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符合常人状态”“取中”“坚定”的几点认识

--由一个博士生的“决裂”和看原研究会成员被公审的录像想到的


【明慧网2000年1月8日】 一月五日全国许多大报刊登出了一篇名为“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文章。从文中看出,这篇文章大部份是出于他本意写的,一个根本没有修炼过的人不可能写得出的。我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值得我们修炼者冷静反省的,它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读后从中我悟到以下几点。

师父在书中多次提到要“符合常人状态”。第八讲的“欢喜心”一节中写道:“我们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不能够使自己脱离常人社会,你得明明白白地去修炼。人与人之间还是一个正常的关系,当然心性很高,心态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不做坏事做好事,只是这样一个表现。有的人表现出来好象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象看破红尘了,说话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说,学法轮大法这个人怎么变得这个样了?好象精神上出了毛病。其实还不是,就是他太激动了,不理智,不合常理。大家想一想,你这样做也不对,你又走入了另外一个极端上去了,又是执著心。你应该放弃它,和大家一样正常地在常人中生活、修炼。在常人中,人家都把你看得神魂颠倒的,人家都不跟你一般见识,也远离了你,谁也没有给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谁也不把你当成正常人,我说那不行啊!所以大家千万注意这个问题,一定要把握好自己。 ”

可是报中写道,他不愿和常人交往,把批评他的人都视为受“魔”的控制,还坚决要求退党、退学等等,这些行为都和法相偏离的。不管报道是否完全属实,学员中确实有这样的情况。记得师父在后几次讲法中,曾提到:符合常人状态这句话内涵很深。(不是原话)。我个人对这句话是这样悟的。1。修炼主意识,在复杂的环境中明明白白提高;2。使这个复杂的环境不被人为地破坏,不会造成“人家都不跟你一般见识,也远离了你,谁也没有给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3。在这种环境中,更容易暴露出“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等,我觉得修炼人应既有一个修炼者不同常人的超常心态,而又在常人中象是平平常常,做到象师父要求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不做坏事做好事,只是这样一个表现。”能达到这种状态,许多心也修掉了;4。一个神对他以下层次的生命都是慈悲和宽容的,那么在人中的神又怎样和人相处呢?这正是一个修出慈悲心的机会;5。“助师世间行”,我们在常人中的行为表现,不就是在圆融常人这层法吗?这本身对提升人类道德水平有很大好处。

我记得有的同修这样悟:现在是放下常人中物质的时候了,应如何如何。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妥的。师父只传这一部法,也没有说过这个时候这么做,那个时候可以脱离法去悟了,是不是在加进了人的东西去悟了呢?我觉得师父要我们符合常人状态,那么我们什么时候都要符合常人状态。我们按照“宪法”的权利找相关的政府部门反映情况,也是符合常人状态的表现,那么我们也许会下岗,也许进监狱,但这不是我们怎么了,而是一些人违背常人这层理在干坏事。还有在前两天的一位同修的体会中,还写到了有学员在天安门城楼上挂上了大法轮的图形,认为是伟大的壮举。我个人认为是不妥的。我们何必和常人去争夺一片领地呢?弄不好就不自不觉中牵涉到政治了。师父说:我们能有一个集体炼功的环境就谢天谢地了。(不是原话)。我们炼功人的要求也仅此而已。大家在目前情况下,都觉得应让更多人来了解我们,了解政府这一做法是不对的,那么我们的这样的行为会让别人更理解我们呢还是更不理解我们呢?我们是不是在明明白白地做事呢?

执著于进监狱,执著于受难,执著于进京上访就是走向圆满的路,都不是法的要求,而是有求之心。一旦所期望的事并未发生,可能就走向反面,正象这位博士生绝食四天后而“幡然醒悟”。我也联想到一个问题,大家在交流中,只能谈个人认识,千万不能引导别人去干什么什么,这可能会害人的。有时在交流中,嘴上也在说只是个人体会,说大家应该自己把握,但谈话中抱着很强的执著心,言语之间都带出这些执著的信息,听者不在法上,可能会贸然而动。不管在什么时候,静下心来学法,在法上提高才是真正的提高,那种对师父感恩戴德的表现不是师父希望看到的。另外,我们和常人中英勇就义、视死如归不一样的,刘胡兰、张志新怕过死吗?但我们修炼人和她们有本质上的不同。说严重一点执著于这些可能会破坏法的。我们要放下生死,但不执著于放下生死,修炼是修一颗颗心的,达到这一境界,这样的难不一定有。

最近还看到同修的几篇体会,谈到怎样从自身做起,从周围环境做起,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我很受启发。我们确实需要成熟起来,从法中认识法,而不执著于哪种表现形式。心很正的话,怎么做可能都是对的。

再谈一点对电视台播出的公审原研究会成员的一些看法。这几天大家在网上谈了很多,有学员说电视台又在弄虚作假,他们不可能这样表态的。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我觉得电视台是不是在弄虚作假对我个人修炼来说不是重要的,我们信的是法,人家攻击的也是法。《转法轮》第225页中写道:“其实我们不管是谁什么样,只有一个法,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标准。我身边带着的人没有吃什么小灶,都和大家一样,他们只是研究会的工作人员,不要起这些心。我们往往一旦起这种心的时候,你无意中就起到了破坏大法的作用。”

我记得八月份电视播出“425真相”时,我正在的轮船上,听了广播,第二天看了报纸,我悟到即使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也坚信大法。我想起《佛教修炼故事》中密勒日巴是怎样修的。他的师父马尔巴什么也没教他,却先让他过了八次大关,而这其中每一次对一般的修炼者来说可能一次都过不了。这当中他的师父经常动不动就打他、踢他,不停地让他造房子,造了一半又“骗”他说,我说错了或者我昨天喝醉酒了等等,以此为理由让密勒日巴拆了房子再重新造。我们想一想,一个慈悲的大觉者,他会骗他的弟子吗?他是不是真正地要他的弟子提高而安排了这一切的吗?密勒日巴在见到师父的第一天就说,我愿把身、口、意都供奉给你。马尔巴当面不说什么,背后感动地和师母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的弟子,能把身、口、意都供奉给我。那等于把生命都交给了师父了,可是师父这个时候什么都还没有传授于他,只是因为密勒日巴他相信师父是传正法的。

那么今天我们想一想,我们今生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就已经得到这个法了,却还在对法的本身疑惑,还要从其他的修炼人的行为表现来判断法的真实性,这是不是一个问题。我们理智地想一想,大法是否使我们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是否真正使我们在变好;没有这部法,我们每个人又将如何生活呢?常人社会的任何书有没有象“真、善、忍”这部法这样触动我们心灵深处呢?这么多学员身体健康起来,这本身是不是师父已经在常人社会中所展示的神迹呢?那么是不是正道大法呢?清醒而理智地想一想就什么都明白了。既然是正法,就不用顾及什么了,就一修到底吧!如果以表面上的师父一些做法来衡量,密勒日巴可能不会得到正法了,因为他的师父马尔巴在“骗”他嘛。想到这些,我不再为什么而动心了。

当然上面只是谈这个电视中录像的真实性和我个人能否坚定修炼无关,不是否定向世人澄清事实真相的做法,后者是十分需要我们做的。

以上有悟的不妥的地方请及时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