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地区警察酷刑伤人、超期关押、巨额罚款

【明慧网2000年10月13日】 部分责任单位及个人恶名录

责任单位:石家庄市新华公安分局 革新街派出所
凶手:分局副局长 苏明礼 电话:0311—7016653—3489,BP机:96777—1689
派出所长 李成祥 电话:0311—7883523,BP机:96777—1507
副所长 赵志强 BP机:96777—1679;孙志峰(片警) BP机:96777—1507 刘亚章(片警)

罪行简述:残酷迫害、无故关押、刑讯逼供、非法抄家.

2000年5月13日,赵文瑜上京上访被抓回,分局苏局长坐阵指挥,所长李成祥及其它三个干警对赵文瑜残酷毒打,李成祥所长将带在赵文瑜手上的铐子紧了又紧,还觉的不够痛苦,就将赵文瑜的手腕放在椅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然后捉住铐子的另一头来回抻拽,一直拽到人高马大的李所长,气喘吁吁地累了,才罢休,又指使其它干警把赵按在地上用警棍抽打,一直毒打了三个小时,使赵的臀部肿起很高,淤血,全部呈现黑紫色,腿上、脚上多处於血青紫,右手肿起馒头大小,上面留有警棍的血印,后又被铐了七天七夜,双手腕铐的有很深的沟痕,至今虽过去几个月,手腕被铐的伤痕清晰可见。在派出所关押一个月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最后还逼家人交3000元保证金。

2000年5月13日,王云曼欲进京上访,在火车站被车站派出所抓后,由于王拒报身份,后被分局郭队长认出;被革新街派出所带去后,所长赵志强顾不上休息,凶狠地打王云曼耳光,新华分局副局长苏明礼连喊带骂、叫嚣这次要从肉体上给你们消业,你活不到今晚12点。5月14晚赵志强和刘亚章以提审为由对王云曼开始灭绝人性的毒打,刘亚章抡圆胳膊用力抽打王的脸,己数不清打了多少下,王的脸肿了老高,刘亚章还抢走王云曼身上仅有的50元;没理由没凭据,他们后又找来带刺的警棍;给王云曼带上手铐轮番打,一个打累了换另一个打,砰砰的警棍打人声,传出很远,就这样足足打了三、四个小时,这时王云曼已不能行走,刘亚章还把王的双手铐在床头上。

5月15日,又一轮提审时,王云曼的全身上下都已肿起,赵志强一边打她一边说:“不是打你,是打你师父!”这时片警孙志峰也上来,用脚踹王云曼,刘亚章一手揪着王云曼的耳朵,一手半握拳打王的脸、眼睛,最后眼睛周围淤血,连眼都睁不开(直到15天后眼睛周围才恢复黑紫色),然后刘亚章又用警棍抽打、杵王云曼前脚。

5月16日连续第三天的提审,孙志峰警员把师父的法像从书上撕下来烧,王云曼大叫一声扑在地,孙志峰等人拿起警棍,打的王云曼在地上翻滚,这时王云曼的承受看来已至极限,只是说你们打死我吧,我不起来了,赵志强听后拿来暖瓶,在王云曼倒下的地方倒开水,赵志强还叫嚷说把王的孩子带来,不让孩子上学,审后派出所的司机,把王云曼单手吊铐起来,三个多小时,当时王全身上下部是伤,吊铐的姿势使王求生不得,欲死不能,在所里很多人都看不下去。5月16日又一次提审。也是连续第四次,刘亚章再次打王云曼无数个耳光后,新华分局政保大队一副队长视察工作时说:“把她吊铐起来,一边拾掇,一边审。”还说:“把她孩子叫来,不让上学了。再把她家抄了。”其实派出所早已三番两次抄王云曼的家,翻箱倒柜如入无人之境,(注:王云曼的丈夫患有癫痫病,属于智残,孩子年幼,婆母年迈)。后又被革新街派出所非法关押28天,刘亚章还向王云曼的家人家要了500元保证金后才放王回家。

