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是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大熔炉

迟来的心性总结

【明慧网2000年1月9日】 我是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大法修炼者,99年8月28日在单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被南街派出所强行拘留15天,9月11日回家,9月13日因去拘留所接功友又被锦华派出所强行拘留一个月。这时自己向内心去找,发现自己第一次进拘留所有许多怕心,偷偷摸摸地炼功,没有在心性上得到提高。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机会,在这大熔炉中得到锤炼,这次应该堂堂正正地炼功。所以在拘留所里与管教、与魔性较量。早晨炼功,管教开铁门去我的怕心;打我帮我消业。第一次炼功的时候,看功友炼功,管教让我去劝他。我进去后,和他一起炼功。管教看见就拿皮管子打我十多下。管教刚刚开门的时候,心里有点恐惧感,管教打我我就乐,管教看我乐就不打了,就说:怎么把他们俩放在一起了,把他们分开。以后炼功经常挨打,只要炼功就是一顿打,最长时间打过半个小时。队长打完所长打,打得满嘴血,鲜血直流,把嘴里的血吐干净,默默地承受。有的功友悟,修炼人象一个不完美的钻石,管教象一把利锉,把你不好的东西、物质锉掉了,你就变成完美的了。

八月节那天,我们整个拘留所里的功友整体炼功。看守看见后进入我们这屋,用掌打、鞋蹬、脚踹,当时把打我们的指导员累得脸色苍白,气喘嘘嘘;而我们修炼人心里很平静,认为他们是帮助我们消业。后来整个拘留所的功友认为这是个人修炼,应当整体升华。我们要求允许我们炼功,要求见市长谈判,用生命捍卫大法,在生死的考验面前证实法轮大法是超常的,我们想出在拘留所里特殊环境下,采取绝食的方法。

第一天绝食八人,大家悟到应该联合起来绝食。第二天就将近五十人,拘留所看守天天开会,十一节日也没放假,研究法轮功的问题。十月一日下雨,第二天刮风,把拘留所挂的国旗刮没了。第三天陆续有家属劝说,有的家属跪着抱着功友的腿哭,把功友的裤子都哭湿了。我弟弟带人来看我,说我妈糖尿病犯了,四个加号,赶紧回家。我告诉他们,你们替我照看。管教说我没人心了。我说,忠孝不能两全。这是派出所劝说让吃饭,吃了饭才能炼功。我告诉他们我不会死的,用生命捍卫大法,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不是迷信与唯心,我是修炼的人。派出所民警说,不用说这些,我是来看你的。我告诉他说:你们代表政府来的,回去把我的想法带给政府。第三天的时候,有的功友喝水,说喝水身体发虚,大家悟到师父在“辟谷”里讲过,“有人说他喝水,有人说吃水果,那都是假辟谷,时间长了,保证都不行的。真正修炼的人,往山洞里一呆,不吃不喝,那叫真辟谷。”。第五天派出所指导员提审过关,我抱着答考试卷子的想法去见他的,如何答卷靠自己把握。指导员跟我说:第一条,出去以后还上访不上访?我答:上访。以前没想上访,通过这次法轮大法的大熔炉给我熔炼得更加清醒了。出去后为法轮大法伸张正义,为师父澄清罪名。问:第二条,出去后炼功不炼功。我答:炼功。我不但自己炼,还要组织更多的人炼功,让法轮大法更加弘扬光大。他看我说这两条,第三条就没问我,就说了一句:你不想出去了吧。我说:我不想出去了。我誓死捍卫法轮大法。指导员说了一句:你是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白天关过得好,晚上做梦师父点化我,拘留所绝食的人每人发一盏灯,我在梦中默念师父在“洪吟”中的诗:“败物灭,光明显。”早晨跟功友们学,功友们都很高兴。当天晚上,派出所把拘留所绝食的人都接走了,无条件释放。真的修出来了。

我通过绝食悟到,拘留所里成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场所,允许学法炼功。把拘留所变成一个法轮功的修炼基地。拘留所就是法船。回家后,拿什么吃什么,水果、干饭。一小时后,便出很多黑血块。三天长了15斤肉,恢复到原来的体重。功友看了说,皮肤细腻了,脸也白了。 (2000年1月8日稿)

附注:1999年10月27日下午,中国政府宣布法轮大法是“X教”的当天,本文作者和其他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城楼上展开了两幅法轮大法炼功用黄色横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