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上弟子最好的答卷

献身正法,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明慧网2000年1月9日】《转法轮》中“周天”的最后讲:“将来随着你自己不断地修炼,更高层次的东西,自己就知道如何去修炼和修炼的存在形式了。”经过了几番严格的考试,我明白了现在该如何去修了。

一、献身正法,震醒迷中人

法难当头,弟子怎能苟且偷生?师父讲过,我们的修炼是与正法联系在一起的。

8月,我们集体炼功被拘留。在监号里,我是第一个大法学员。我从弘法开始,独自开创了堂堂正正弘法、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们几个坚硬的学员被公安评为江姐、刘胡兰。我悟到是师父在借警察的嘴点我,没有修好“善”。这个来回,只是勉勉强强交了一张考卷。

我得法还不到一年,有些老学员、老辅导员在家不动,人为地将自己和“法正人间”脱离开了,还影响了不少学员。我们看到他们一手拿着大法书,一手攥着“名利情”,就直接指了出来,大家看到了,可还是有犹豫。但毕竟大家被我们精進的修炼和境界的升华所震动。我一次次地为护法献身,也在把他们推向圆满。相信下次,他们中会有人迈出决裂人的一步。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份子,师父象分母一样托着我们,难道都让师父去承受吗?

二、心正就能正人心

第2次集体炼功,明知要拘留,生计要被没收,也要站出来,去闯关,交上一张高标准的考卷。师父是最伟大的,我就要做最棒的弟子,上考场--接考卷--还得答好。这是通过自己站出来证实大法,纠正周围的一切。

拘留所里,预审问我的问题,那是师父借他出的考题。我祥和地向预审弘法、正法,从中展现了大法的威力。当他说道:“你们太自私,尽想着自己圆满,不顾别人。”我说:“这么好的法,全世界都在弘传,我们走出来是证实大法,为了全国人受益,不是只想自己的亲人。你知道密勒日巴佛度化的第一个人是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仇人’,你理解佛的慈悲吗?让他别再造业,别下地狱,有一个好的未来。我们这么护法,是真心为更多的人好,这是私吗?你知道破坏正法的罪业吗?我们不站出来告诉你们,你将来偿还得了吗?”

他落泪了。问到我和谁有联系,我说:“我修的是真善忍,怎么能出卖别人哪?”他没词了。又一道考题合格了。后来他提到老师的名字,我义正词严地说:“闭嘴!你不配提我师父,你提就是谤佛,下地狱还是轻的!”

预审说:“好好好,不提不提,就说‘你师父’,行了吧?”
他又问:“听说你们有一篇《位置》,你说我会在什么位置呢?”

我说:“我们是修大法的,修成了将是伟大的佛。你想想,你这么无理关押我们,还戴上手铐过堂,你说你会在什么位置。”

“呦!”他好象主意识醒了,噌地一下从椅子上弹出来,边给我开手铐边说:“可别下地狱。可不是我要这么对你,是***让我这么干的。”当我告诉他还要上访、还要公开炼功时,他问我:“下一站是哪儿?”

“天安门。”我脱口而出,要堂堂正正地做一个真正的神。
“高!”他心服口服,“真了不起!有这么多好弟子,你们师父真了不起!”

在监号里,我严厉地警告犯人诽谤我师父我决不饶她。讲明道理后,犯人被镇住了,这是法的威力。第2天,碰巧传进一本讲轮回的书。犯人们一看轮回是真的,从心里感谢我。是师父在慈悲地救这些人啊!我要做得不正,也难救她们。

这次考试,我答好了每一道题。我们那里有几个学员堂堂正正地站了出来。大家闯过了一道道难关,修出来后,真是无比的喜悦。

三、再上法船闯雄关

(1)心正魔自灭,再度上法船

大法被定为邪教的当晚,我们悟到做到,上了天安门广场。我堂堂正正向警察走去,他们却转身不理,我们毫不掩饰地谈着大法,警察却听而不闻,转了半天也没理我们,我们也就回去了。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来中国,又是一件大事。师父在《我的一点声明》中讲:“我们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解决目前在中国发生的危机。”这次我没修好,“做到是修”,师父点我了,“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再失去机会,就修不回去了。

