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心不动

观中央电视台节目的感想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27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播出了采访研究会负责人李昌等几位的录相,之后我们部份学员就此事进行了交流,交流中有的学员认为:该录相节目是假的,与几位在庭审时所表现出的精神面貌反差太大,如果这几位弟子真跌了下去,政府早就会利用他们在电视上公开发表演讲,或在报纸上公开攻击大法,甚至可以邀请国外记者,由李昌等人透过外国记者或现场直播直接向世人宣称法轮大法不好,也不必在庭审时搞得神神秘秘,象似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如此这般,他们自然会成了揭批法轮功的功臣,而不会象今天那样由政府去冒天下之大韪判其重刑。

看完电视,当时我心中很难受,我立刻就思索以下几个问题:①是否真正存在修炼这回事;②师父讲给我们的是否就是修炼的内涵;③师父有没有管我;④我为谁而修。当我对这几个问题有了肯定的答案时,我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我明白,我们的修炼应是建立在对大法理性认识的基础上,而不能把别人是否修炼作为自己的动力,或以研究会成员等一些有影响力的人作为精神支柱。我们交流中认为,这次是对我们每个弟子的又一次考验,如果心不动,继续坚修,才能过此关。

从99年4月25日后,国内的修炼环境发生了变化,先是由骚扰迫害开始,到7月22日取缔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但政府很快发现用此方法解决不了问题,3个月后又定为邪教来打压,还是解决不了问题,2个月后便开庭审判原大法研究会成员,借判重刑来阻止大法弟子继续修炼,甚至造出一种研究会成员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假相,企图瓦解大法学员对法的信心。

回首看,真是一难高过一难,一关大过一关,但仔细想想,这一切都是冲着我们对法是否坚信的这颗心来的,是对名利情的最后冲洗,或是因业力和将来层次的关系去到狱中修上一段时间,也仅此而已,真是算不了什么。而这些难的大小、顺序的安排恰恰是根据我们的心性承受能力和容量来安排的,都是在一难出现后,等到我们提高上来之后,再出现更大的难,由此我悟到:我们现在的修炼过程实际是一个对大法不断坚定信心的过程。

师父在《大曝光》这篇经文中说:“大法是宇宙的,贯穿到常人社会中。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所发生的事不是在考验大法弟子心性吗?什么是修?你说好,我说好,大家都说好,那能看出人心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有人怕,怕什么?弟子们哪!你们不是听我讲过,一个人修成罗汉时,心里产生怕的念头而掉下来了吗?什么常人之心都得去呀!”对国内学员来讲,4月25日前,学法炼功都很正常,天天早上炼功,晚上学法,按部就班,至多在工作中或家庭中出现一些矛盾,由于有师父法身保护,炼功中既无魔的干扰,也无须担心病痛和意外发生。在那个修炼阶段,虽然能利用常人中的矛盾暴露出我们许多不好的心,把一定层次上名、利、情逐渐去掉,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怕心,对大法能否真正坚定不移,那个属于根子上的问题,由于没有那个环境,无法暴露出来,而今天这个环境正是给我们暴露出隐藏很深的那个怕心,让我们去掉它,从而从根本上坚信大法。

现在我真正明白了出生在大法弘传时期是多么的幸福,我们的修炼与师父的正法联系在一起,我们又是何等的幸运!我的理解是:我们的身体是个小宇宙,师父在正那些大宇宙的同时,也同样在正我们这个小宇宙,当师父对大宇宙的正法进入到三界时,我们身体这个小宇宙也从微观正到分子表面这层了,在三界外和我们身体微观上的正的过程,其难度和发生的事我们都感觉不到,正法到三界时,一些旧的势力和恶势力无处可逃,表现形式之一就是:为做垂死挣扎,对今天大法的无理打压、攻击,甚至用出了暗杀等手段,表现在我们修炼人的身体这个分子层上就是与名、利、情等执著心的彻底决裂发生在肉身上的各种痛苦,如决裂亲情时的心痛、失业生活无着落、坐监及严刑拷打。师父在正法时,宇宙中的一切物质都在被正着,由于我们是在修炼,所以师父在正三界时给我们留下了充份的时间,除了让我们在这段时间中去承受作为一个修炼人所应该承受的苦和难(其实仅是象征性的,只是我们自己业力的一个小小部份),去发现和去掉执著心,更重要的是让我们在这个难中不断地去坚定对大法的信心,坚定那颗返本归真的心,因为这是修炼人同常人的根本区别。师父在讲法中明确告我们:“我只看你那颗修炼的心,你下定决心要修下去,那么另外一面由师父来做。你能不能坚定,能不能修到底,这是至关重要的。”(瑞士讲法,P14)

生在大法弘传时期,与师父正法联系在一起的我们,仅需要一颗坚修大法的心,就有机会成就为一个伟大的觉者,自宇宙开创以来,都未有过的好事,被我们遇到了,又有谁能说我们不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