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法会发言:修炼故事四则


【明慧网2000年1月5日】我于十一月九日到北京。下面我就自己所见所闻的几个故事讲给大家。


警察考学员

在我们点有位山东同修,他在天安门广场打坐被公安带上车后问他,“你是炼真善忍的吗”,他答“是”,警察有说:“那你给我背一下你师父写的《经文》中的《不讲诳语》一篇”。当时他背不下来。警察又考他几篇《经文》和《真修》,他背的还是不好,警察说:“你看前排坐的大娘,她把你们师父的经文全能背下来,人家修得好,你还不行,回去好好学,学好再来”。


犯人考我

我被关到北京一拘留所后,因我在看公安给我发的拘留票时,发现票上定的是因危害公共秩序拘留十五日,我拒绝写“同意不申诉”,警察把我教训一顿后又让犯人考我。当时我们一起进去的有三位同修。他们左右开弓打嘴巴,打一遍问一声;“炼不炼?”直到说不炼才停,该到我了,犯人一边抡巴掌一边问,我笑着说“炼”,“还炼!”啪啪接着抽。有四个犯人轮流打,一边打一边问:“还炼?”我说:“炼”,“你说的是真话?”我点点头,不知道打了多少嘴巴,最后犯人让我们同号子的管治我们,用“坐飞机,发电,洗澡”等办法,一边上刑一边问我:“炼吗”?我答:“炼”。最后实在没办法他们说:“我们没着了,这个是真修的”。

半个钟头后,犯人又嚷起来“炼法轮功的过来”,又问“你们还炼不炼?”我回答“炼”。“好,那你给我也讲一下法轮大法,就你。”犯人用手指着我:“就你,真修的,给我们讲。”我给他们讲“真善忍”,说完后,他们说,难怪你说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行脚千里,上访北京

她是一位来自安徽合肥的阿姨,行脚二千二百多公里,历时二十四天,从合肥行脚到北京。一路上钱被抢了,身上仅存不过六元现金,晚上夜宿露天,有时暴雨把她的内、外衣全浸透,开始几次不习惯,后来也不晾了,穿着直到干为止。一路上讨饭,有时连一个馒头也讨不到。刚开始每天走八九十里路,脚腿痛得厉害,后来日行百里多,一点也不累,象有人推一样。晚上休息最多不过三个钟头,赶走夜路,日夜兼程,她看到一格格火车道就想:“这是上天的梯子”,看到道上石块就想;“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到了那里找不到一块石头,花的钱据说就是石头”。

到北京天安门她问我们同修:“大姐,你们有执著心吗”?大家是一家人就一同领到点上。听说还有一位来自新疆的大法弟子,行脚三个月到北京。


以生命护法

他是来自新疆的小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同修们交流完,当时有些大法资料要有一个人负责抱着,大家想:在这地方抱着大法资料会不会有事?这位小大法弟子说他来。他手抱大法资料穿过天安门广场。他说谁要想把他怀里的大法夺走,他就一头碰到跟前栏杆上给他看,人在法在。

象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 就简单讲了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