12月3日要审判研究会成员了,我知道这是针对大法、针对师父来的,怎能说是他们个人的难呢?他们不是为了大法弘传、为了学员的走向圆满而承受吗?尽管大家有不同的意见,我还是决定站出去,答出一张更好的考卷。

3日一早,领导就把我看住了。人是最弱的,神怎能被人看住呢?心正能制约这一切。结果他替我叫出租车,让我走了。后来他才醒过来:“我是看着她的呀!怎么把她送走了?还帮着打车?怎么回事?”

在检察院门口,我问两个警察,“你好!我是大法弟子,今天审问王治文他们,在哪?”警察说:“在法院,在对面塔尖底下。”到了那里,我堂堂正正地上了警车。

(2)“我还是想再等一等”

这次北京学员来得很少,开车的警察说:“我还是想再等一等。”全车学员都落泪了:这是师父在等着弟子的醒悟啊。

当晚在监牢中打坐,我已经坐在塔尖上了。塔底---塔尖,我明白师父就看弟子的一颗心。第一次点完名,我哭了,牢头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哭,你们那里的学员没有跟上你。”晚上点名时,我听到了我们那里来了几个学员,我又哭了,犯人们肃然起敬:“敢为真理献身,真不愧为大法弟子!”

26日是真审判,那时我还在狱中。审判的考验分成两次,师父再一次给弟子机会。我们那里又有学员赶上了法船!进来的学员告诉我们,一个警察说:“这回北京学员表现还不错,以前大部份是外地学员。”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学员失去了机会?又一个伟大的决裂人的机会,为什么没有冲破?

(3)监牢----礼义圆明的净土

前仆后继的学员们把监狱正成一片净土。管教佩服地说:“法轮又转上了。外边不让炼功,这里可是净土。”

开始,我坐在几个哑巴中间,以为师父叫我修口。一天一位功友对我说:“那是师父叫你给她们弘法。”我一震,跟她们比比划划学哑语,告诉她们大法好。几天后,一个哑巴张口能说“大法好”了。接着,我就换到别的监号里去了。

“书在我在!”心正得警察没有办法,我们堂堂正正学法、炼功。连牢头都说:“听着,我给你们念一讲《转法轮》,大法就是好。”牢里边还关了几个传**教的犯人,都有附体,完全被正法的能量制约住了,躲着我们,几天后,附体也给清理掉了,她们也钦佩大法的威力。

梦里,师父给我讲了一晚上《道法》,我还是不懂。师父给我打了个比喻:人的一面太高,神的一面很矮,还包着烂褥子,怎么过关呢?我恍然大悟,我以前闯关那么快,就是按神的标准过关。魔还没什么反映呢,我已经上去了,它够不着了。正法,得用神的一面啊,心一点不正就抑制了神的一面啊。用神的一面做,不是“人为”,而是神在正法。切磋后,大家也悟上来了。神的一面真的制约了周围的一切,我们堂堂正正地一天集体念8讲《转法轮》。

这么正的环境,好象没啥可修的了,有点得意,结果全室被罚坐7个小时。我们知道起欢喜心了。不吃不喝7小时,修炼人是无所谓的。下来后,犯人们都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说不出的喜悦,不但没有抱怨,反而觉得对不起我们。

(4)你判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这次预审不敢正视我,说:“谁愿意审你们啊?不审没饭吃。打你们不是胳膊疼就是腿疼,哪句话没说好又得造业。”他也不敢晚上审,无奈地说:“你们师父保护你,不保护我呀。”

他知道问不出来什么,没几天就给签了劳教3年的票,我说:“你判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其实呆3年有什么不好?安心学法,精進不止。

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判决最重的我第一个被释放了。连预审都说:“怎么回事,上边糊涂了!”管教惊异地说:“法轮转得越来越快了。”

离开时,犯人们都哭了,因为她们知道我真为她们好,大法告诉了她们人生的真正意义,她们生命的永远都在受益,还有得法的。里边的领导说:“真舍不得让你走,如果不是这么忙,真得留你切磋切磋,你说出的法理让我服。”

