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亚哥科学家因涉及法轮功在中国遭拘留(译文)

圣地亚哥媒体对加州学员在中国被拘禁事件的系列报导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一月九日】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San Diego Union Tribune),1999年12月22日星期三

Scripps研究所的一位科学家因为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到拘留。中国当局星期一证实,封被拘留在深圳的福田派出所。

那里的官员不愿意说出封被抓的原因,但封的家人和朋友相信她是中国正在持续进行的镇压法轮功运动的受害者,据称该运动在全世界有约1亿的追随者,其中中国估计有7千万。

当局由于遍及中国的静坐和抗议政府的镇压活动而把法轮功视为对安全的威胁,一直在围捕法轮功修炼者。

封的丈夫从一位在香港经商的朋友那里得到妻子被捕的消息。这位朋友也是法轮功成员,他那天与封被关在同一家派出所。

这位商人被中国驱逐出境后带回消息说,封及另两位来自加州的中国人和一位深圳当地人遭到拘禁,他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封的丈夫是Torrey Pine生物实验室的合伙人,他说,“我非常担心,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直到她回家之前我们都无法确定她是否安全。”

中国当局拒绝提供关于他妻子的下落,他从一位Union-Tribune记者那里得知了她被关押的地方。当局还拒绝了他想与妻子通话的要求。

他说,“我想让中国的朋友给她送些衣物,他们都因为怕惹麻烦而不敢去。”

封没能与驻广州的美国领事馆接触,她在11年前从中国被Scripps聘用,还不是美国公民,只持有美国永久居民绿卡。

由于她不是美国公民,不能得到维也纳公约的保护,根据该公约美领馆官员可与在中国遭到逮捕或拘留的美国公民接触。

一位驻广州的美国领事馆官员说,“我们不了解有关她的任何信息,在接到封的丈夫提供的消息后,我们向外事办公室提出了这个事件,被告知这位女士及另两位中国籍人士将依照中国法律进行处理。”

封的家人和朋友向议员寻求帮助,其中包括加州参议员Dianne Feinstein,Barbara Boxer。

Feinstein在一次关于封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的办公室已要求国务院调查这件事并确信她得到公正的对待……”

封的丈夫说,在她被捕前几天,她曾与丈夫及儿子--12岁的夏桑桑,Challenger中学7年级学生--一起参加了香港法轮功法会。

会后她丈夫和儿子返回圣地亚哥,她则前往中国大陆去看望住在中国中部江西省的父母。自从11年前离开中国后她还没有探访过他们。途中她在深圳一位法轮功朋友家中停留等待机票,在这位朋友家中被捕。

她丈夫说,在被审讯后5小时后,她和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于12月15日早晨6点被释放。但当她下午2点去派出所取旅行证件时,与另两位加州居民再次遭到拘留。

驻华盛顿DC的中国大使馆官员对封的拘留未发表任何评论,洛杉矶的一位领事发言人说他正在调查这件事。

但另一位洛杉矶领馆的人员说,如果封没有触犯法律她不会被拘留。她说,“没有人知道她会被拘留多长时间,当局将会怎样处置这件事”。

封的丈夫坚持认为他妻子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她只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从不曾涉及暴力。

法轮功修炼者信奉“真善忍”的原则,这是中华民族文明所倡导的美德……。

同时Scripps研究所也在寻找有助于封释放的办法。RobinGoldsmith--Scripps的发言人说:“她是我们这里的一位宝贵的成员,我们希望提供帮助”。

圣诞节即将来临,封的儿子说他一直在等着她母亲回家的消息好给她买圣诞礼物……。夏桑桑说:“每个人都有行使她/他的信仰的权利”。

被中国释放的科学家回到S.D.
关押期间她担心她再也看不到她的儿子(摘译)
San Diego Union Tribune
Angela Lau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星期四

在中国被关押了十三天后,昨天封莉莉含着泪一下飞机就把她的儿子拥在怀里并抽噎地告诉他,有那么一个时候,她以为她再也见不着他了。

回到喜气洋洋的,曾通过美国官员和媒体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释放她的丈夫和朋友身边,封说道,“实在太感谢你们了。”