王云曼1999年10月17日进京上访,被抓回后,身上仅有1800元钱被乔所长(乔志民,己调入新华分局,BP机:96777—7438)非法没收,后拘留15天,因提审时说还要炼功,又被迫加拘留15天。1999年12月6日到北京中办信访局上访,被抓回拘留15天,后被开除党籍。1999年12月31日再次进京上访,被抓送石市第二看守所,拘留30天。2000年2月28日,进京上访被抓,单位开除公职。2000年3月13日,逢两会期间,被派出所无故关押5天,绝食5天。2000年5月4日因公开炼功被抓......2000年5月份曾2次被抄家。2000年6月30晚被骗到派出所,后被关押,绝食3天后,7月4日由居委会保出,受居委会监视。7月7日,办事处、居委会、派出所共六人给王云曼做工作,逼着写不上访的保证,王没写又被关押派出所,并没有任何法律文件,王绝食七天,7月14日晚11点放回家。2000年7月18日,派出所人去王云曼家,王不开门,后来他们拉电闸,王以为停电,刚开门三、四个人蜂拥入门,把她抓到派出所。赵志强所长对王又打又骂,逼她在“监视居住证”上签字,后又让在场的每一个干警扇王云曼两巴掌再送下去。王又被刘亚章揪着耳朵,段司机拽着手强行按手印,7月27日放出。

2000年7月18日,因迫害法轮功过周年之际,革新街派出所,以问事为借口,把炼功人骗到派出所非法无故关押,其中还有:

王玉英,7月18日被关押,7月27日放出;张培荣,7月18日被关押,7月23日放出;于立英,7月18日被关押,7月23日放出;张素卿,7月19日被关押,7月26日放出。只因怕百姓上访,没有任何手续和法律文件,难道就强行从家中抓人、或骗人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吗?

我是一个良心尚存的人,然而我亲眼目睹了这些太善良、太老实、甚至是太笨的法轮功妇女,遭受了令人无法想象的残害,她们竟让我没法理解地都忍了,她们外表柔弱文静,而又宁死不悔自己的初衷,深深地感动了我,让我万分敬重,良心迫使我不能再麻木坐视,为这些好人尽—点微薄之力吧,谁愿意和邪恶坐在一条板凳上呢?

知情人提供 2000年10月



责任单位:谈固派出所
事件指使者:所长 孙志信 电话:0311—5066224—3541;指导员崔建江 BP机:96777—12229
罪行简述:刑讯逼供、虐待老人
李宗琴,女,57岁,家住郊区北翟营村。因修炼法轮功曾三次被抓被毒打。曾被派出所审讯一天。期间,警察将老人手臂吊铐在上下铺栏杆上,并扯裂老人的脸颊嘴角;用警棍殴打,致使者人肩背、左臂、右大腿多处大块淤血。何维成,男,57岁,(李的老伴),同天被提审,也遭“棒喝”。期间不给二老人吃饭,并污蔑说:“炼法轮功的不吃不喝。”因年三十晚夫妇二人集体炼功同时被抓,关在石市第二看守所30天,30天后二人同时被转入派出所,派出所对夫妇二入进行无限期关押,何于3月14日被判劳教三年,现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李在何被劳教一星期后被释放。


责任单位:裕东派出所 电话:0311—5661524,裕东街道办事处
事件指使者及凶手:所长张忠志 BP机:96777-1219;指导员杜亚明 BP机:96777—1338
副所长 郭义龙 BP机:96777—1216;干警 孙祥安 BP机:96777—11387;干警李润来 BP机:96777—11386,任警官等;办事处李主任。
罪行简述:酷刑折磨、非法关押
事实叙述:

2000年2月5日凌晨三时,办事处李主任等人把正在家中睡觉的老人郑萍(女,60岁,家住谈固小区50-3-501,退休高级工程师)抓到派出所,拘留18天。拘留期间,2月16日晚7点,派出所副所长郭义龙、李润来、孙祥安等人将她带回提审,先是第二次抄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资料,然后让老人脱掉棉衣,只穿一件单衣,光脚铐在院内,并往脚上倒凉水,数九寒天让老人站了一个小时左右,又带回屋内,由李润来等三、四名警察边打边问,打老人耳光、头,数不清打了多少下,整夜罚站,直到早8点多又提审,这一天一夜的折磨,使老人两腿象棍子一样僵直。2000年5月份老人进京上访,后于2000年7月1日劳教三年,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三中队二班。

2月14日晚,郭义龙所长和姓任的警察审问学员吴学久。从晚9点左右开始任警官用棍子打吴的腿;约打了一百多棍,吴的两条腿肿得木头一样,青一块紫一块。郭所长打吴嘴巴子,约打了一百多个,一直到早4点半左右,又把吴上衣脱光,让站在院子水里冻着,直到早5点多又叫其到郭义龙的办公室跪着,这时又上来一帮警察,谁想打就打,谁想踢就踢,一直持续到6点左右,又叫吴到会议室冻着,7点左右才让吴穿衣服。白天就换于警孙祥安接着审,不审时就将其铐在院内。这样三天三夜不让休息,也不准吃饭。警察还强迫学员光着脚,吊铐在院里和过道里。金马小区学员盖某,男,40多岁,被从家中抓走,警察用木棍猛击头部,边打边说要把他打成脑震荡。

