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宇宙,众生得度


【明慧网2000年1月7日】 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在大法弟子被判重刑之后,谨以此文与大家切磋交流,并向所有为大法受难的弟子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自四二五以来,中共当局一再漠视民意,不听善意谏言,不顾国家形象,不理国际公论,一意孤行,强权镇压法轮功,公然抓人打人,肆无忌惮地使用暴力,动用私刑,百般迫害法轮功学员。据报导,受牵连的人数已超过三万五千人以上,近日又罗织罪名,没有公平的审判,不敢开放给世界媒体采访,竟对那些仅为争取炼功权益,而没有任何政治意图,没有任何暴力侵权行为的法轮功学员判予重刑,甚至高达18年。

大家不禁要问,一个强大的政权居然如此惧怕以修炼为主的法轮功?当局宁可消耗国力,丧失民心,把打击迫害那些一心要做好人的修炼者当作国家重要大事在干,面对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善良的人们,只因不愿放弃修炼,就要遭受严刑拷打,这些人怎么狠心下得了手?人的正念何存?哪里还有道德可言?而人心不正,为所欲为,是当前人类祸乱的根源。

在这段期间,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割舍比他们生命都珍贵的法轮功书籍,又看到一幕幕被糟蹋的镜头,真是心如刀割,眼见让我们再获生命的恩师,不但为每位弟子承担了苦难,还要在常人中被通缉,受恶意攻击诋毁,弟子们纵有千个万个不愿,不忍,却又一次看着师父默默地承受,明知那些是抹黑不实的报导,不齿那些造假欺瞒世人的行迳,在其强大的政治、经济、外交等的力量冲击下,或许一时之间措手不及,让其得逞,但同时,却也激起了大家更坚强维护大法的决心,天理昭昭,事实胜于雄辩,瞒得一时,却欺骗不了一世,在弟子们的努力下,世人已逐渐在明白真相。得知同修在狱中遭到不人道的酷刑虐待,甚至迫害致死,他们不但逆来顺受,还用善的一面去对待迫害者,这种伟大的情操,能不震动天地吗?许多大陆弟子在认识到自己修炼没有错,不愿看到当局一错再错,不顾自身安危,勇敢地站出来,纷纷上访建言,明知被抓,仍前仆后继,不论何时何地,他们从不畏缩地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从来也不愿放弃要继续修炼,他们修得如此光明磊落,怎不令人肃然起敬呢?不论中共当局如何对待我们,世界各地的弟子,都表现出平和、理性的高尚行为,从没把中共当作敌人,从不放弃和平对话,大家不禁要问:在这道德沦丧的今天,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这么好的人呢?其实,这正说明了法正人心,因为真修弟子都在法中悟,不知不觉地提高,真真切切地亲身感到受益,所以才能如此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无所惧地面对一切难关,如果人人都能以"真、善、忍"为准则,都试图做一个好人,那么道德不就回升了吗?祸乱不就远去了吗?天下不就太平了吗?

任何事都可辩证地看,从一方面来看,大法的流传及修炼形式,在中国大陆的确遭到严重的破坏及严峻的考验。从另一方面而言,魔难越大,提高就越快,想早日圆满,这不是最好的考验时机吗?法学得扎不扎实,修炼是否坚定,不就见真章了吗?没有充裕的书了,不就更珍惜法了吗?不能公开交流,却在监狱中,遇到各地大法弟子,不也是一种的交流方式吗?修炼不在乎形式,关键是能不能坚持实修,这才是对每一位弟子的长期考验,诚如师父在《见真性》经文中所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师父又在《溶于法中》提到:"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集体读与个人看都一样。”这些日子,一路走来,我不但没有丝毫动摇,反而更珍惜大法在海外的修炼环境,也更加坚定,更想要提高,我也深感自己干扰甚大,杂事增加,学法不够精進,当读到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经文中说:"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我才惊觉到,我没有在我自身层次中,严格要求自己,老在一个状态中盘旋不进,无法突破,我清楚地明白,大法难得,我不愿当一个有缘人却又失去机缘的人,我不要修不成,再让自己深深痛悔,打从我修炼的第一天起,我便立志修成正果,既然我想圆满,如果忽略了在法上精進提高,能圆满得了吗?如果不能在法上认识,即便四处奔波忙碌,充其量也仅是做了常人之事,而非大法之事!