……封是在回国探亲的途中被捕的。自从她在十一年前被Scripps免疫部门聘用后一直没有见过她的父母。

封现在已经被中国政府驱逐出境,并且不得再入境。这意味着她不能回家看她的78岁的父亲和69岁的母亲。

这位科学家被捕的消息引起了诸多国际媒体和美国领馆官员的询问。在这种压力下,中国警方在她十五天拘留期满前两天释放了她,尽管她说她要多呆一段时间在监狱里弘法。

封离开深圳到了香港,从那她飞回了圣地亚哥。

“自由在中国是那么昂贵”她昨天说。“我在监狱里哭了两次。第一次是为了我的儿子。第二次是为在中国的监狱里法轮功修炼者遭受到的非人待遇。

”我不知道他们还要被困在监牢里多长时间,“她说。”请把你们给予我的所有爱和关心送给仍然关在中国的监狱里的那些人。”

科学家在法轮功中找到了力量与宁静
--Scripps研究员因牵涉法轮功运动在中国遭监禁(摘译)
San Diego Union Tribune
Angela Lau 02-Jan-2000 Sunday

1、封莉莉

置身于Scripps研究所免疫系布满试管和实验设备的环境之中,科学家封莉莉又回到了安全而清洁的科学世界。

但当封讲述起近期作为一个已遭禁的法轮功运动的修炼者回中国探访的经历时,她突然情不自禁地哭起来。

封捧面痛哭着,眼泪不停地流淌下来。她的这次苦难经历已成为国际新闻。

她抽泣着说,被拘留13天的最大遗憾是她可能失去了探视弟弟墓地的唯一机会。

弟弟小齐(译音)的生活经历对于47岁的封走上法轮功修炼之路并在政府严厉镇压法轮功运动之际冒险回国的举动有着重要影响……。

1969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偶像崇拜的高峰时期,封的弟弟仅12岁,他们的身为医院院长的父亲被冠之为走资本主义道路者,因弟弟拒绝告发和批判父亲,受到包括同学在内的一些人的迫害。

封说,小齐遭受踢打达一月之久因此而精神崩溃,从此再未完全复原。

5年之后,17岁的小齐因发育不良仅5英尺高,1973年的一天在拖着一袋米回家的路上被一辆汽车碰撞身亡。

封说:“他死前三天还曾为我煎过鸡蛋,我没有勇气去看他的遗体。当我得知消息时,我的腿向后退缩着,无法挪动。”

她没能去参加他的葬礼。

“我无法接受他死去的事实,”她说,“我和另外两个弟弟不象小齐那样说话直率,我们没有勇气说出他所说出的话。”

(很长一段时间,)封指责共产主义者导致了她弟弟悲剧性的一生,直至今天在家庭聚会时这仍是一个不能触及的话题。

她对中国领导层的曾经有过的怨恨加上难以承受同胞兄弟死亡的痛苦,使得她多年来从不曾探视弟弟的墓地。

2、生命仍须继续

对内心宁静的追求和希望最终能勇敢地面对中国政府使得她加入了的法轮功修炼。

包含佛家法理和中国呼吸锻炼动作的法轮功创立于1992年。练习者说法轮功倡导“真善忍”。封认为,法轮功帮助她认识到生活中有些冤屈是无法改变的,生命仍须继续。“从此我不再有怨恨,”封继续述说着,同样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37岁的研究助理陈世中(音译)也在场旁听。“每当那些怨恨的情绪涌上来时,我都让自己坐下来,想一想法轮功是怎样教导我的。我哀悼着弟弟的去世,让自己的回忆停留在那些有关他的美好的往事…

3、自由的土地

封认为自己非常幸运,因为大批法轮功修炼者还处在拘禁之中。很多人面临严酷的惩罚,包括那些12月26日在中国法庭上被判处监禁达18年之久的法轮功领导人。

封生于1952年2月29日,是闰年的闰日,被中国人视为最幸运的一天。

她有一个享有特权的祖先,父亲现在是共产党的老干部,她在华中地区的家居住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老宅。

尽管她的父母亲在文革中遭到迫害--她母亲的父亲是一位有权势的大地主--封仍然设法在这场大动乱中躲过灾难生存了下来。

在20岁时她曾见过当时的中国领导人毛泽东,当时这算一件大事,现在对她来说已不意味着什么。

她曾被下放三年,1975,文革即将结束时,她成为儿科医生。

封在江西医学院继续她的高等教育,并在那里认识了她未来的丈夫,他刚好与她住在校园同一栋宿舍楼里。他们于1982年结婚。

在中国“一个孩子”的政策下,封在婚后第五年生下了儿子桑桑。

医学院毕业后,封和丈夫在华南地区找到了医学研究工作。

在那里封知道了Scripps研究所,并着手申请博士后研究职位。她于1988年被该所聘用。

封暂时离开了丈夫和儿子,来到了这片自由的土地。

她记得工作的第一天是一个星期二。

“我真高兴这里没有象中国那种星期二下午例行的政治学习,”她说。

这里也没有那种自我批评会议,她发现自己生平第一次能够自由地思考。

由于封勤奋努力地工作,在她来美5年后被提升为助理教授。

4、参加法轮功修炼

4月25日,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聚集在北京中央政府机关外集体上访。封从电视上得知消息,并搜集关于这群人的信息。