其他受迫害学员的情况:

孙秉芳,女,57岁,家住谈固小区50-4-203,2000年4月进京打横幅,被派出所送往栾城县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7月1日无任何理由被从家中带走;劳教1年,关押在石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一中队三班。

芦冉,女,21岁,99年石家庄市师范专科学校毕业生,大专文化,家住谈固小区内配第二生活区4-3-501。2000年5月份进京打横幅后,在栾城县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期满裕东派出所进行无限期监视居住,于7月1日被劳教三年,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二班。



责任单位;友谊大街派出所,桥西区公安分局“2-4”专案组 电话:0311--7027447
作恶者:派出所指导员纪庄才 办公电话:0311—3013330,BP机:96177—2222; 两名干警
罪行简述:酷刑折磨、刑讯逼供、非法关押

王太和,男,60岁。96年得大法,得法前曾切除一个肾及输尿管瘤,常年休病假,得法修心后病症消失,今年农历正月十二派出所怀疑王通知大法弟子公开集体炼功,传唤审讯后放回。下午又被叫走,将其锁在铁笼子里,晚上10时许,由纪庄才指使,来了两个年轻干警,上来就把老人打翻在地,揪住头发往墙上撞,后又用毛巾勒脖子,往死里勒;还轮番打嘴巴子、耳光、头,约打了100多下,另一人专踹王的小腿外侧,企图把腿踢断,连踹了几十脚,两个人边打边说:怎么我这武功就用不上啊?就踹不折他的腿!这两名干警可能是桥西公安分局“2-4”专案组的,带武功;

穆清兰,退休女工,50多岁,2000年4月16日,为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进京上访,被公安抓回后,送桥西友谊大街派出所,非法关押12天,被关押期间曾被双手吊铐48小时,并且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派出所的石所长和指导贝纪庄才,骂起这位老人来象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人下流肮脏,出口就骂,伸手就打,是他们真正的警风本色。最后还要了500元押金才放老人回家。

王瑞芹,女,50多岁。2000年7月1日回老家探亲,回家后被友谊大街派出所以:了解点情况,时间不会太长.办完事送回家”为由骗到派出所后,指导员纪庄才又打又骂,揪头发打脑袋,打嘴巴子,把脸打得肿起老高,还无任何理由地把老人铐了九天。打人时肖东新在场。

付锡林,女,52岁。2000年2月16日去坐北京和平请愿,被北京前门派出所关押,石家庄友谊大街派出所找付锡林的爱人让他自己找车,或出2000元租车把付接回石市,回来的路上汽油、过路费、派出所一行人的饭费和友谊大街办事处他们私人请客吃饭的钱,都由付锡林的爱人结帐,共用去300多元。回到石市马上开始提审,问她为什么去北京,付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叫做好人的......”一句话还没说完,指导员纪庄才和一位不知姓名的干警,俩人同时连骂带拳打脚踢,他们从腮底用拳头向上打,打太阳穴、打脑门并踢小腿,就这样边打边审,他们问付还去不去北京上访,还炼不炼功,付锡林的回答很简单,北京上访还要去,功还会更好的炼。他们看付没有屈服,更加凶狠地打付的头、太阳穴,说是要让付清醒,一直对付锡林打骂一个多小时,他们才打累了,坐在椅子上。这时付锡林平心静气地对他们说了一声谢谢,恼羞成怒的干警顿时跳起来,把付的一个胳膊吊铐在暖气片上,一直从18日夜12点到20日下午,不给解铐。后又关进派出所地下室的铁笼子里,因在监视器里发现付看经文,又把付双手吊铐在铁笼子上竟长达85小时,后关拘留所拘留15天。后来,派出所还向付家人索要300元饭费,除拘留所要90元,其余210元就是付锡林在友谊大街派出所3天多的饭费。



责任单位:兴华街派出所,兴华街办事处,桥西区公安分局
作恶者:分局政保大队队长李双文及主管法轮功负责人等,电话:0311—7027447;
派出所所长王建华 电话:0311-3035234 ( 直 拨 ),BP机:96777——2023;
副所长梁双建 BP机:96777—2066;副所长马永安 BP机:96777—12138;
指导员吴付才(已调走) BP机:96777—2199;
干警杨军 BP机:96777—223I;魏鸣(市局人6.10下来的人)、高有贞等干警;
办事处书记韩胜利 电话:0311—7011245、牛书记(家住草场街小学宿舍)、白科长等人。