换了两次监号,找到了与我“似曾相识”的犯人和学员。犯人的心基本都正了过来,都知道、都说大法好了,也许她们可以留下当人了;学员之间互相指出不足,比学比修,共同精進。临走前夜,有人看见,有人梦见了法船靠岸了,我走后,学员们很快都走了。

了却这段缘,了却过去的愿。我知道,我漂亮地完成了一张高水准的答卷。

四、共同精進,创造真正的修炼环境

(1)受益的亲朋好友

出狱的前夜,我梦见哥哥被一辆大车撞了,血流满地。我妈跪下大哭。我以为是让我过情关,也没动心,说:“您别哭,有师父在,师父说了算。”第2天出去,正见梦中的情景,我哥开车来接我,一辆大车滑坡向它撞去,却奇迹般地挨着小车停住了。我哥没修炼却这样受益,面对师父的慈悲,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

派出所管我的警察也来接我,这是他第3次接送了。他说:“我算看透了。我也不拦你了,我就等你们老师来接你,你要修不成,可对不起我。你要修成了,别忘了让我受益,可别让我下地狱。”聊了一会又说:“那里边都管不了你,真了不起!你们师父真了不起!”

到家,爱人说:“我真对不起你,***这么整你们,我帮不了你正法。”他原来很反对我修炼,我从4.25以后,一点点纠正了这个环境。他彻底明白后,真心地说:“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你就坚定地修下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不拦你。你要圆满不了,才是对不起我。”

我第一次被释放时邻居就说:“你这么好的人都被下狱了,世道不公啊。”第二次释放时说:“敢为真理献身,了不起!就冲你,也能看出大法好。”这回更是尊敬,连卖菜的都说:“您是修佛的,可不能亏了您。”

(2)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因为得法时间短,我想好好在家学法。一次梦见发大水,我们一起过河,我一下就冲过去了,回头一看,其他学员被冲跑了。我明白了再不能只修自己了。一天呼机打出了奇怪的英文“Only Stone”(石头)。交流中,我看到好多没走出来的学员、站出来一次就停步的学员。我看到他们被各种壳包着,有的受着思想业的左右被隔在法外,明白了呼机上“stone”的意思。

我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掩盖的心,完全为了别人好,没有任何人的顾虑,效果却很好。不少人的壳破了,走出了人的误区。有人哭了,有人当天、第2天就为大法站出去了。

师父讲法时讲到替一个弟子承担业力,被灌了一碗毒药时,流泪了。我们才听一个师父身边的学员讲:“师父那时难过的是:又一个大觉者永远回不去了,永远烂在这里了。”我清楚地看到过师父如何为我承担业力。我为什么还觉得难呢?

(3)再悟《道法》

出来再学《道法》,明白了好多。与学员切磋,大家感到非常受启发。为什么长期处于难中?关为什么过不去?人的一面在磨,不是神的一面在闯。

难关来了,堂堂正正把自己当作神,关没有闯不过去的。考验面前,我觉得闯关很轻松,体会到了修炼的美妙。明明白白地承受,明明白白地修下去。

世纪之交打坐时,我的元神飘到了天安门的上空,已经体察到了新旧宇宙交替的奥妙。99年过去了,一个个决裂人的重大考验过去了。

7.21以后,我从第一次入狱开始,在精進实修、护法正法中答卷,答卷的难度越来越大,答卷的水平越来越高。摔摔打打,走了过来。还有难关等着去闯!

有人嫌自己威德大么?大法弟子是人间的护法神,如果把自己的修炼与“人间正法”脱离开,岂不会与大法擦肩而过!人的任何事情我们都不知道结局,唯有修炼大法,师父告诉了我们无比美好的未来。为什么有考场不进?到了考场不去领考卷?难关来了不去闯呢?这还不是坚信不坚信的问题,根子的问题吗?

为什么觉得自己不行呢?这一念就抑制了神的一面。师父是最伟大的,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做弟子的还说自己不行,这一念就愧对师父!有师父看护,难行能行,必然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