她说:“如果这么多曾被洗脑、被打倒在地直至臣服的中国人能大胆地发出他们的声音,我也能做到。”

从此封与丈夫和儿子一起在每天清晨和晚饭后练习法轮功。

她说,尽管还没有完全信服法轮功的法理,至少在这里她可以在同修中说出她的疑惑而不至于遭到迫害。

她对于法轮功持肯定的态度。她说,“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功,我不可能讲出我的生活经历。法轮功给我带来了内心的宁静、祥和”。

圣地亚哥联盟--民众档案文件
本地信徒为在中国被禁宗派辩护(摘译)

Angela Lau(本报作家)

1999年7月24日星期六

法轮功

这里没有单调的诵经声,没有持续的嗡嗡声。

有的只是轻轻合上的眼睛,缓慢地向上、向外伸向宇宙的手,和近乎诗一般中文命名的各个动作的静静演示。

“我充满了活力,”47岁的Scripps研究所助理教授封莉莉睁开眼睛说道。“现在我能回到实验室完成更多的工作”。

封在中国长大,近来才炼法轮功或称法轮佛法,一种性命双修的功法。她说她认为法轮功的教导是世界和她祖国道德日下的良方。

“这是一种非常有力的功法”,封说道,“我们在共产党不信一切的教导下长大。但我相信法轮功。”

“这真是神奇。”

然而,大西洋对岸的中国却非如此。从4月25日10000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中南海抗议后,中国开始了禁止法轮功、和逮捕法轮功修炼者的浪潮。

那些静静坐在一起的学员抗议政府对他们的待遇,并希望得到官方的承认。

“我们见到了中国政府1989年所做得出的一切(在天安门血腥镇压学生民主抗议者期间)”,陈士中,一个37岁的Scripps研究所助理说。

“我们不希望那一切再一次发生”,陈说。

他们的信仰能否经受住中国政府的迫害仍不知晓。就在最近,中国当局指责法轮功影响社会安定,一个政府高级官员警告这个团体不要“散布迷信”。

封说,“我们只希望得到世界其他国家的帮助。”

在圣地亚哥,40名学员独自炼功或集体炼功。他们忠实的辅导员在星期四做了公开声明。声明来自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48岁,现住纽约。

李写道“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

法轮功法通常在音乐的伴随下由缓慢的手部动作,微闭双眼站立或者静坐的形式组成。据说这些动作可打开人体能量之通道,平衡阴阳,祛病健身,缓解压力,促进精神活跃,减轻痛苦,并提高人的整体健康。

然而,要达到更高层次,修炼者必须同化真善忍,追求真理,保持慈悲之心,容忍他人和承受苦难。

封说“法轮功教我如何生活得快乐和成功”。

“我以前很不快乐。我要这要那,总不满足。但法轮佛法教我不要追求成功,只需尽力而为。”

“我科研做得更好,从来也没有这样快乐。”

陈说法轮功教会他遇到挫折时向内找。

“法轮功教我遇到矛盾时首先向内找,”陈说道。“这样做时我就不会生气。我不再知道生气是个什么样。”

封和陈说道,仅仅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后他们就注意到自己的言行和健康状况有了变化。

“士中以前有挫折感,常说‘我不想干了,我不在乎。如果不得已,我会放弃我的专业,’”封说及陈,“现在他成熟了”。

封自己发现她腿部浮肿带来的痛苦减轻了。

王说法轮功治愈了她的橡胶过敏症,并且,自从她炼法轮功后她的孩子已经两年没看过医生。她在中国的姐姐,曾因风湿性关节炎而残废,现在可以走路了。

尽管这种说法还没有科学依据,封说她愿意尝试。

“我喜欢做个这方面的科研项目--比较生长因子,找出为什么它会使人健康,使他们感觉年轻,”封说,“也许是一个重要的基因突变了。”

封说,不论发生了什么,不论什么原理,法轮功显然可有效抑制某一类的沉迷。

她12岁的儿子所谓严重“计算机游戏迷”已经被治愈了。

封说“我们再也不需要把他从计算机前拖开了。”

(2000年1月8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