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助法 做而无求

深圳被捕经历与感受(二)


【明慧网2000年1月6日】 (三) 为法坐牢心中乐 狱中弘法不忘修

我们的护照与绿卡都被没收了,说是让我们下午去公安福田分局去领取。下午到分局后却又被留住问话,还被迫看诬蔑与歪曲师父的光碟,整个下午就这样非常无聊。到晚饭时分,公安先宣布了对两名香港学员陈先生与陈太太处理决定:回乡证吊销,人驱逐出境;我们则被立即送去福田看守所。在看守所公安宣布了对我们的处理:两名深圳学员孔樊杰(音)、易露被处以刑事拘留(即无定期关押直至被判刑);我们三个美国学员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留十五天。

我们不承认这个罪名,在朋友家聚会交流学法心得,何以扰乱社会秩序?公安说进去再说,60天以内找公安局上诉。公安局抓了人,再向公安局上诉,在国内现在谁敢为法轮功学员说话?公民权利根本得不到保证。然而,人要修炼,要返本归真,修炼是上天赋予的神圣权利。

福田看守所位于西面山腰里,水泥高墙上面铁网围着,还有高高的岗哨。里面关押着一千多个囚犯。这种地方以前只是在电影里见过,一辈子都不会想要来这里。但我们大法弟子不是坏人,是天地之间堂堂正正的修炼人,今天为修宇宙大法而被关进来,心里并不感到害怕,反而是平静又乐观的。历经磨难的修炼生活是一个大法弟子所心甘情愿的。这是大法给予我们的善良与无畏的力量啊!

我前三天被关在南三仓,仓内一张硬硬的通铺占了差不多一半地方,共十二人挤著睡,不能侧卧或翻身。两人合一张被,角落处围着一个一米见方的地方,里面是一个水龙头和一个便坑。不能穿鞋袜,再冷赤脚穿拖鞋。关进来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因偷、骗、打架、吸毒等。一听说来了个法轮功学员,大家都对我很尊重和友好,问这问那的。还马上告诉我隔壁也有一个被叫做大法弟子的学员。后来我就向他们弘法,讲做好人的道理。这些人听说了做坏事要失德反而害自己时,就明白了出去后要做好人。有个吸毒青年,原来他母亲学过法轮功,他以前也读过"转法轮",觉得太玄不信。他被毒瘾折磨得睡不着,下半夜我就起来和他交流自己对法的理解。他表示出去后回家好好看看大法书。还有两人也是表示出去要找大法书学。我想到师父真是慈悲无比,一再给有缘人认识法的机会。

在狱中忙着干活如打扫卫生和其他杂活等,冰冷的水里赤著脚,真的干起活来也就不觉得冷了,这正好去我的懒惰心。其他人说伙食差,我也不觉得太难吃,吃饱就行。狱中最难过的是读不了大法书,随身带的一本"转法轮"在进来时已经藏在行李包里了。临行时想到可能要被捕,一路上赶紧背"洪吟"。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记得最牢的是第一首"苦其心志"。诗中有二句是:"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心性关果然来了。有一 天去山上猪圈劈柴,正巧运来几桶泔脚剩食,要倒入猪食缸中,桶很沉,油腻腻的不好抬,不小心泔水泼在衣裤和脚上,恶臭难挡,心中不由难过与委屈起来。但想起师父经文"真修"中的话:"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师父为我们修炼承担了那么多苦,而我连这点还受不了吗?心中真是惭愧。

第四天我被调入南四仓,只有四、五个人,多干点活,但条件较好,仓门也不锁。看管我们的人也是在里面服刑犯人,对大法弟子很同情,有一个已经读了"转法轮",觉得好,曾经和以前进来的一个弟子讨论了三个晚上,很敬佩大法弟子的人品。当然又是一个有缘人。同仓里被称做大法弟子的学员叫何镜如,是惠东县一个园艺工人,去天安门拉"法轮大法是正法"横幅而被拘留。后来又调进来一位大法弟子叫孙军良,新婚不到半年,与妻子一起去北京上访被遣回关押,妻子被关在罗湖看守所。他们都因为法轮功上访而丢了工作。我们三人在一起就经常背师父"洪吟"中的诗。也向其他两个仓友弘法,那两人都爱听修炼的事情,出去时表示要找"转法轮"看,要学。

经常碰到看守所里的干警和犯人问我:"出去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就笑着回答:"炼!"他们也笑了,但往往不理解。这几个月与法轮功学员接触最多的是公安干警,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与无畏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觉得抓了这么多好人进来,也觉得别扭,但是政府的命令不得不执行。

赵晨与封莉莉被关在女仓。谈起她们的经历更是感人。这里只是简述一下。她们刚一进仓时,仓头大姐就喊道:"法轮功。"对赵晨说:"以后就叫你法轮功2O号。"对封莉莉说:"你是法轮功21号。"不难猜到,在这个仓里已经关押了2O名之多的法轮功女学员。仓头大姐与全仓女犯的热情与尊重,使她们开始还有点紧张戒备的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法轮功O号是戴英,她是深圳市辅导总站的副站长李健辉的太太。大约二月前她刚进来时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她被脱了裤子毒打,腿股部位被打得紫黑,路都走不了。现在李健辉仍被关在看守所等待判刑,戴英被释放在外打工,照顾狱中的丈夫。还有深圳学员于辉进来时为了保护大法书不被夺走,被连打了五记耳光,易露也被狠打了一记耳光。但易露告诉我说奇怪的是她当时不觉得疼,心中有为大法的正念是非常重要的。后来,法轮功学员的善良表现使看守人员改善了态度,我们后来的学员没有被打,是和先来的学员的表现分不开的。

女仓被关的很多是白粉妹(吸毒)和卖淫女,有些年纪很小,还带著天真与无知。她们就循循开导这些人得法。赵晨与封莉莉都说,自己吃些苦还不觉得什么,看到她们在狱中能得大法,就要流泪。全仓的人都被大法的慈悲所深深感化,纷纷表示出去后就去学法轮功。有一天仓头大姐一早起来就向大家宣布说:"从今天起我要用真善忍来管仓。"后来一个女孩更表示:"出去以后再也不会卖淫了。如果再被关进来,那一定是为了学炼法轮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