师父在《悟》这篇经文中说:"人世浑浑,珠目相混。如来下世必悄悄然。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道魔同传,同在一世"。这个法传得多大,这魔难也少不了。师父洪量的慈悲将大法弘传,都开到没有门了,对世人是"能度多少就度多少,尽量地去多度。”甚至连破坏大法的魔,师父都度。今天,法轮功在大陆几乎无人不知,人人皆晓,在世界上,亦拜传媒之赐,广为报导,虽然,一时之间因受中共宣传的影响或有诸多负面的报导,然而,这不是让世人有机缘听闻大法吗?让大家都有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吗?对弟子而言,不正是弘法的最好时机吗?如果咱们是助师世间行,咱们是否要让那些不理解、误解甚至刻意曲解之人,能有机会看看书或录相带,到我们的炼功点与大家切磋交流,对于那些主动找上门来的有缘者,我们是否该尽点心力,引导他们走上修炼道路。

这期间,我看到大家都有维护大法的那份心,因而有不同的悟,众多的意见,有人想这样做,有人要那样做,更有些人非要争取别人的认同,甚至在网上你来我往,电话叨扰不断,我个人是这样想,大家都知道,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每个人的修炼道路也不一样,那么悟得不同,看法不一,自是正常的现象,既然谁悟谁得,那又何需别人一定要来认同自己呢?如果说,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考卷,自己不以法为师的来作答,却照抄别人的答案,这不就是舞弊吗?而自己作答后,却要求别人照抄,那岂不是更乱了套吗?再说,自己的悟,真的是那么对吗?就算今天是对,在没圆满前,明日又提高时,今天的理,难道不会发生变化吗?我们所考量的一切,真的是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吗?我们的言行,究竟是维护大法亦或可能起到破坏作用呢?我们谁有资格去论断他人之悟,给他人的考卷打分数呢?师父在《再认识》经文中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我们做事的心态真的是那么纯净吗?我个人的想法很简单,如果一亿弟子,都能坚定实修,让那些不相信我们是好人的人刮目相看,如果将来人人都能圆满,不正是宇宙间的大好事吗?

如果这一亿弟子,在实修中起到好的作用,在周遭的环境中都能引导一些有缘人得法,那么由一亿变二亿甚至更多,不就是轻而易举吗?我记得师父在《清醒》经文中有段话:"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的,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想一想那些为大法铺路的弟子们,想一想那些判重刑遭苦难的护法者,想一想大法难得,提高不易,咱们是否应该更严肃地对待自己的修炼与大法的工作呢?尤其在此一艰难的时刻,纵使他人千错万错,咱们可千万别错!

我听到有些弟子鼓动大家站出来,到北京,去上访,好象不走出去,就不够坚定,好象不进趟监狱,就没接受修炼的洗礼。好象站出来了,就圆满了!甚至把自己一切作为或一切所发生的现象都说成是师父安排的。我想,如果一个人不在那个环境,不是自己所悟到,没有发自内心的做法,是不是有为地向外去求了?师父没说过的话,只凭自己的理解或道听途说地去传自己的悟,是不是乱法行为啊?如果事与愿违,除了魔会干扰外,难道没事给自己找些麻烦?如果咱们都修成了,自身的业力就灭尽,魔当然就不干了,师父不是说:"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 。在这十恶毒世,万魔出洞的末劫人类,能不出乱子吗?要拨乱反正,不得用更大的法吗?其过程能是一帆风顺吗?如果我们不知提高,还人为地滋养邪魔,钻了我们放任的空子,就会被其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师父在《道法》经文中说:"其实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讲给各界众生的,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圆融着众生,众生也在圆融着大法。"如果海外弟子不干工作,这是圆融大法吗?我们为什么不用本性的一面去正法呢?如果人人都能不计形式地真修大法,遇事能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理性地处理问题,而不是感性行动甚至被常人的观念支配得理智不清,我相信,不论在自己的提高上,在护法与弘法等方面,才能起到最根本,最实质的作用。想一想,全球除了大陆以外,尚有许多爱好自由和平的地区,也有许多善良的民众。我们的视野非得局限在中国大陆而不能放眼天下吗?海外弟子都有在当地提供有利的修炼环境吗?让当地民族得法之工作做得充份吗?当初长春、北京、大连等各地不是从零开始吗?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在世界各地,建立第二个北京,许多个长春,无数个大连呢?法会目前无法在大陆上召开,难道就不能在世界其他地方去开?难道大陆弟子不能出国,海外弟子非得进京吗?难道上访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吗?师父说:"大道无形",也一再告诉我们修炼主要是修心性,那么不论在何时何地,在任何环境下,不都能修吗?关键是不是只在那颗"心",而不在形式啊?

虽然中共当局一再执迷不悟,并非我们所愿看到的现象,但我们也不必为表面形式所迷惘,我相信,大法能正宇宙,自然也能定乾坤。总有一天,他们会被弟子们的正义与善心所感化。我们不要忘了,他们也是宇宙众生的一份子,师父都给他们机会,我们怎可以有想法呢?

愿"真、善、忍"荡尽人间一切污垢与愚见。愿有世上有缘人皆能入道得法。愿得法的弟子能精進提高,早日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