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正法、不参与政治、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的认识


【明慧网2000年1月30日】在压力面前曾经含糊其辞过,曾经试图蒙混过关过。曾经热血沸腾地把辞职报告一甩就离家出走过,也曾经进过拘留所,几次被公安机关盘问,这几个月的经历确实比较丰富,对法的认识也感觉在不断升华。这儿我谈几点个人的浅显认识与大家共同探讨。

一、对“正法”的认识

宇宙大法是永世不变的,他永远是正的。“末法不只是指佛教末法,而是人类社会没有维持道德的心法约束了。”(《转法轮》)我悟到,是因为人类心中没有心法了,不用宇宙大法贯穿到人这一层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了,所以才需要正这一层的法。那么我们修炼也是用大法来正我们自己的新的过程,是师父在宇宙中正法的过程。因为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而且修的是最正的法,我们的行为不会是神的行为,但应该是人类社会应有的最美好的行为。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在圆融这一层法。

“正法”就是正法,根本不需要哪个人或哪个团体来承认,也不依赖于常人什么组织的支持。至于谁支不支持,承不承认,怎么去做,只不过是他在正法中摆放自己的位置而已。那么由此想到,我们护法的基点应是什么呢?我认为不是要达到让人承认什么,给谁“平反”什么等。我们要用现在和过去修炼的人都达不到的最好行为去向世人展示:我们的大法是最正的!只有自己用纯净的心态去护法,才能护好法。正人应该先正自己,护法和修炼是分不开的,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我们过去有许多学员和外界的人发生一些矛盾,或者是社会上的人,或者社会上哪个职能部门对我们不公,我们往往都不在自己这方面找原因,都强调另外一方面。有些东西是很不好,它在肆意破坏。可是你们想到没有,它虽然不好,它虽然是魔的表现,可是它怎么会偶然地出现呢?是不是在利用着它的不好的那一面让我们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呢?”由此我认为,人是在做坏事,但我们也有要修去的心。在瑞士法会上,当有弟子问一谈维护大法就感到热血沸腾这种状态对不对时,师父回答是“不对,不对。大家千万注意!我刚才提到这个问题就是有正的一面,有负的一面。负的一面到了下边来就是恶的一面;正的一面到下边来就是善的一面。所以我告诉你们,我们在常人社会中绝不能够像常人社会人所干的那些事情,我们一定都用善的一面起作用……”

二、对不参与政治的认识

从法理上认识,我个人认为,有人破坏大法,说大法坏话,如果我们带有争斗心去维护大法、去讲理,那实际上还是被常人心带动了,已经接近于常人。如果这种心不去,那么在和代表某个政府利益的职能部门有关人员讲话时也就容易被带动,从而给人有与政治较劲的感觉。我们大法的真修弟子谁都明白,大法绝不可能参与政治,参与政治也就绝不会是大法。所以我觉得这不叫参与政治,但也应该承认,我们修炼过程中还有一些要去的常人心。师父讲:“任何事情都没有孤立的。”(《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我们还是应该多找找自己的心的。师父多次讲“不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我们没有必要存有非要与谁论个明白、辨个高下的心,相生相克的理决定了有好人就有坏人。我们怎么真正地用善心去对待那些我们不应该视为敌人的人呢?可能只有把自己不好的心去掉才能真正体会到。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说:“有的人说:我修得挺好,表现挺好。可是他心里的执著一点儿也没放下去,那能算修吗?那不是假的吗?所以本质的改变才是真正的改变。表面上的都是形式。你嘴骂不骂那是个形式,你的心改没改变那才是真正的。你心里头在骂,那当然心就没改变了。”最近有些新闻谈到了什么什么政权削弱等问题,我觉得这些东西不应该是修炼人要过多去关心的,真正去掉政治的概念也就不会关心这些东西,它与我们修炼没啥关系。师父在“修炼不是政治”一篇中说:“社会的制度怎么样与你们修炼有什么关系?修得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哪!”

当然,目前还有好多人还不能够堂堂正正地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甚至不敢堂堂正正说自己还在炼功,自然更谈不上弘法护法了,只是一味地以常人心去符合道德败坏了的常人状态。所以,我说的话决不是为这样的状态找理由,绝对不是!我也想跟处于这个状态的功友说一句:师父不会告诉我们哪一件事是对我们能否圆满的考验,我们必须时时把自己视为修炼的人,严格要求自己,现在不能从人中走出来,那么您觉得什么时候能呢?不是想着到关键时候一定能行就能行的,而且我本人认为现在就是关键时候,一旦机会失去,将很难再有。其实人心没改变,即使告诉了也是做不到的,微观的、本质的东西没改变,表面的只是假的,就象在7.21之前看不出谁是真修谁是假修一样,但修炼是严肃的,关键时终究暴露出来了。现在还在修炼的人我想谁也不愿意做个假修的人。“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我们在符合常人状态的同时,是否再想想符合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自己到底还有什么心?只是看别人或羡慕别人是没有用的。共同精进吧。

三、对“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的认识

这是多少人拿来掩盖自己执著心的一句话。记得师父在几次讲法中提到(因找不到原话,就算我个人的理解吧):在任何时候你都是一个好人,但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我认为,好人不一定修炼,但修炼人必定是好人。然而在道德败坏了的今天,一个修炼的好人会被以现有道德标准去衡量的人说成是不好的人。同时,我个人认为,即使人类道德没败坏,修炼者要决裂人的那一刻也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要不然他也修炼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是选择做一个“好人”呢,还是选择做一个修炼的人,还是选择“两全其美”、以好人或种种心理掩盖修炼的人呢?我觉得这是选择走什么路的问题,是基点的问题,也是一个生命将去哪里的关键的问题。记得一位功友说过:要以修炼人的心态去符合常人状态。我赞同这种说法。无论是掩盖也好,还是直截了当也罢,以常人心去符合常人状态,只能是一个常人。但以修炼人的心态去符合常人状态并不是心里一想或嘴里一说就能做到的,是修出来的。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件事:一个学员买了一条活鱼要杀了吃,另一个学员就不吃,结果买鱼这个学员说,我没有这个执著了为什么还不能吃?当然后来这个学员也明白了。师父讲:“我们只重人心、直指人心,真叫你的心性提高,不是从物质上去掉什么,这点要和过去传统修法分清。但看你有没有此心,却要从这方面严肃地去考验。”(《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

这一问题上我谈一点跟常人保证什么的个人体会。自从拘留所出来后,我就不再想跟常人保证任何东西。当然完全是常人中的事情那无所谓,如保证完成什么工作、家务等。但当单位领导或家庭问我,比如:能否保证在哪天不参加与法轮功有关的什么事情?虽然我当时不一定有参加什么的意思,但我就不愿保证,因为他是常人心,我是修炼的心。常人心是下滑的,修炼的心是升华的。虽然今后与修炼有关的某些行为也许符合了他的愿望,但衡量标准是不一样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升华后会是什么状态,怎么保证呢?再说我也不能跟谁保证我今后的修炼道路怎么样啊。所以我只是说:“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而修炼就是修炼,跟修炼法轮功有关的,我不会跟任何人保证任何事情。我也不会看在某个人或多少人的面子上放弃修炼。”我自己觉得这不是跟常人较劲,而是不被人心所带动。我也感觉周围有些人好像就是因为觉得“无所谓”而作保证,而当自己的认识提高时,这却成了自己给自己套上的一根缆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