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学员弘法故事:危地马拉弘法札记 (一)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一月九日】 力平转发来一个美国人詹姆斯的电子邮件,有兴趣学习法轮功。看了一下,是Guatemala,心想这又是加州的哪个城市?我不假思索地回复:您如果能找到十个有兴趣了解法轮功的人,我们愿意来开介绍班(IntroductoryWorkshop)或办九天弘法会。为了让美国边远城镇得闻大法,我们经常采用到当地办“法轮大法介绍班”的方式。先联系当地的图书馆或书店,再在当地报纸上发办班的广告消息,然后三、五个学员驱车在周末前往介绍大法与教功,如果机缘成熟,就接着开九天弘法会。要是当地有人有兴趣帮助联系,散发通知那效果就更好。九月以来,我们历足北加州十几个城市,有五百多名美国人参加了介绍班。

过了两天和同修随口聊起,Guatemala?就是危地马拉,在中美洲呀!我吓了一跳。詹姆斯过了几天回复说:他调查了,至少有三十人会参加介绍班,并且都懂英文。既然这样,那我们当然应该去了。

詹姆斯住在一个小城市,电话很贵,他还没有。因特网也不方便用,所以我和他一个来回的电子邮件要花几个星期。到两个月后我们成行时,我心里有些不安了,这么远的旅途,谁知他们是真有兴趣还是泛泛问问。后悔当初没有先寄给他一本《转法轮》。我静了一下,寻找我的正念。师父,“做而不求——常居道中”,不正是我们应该有的态度吗?何况,帮助师父弘传大法是多么幸福的事呀。我们此行能给一个机会让从来没有机会接触大法的中美洲人直接闻到大法,已经是很有意义的了。

黎芳,我太太张芬和我三人于圣诞夜动身,从旧金山转迈阿密飞危地马拉城,历时十多小时。次日中午到达。他们当天选总统,从危地马拉城到詹姆斯住的小城的正常旅游车不开,我们只有叫出租车送我们去搭长途汽车。我们一句西班牙文也不懂,司机一句英文也不懂,于是连比划带猜,找到汽车站。上了长途汽车。汽车很破旧,象十几年前在中国农村的那种公共汽车。我们又跟司机各说各话地“交流”了半天,只猜到两个“change,bus”,大概是还得换车吧。我们还犹豫不决,司机不由分说就把我们的行李提上车,放到车顶的行李架上。我们带了很多书,录像带,近十件行李。黎芳担忧起来:谁知道人家半路会不会取走我们的行李呀?但她马上就意识过来了,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为什么要担忧呢?作为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我们时时刻刻都有可修的地方,时时刻刻都要有正念啊。

一路上虽然艰苦,但是很顺利,到换车的地方,车就等着,行李也有人帮我们拿下来,而且有一个人,面目很和善,似乎总与我们同路,用手势告诉我们下一步怎么走。黎芳开玩笑说,是不是有贵人相助呢?

到了詹姆斯所住的小城,那是一个风景非常优美的城市,有高山有大湖。我们住在玛莉安家里,她和詹姆斯经常请外面的人来她这里开班或讲座。我见到詹姆斯首先就问“你是从哪里听到法轮大法的?”他的回答把我逗乐了:“从中国政府那里”。他从《时代》周刊上读到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消息,然后产生了兴趣,于是在因特网上找,一找就找到我们了。他说,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的“帮助”,他在这个地方怎么也听不到
这个大法的。

詹姆斯看上去很有缘份,他一生对名利淡泊,一直在太极,气功,瑜伽中寻找。这个小城还住着不少从美国与欧洲来的人,都是对修炼感兴趣的。远离现代城居生活,到这里来过简单的日子。詹姆斯本来有些沮丧,以为大法在世上传了几十年了,可他那里却孤陋寡闻。一听老师在海外传法才三年多,立刻便高兴起来了。

第二天是星期一,上午我们办介绍班,准备了二十多把椅子。还差半个小时就陆陆续续有人来,好多人是从媒体对中国政府的镇压的报导中听说法轮大法的。有一位女士见到我们非常高兴,她说,“我才在因特网上对着图片学动作,学得好慢。然后就听说你们来了,简直就是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玛莉安早先解释说,这儿的人不一定守时,可能迟到。但到十点开始时,已经来了五十人,一个屋子挤得爆满。我们在墙上放投影图片,人都逼到墙跟前了。詹姆斯自己放弃了机会让别人进来,还有几个人实在挤不进来只好回去了。我们做了一小时的投影图片介绍,向他们介绍法轮大法的入门知识,大法特点与如何开始学习,整个过程祥和自然,他们都听得很专注。我鼓励他们提问,互相之间非常融洽。介绍完了,下一个小时教功,五十多人在草坪上列队排开学五套功法,一次教完,玛莉安和她先生约翰评论说,他们家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来学习,真是壮观。学功者中有十几人打坐能双盘。一小时的教功很快过去了,我们又放了芝加哥学员制作的八分钟录像,结束处师父的大手印打完,大家都静默无声,然后有人长叹:真是优美极了。

第二天的介绍班,又新来了近十人,同时第一天来的大多数人又回来了。我们就专门教他们动作。他们学了一上午,学习时的那份认真与专注,是非常少见的。黎芳说,“看他们好象在学走路,还没走进大法前,我都不忍离他们而去”。

前后两天内,每天晚上都有人再来学功和买书,晚上教功教到九、十点钟。两天内买走了三十几本书。好多人来当面来表示他们的感激,有的说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詹姆斯说从来没有一个功法能吸引这么多人来,甚至有些他认为不可能来的一些特立独行的人也来了。“大法很谦和”,他说,“而且你们这样远道而来只为传功,没有其它任何目的,这一点大家都看到了”,“大法在这里会很受欢迎”,他说。

两天之后,我们按计划打算回家。Naresh很希望办一个九天班。他在湖对面的山里自己盖的屋子里住,有一个十二面墙的厅,命名为“BuddhaHall”(佛堂),可以用来开九天班。

黎芳决定再多留下来十天办完这个班。黎芳开始时一个人留下来有点害怕,但她说没有问题。张芬还有元旦三天假期,她有点考虑留下来帮黎芳办九天班,但又无法确定。星期三我们按计划告别黎芳,坐上旅游车离开小城,三个小时后到达危地马拉城。张芬一路上在思考自己该怎么做。到了机场后,她的决定清楚了,在机场延迟了飞机票,立即转头回去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