派人去跟踪法轮功追随者?这完全是我国内政。”

外交困境

这是一个奇怪的外交和人权的困境,其中的男主角也颇不寻常。

罗伯.安德斯是改革派在思想体系上最有成就的议员之一。他曾替国家公民联盟游说。安德斯的政治生涯开始于共和党领导协会,一个为原教旨主义和新保守党的活动训练杰出人物的基地。

在安德斯还是个自由右翼战士时,他加入过一系列组织,给人深刻印象:国家步枪联合会,家庭焦点,佛瑞协会和加拿大纳税者同盟。

和他在改革派的伙伴杰生.肯尼一样,安德斯1998年公开声明在没有结婚之前一直是独身的,这对荷尔蒙混乱的加拿大青年来说是个好榜样。

作为为人权的社会保守斗争,安德斯不接受任何伪善的建议,尽管去年九月改革派在一个要求严格控制移民的运动中抵制中国难民。

“这是一个有大规模正规军队,大量后备军储备的国家,在水下有崭新的核潜艇,”安德斯说,他坚持认为难民问题只是加拿大国内政策,而法轮功问题却关系世界和平以及基本人权。

激起怒火

在外交事务方面,新闻秘书肖.罗得斯说,“加拿大政府非常关心中国的宗教自由。我们在几个不同的场合都表示了对此事的关切...我们也会见了在加拿大的法轮功修炼者。”

但是事实上,联邦还没有准备去触怒一个拥有世界最大消费者市场的外国政府。

并非加拿大政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国会第二大的国际委员会就是加中立法协会,有六十三位常务人员。

但是不象上月美国总统比尔.柯林顿对镇压法轮功作的严厉谴责,加拿大没用使用总理或内阁大臣的影响力对中国破坏人权之事施加压力。

大部分的抗议只是幕后的外交性辞令。

以去年十一月为例,当时加拿大在北京的国务大臣发布的新闻发布稿中,隐含着镇压法轮功作一事的关注,措辞非常小心,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文稿不是由自由党的内阁大臣发布的。

尽管被推选的官员们很少谈到中国的人权问题,贸易协议却得到不折不扣的部长级重视。

正是在人权问题上的这种双重标准使得一些人愤怒。“我们在经济的祭坛上出卖自己,”曾去过印度,西藏和中国宣传文化自治的上院议员康斯哥斯.德.尼洛说。

“当外交部长澳克斯渥斯挺身而出谴责俄国对车城的轰炸时,我为他鼓掌欢呼,”德.尼洛说,“但是一提到中国,我们只会低声耳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