罪行简述:酷刑迫害、非法关押、巨额罚款、虐待未成年人。

99年7月20日被关押的有:徐新牧,男,40多岁,河北省政府人事处副处长,7月20日凌晨四点在家中无故被抓,罪名是“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褚金良,男,50多岁,轻工技校教导主任,党员,进京上访被抓,在派出所关押了20多天。

99年10月17日,兴华街派出所共关押了17名大法弟子(其个12名进京上访被押回)。兴华街派出所还把6名正在单位上班或正在家中做饭的大法弟子以问事为由骗去关押;7人于5月15日绝食绝水3天后放出,放出时办事处乘机逼迫弟子家人交2000元才许领人。

2000年7月18日至25日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勒索巨额罚款:弟子一被罚款4千元,弟子二2万元;弟子三2万5干元;弟子四2万7千元,弟子五2千元;弟子六3万5千元;弟子七3万5千元;钟为2万元;弟子八3万元。

现将部分受迫害事件呈述如下:

刘风鸣,女,61岁,50年代中专毕业,党员,石市邮局退休干部。去北京上访,被公安抓捕,背铐双手,押回石市,一路上不让上厕所,手肿得老高。被兴华街派出所提审时,副所长梁双建对老人猛打耳光,侮辱大骂,后被送县拘留所,因老人对法轮功修炼信仰不变,几天又后又被转送到石家庄第一看守所,后被判三年劳教。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数所四大队,受尽折磨。

杨命兰,女,63岁,中电四公司退休主治医师。1999年10月中旬因在路边准备炼功,被公安抓进兴华衔派出所;关押两天后放回家一天又被传唤,关押2天后送拘留所拘留15天。2000年2月12日进京上访,被堵在信访局的几名公安抓住,押回兴华街派出所关押4天后拘留15天,兴华衔办事处和派出所趁机敲诈,要交保证金二万元,后单位交出。2000年5月11日杨命兰老人又被派出所非法关押9天。2000年7月份,兴华街派出所又将老人家无故关押7天。

王明媛,女,42岁,石市某单位机务员。1999年10月17日同他15岁的儿子(石磊,15岁,初中生)进京上访,母子二人被押回兴华街派出所后,受尽迫害。王被铐在楼梯的栏杆上两天王夜(有时前铐,有时背铐)。副所长梁双建提审时,对她大打出手,揪住头发推到桌子边,又揪住衣领对黄打了十几个嘴巴子后将她推来搡去,毒打完后将其送拘留所拘留15天,后因王在拘留期间公开炼功,又被追加15天。接回单位后,被单位软禁在邮政公寓8024房间,每天派二人看管,同时强迫王的丈夫不去上班天天陪着,前后共计41天。期间房费高达50元每天,共2050元的费用也让王个人承担,单位还从此扣发王的工资。原来每月1300元,现在只发每月260元下岗工资。王元奈只好写信给各级领导反映情况,兴华街办事得知后指示单位又将王黄软禁邮政公寓8024房间,并派专人看管15天。王被逼绝食,单位害怕要放人,兴华街办事处趁机向单位索要2万元巨额保证金,名目是防止黄上访:如果上访,则是单位看管不力,保证金全部没收。单位怕出人命只好交足全部罚金,同时放人。5月11日上午,办事处以谈话为由把黄骗去,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干警魏鸣、高有贞等人将黄押到派出所,后又抄家。由于他们没有合法手续,黄不配合抄家工作。魏、高二人本想破门而入,后从阳台打碎玻璃钻进去,乱翻乱拿后将王投入又脏又臭又小的置留室,她只得绝食3天,共关9天才放回。5月底,王利用公休去保定看望病重的母亲(事先已经单位同意),两天后,桥西分局政保大队、派出所等干警伙同单位领导来到黄的母亲家中,将王抓走,以“涉嫌组织进京上访”为由,将王不由分说又一次监禁在派出所内,多次提审,逼迫王承认自己是组织者,王坚决不从,同时绝食。派出所威逼不成、又进行利诱:如果转化,可以恢复自由、恢复工资等,王拒绝。派出所、公安分局见其态度坚决,遂恼羞成怒,给王报请了劳教,未批。王最后绝食7天后被放。7月18日又将黄叫到派出所,强迫写保证,王不写,于是被关8天,绝食8天,后才被放。

石磊于1999年10月17日与其母亲去北京上访,母子二人同时被抓。押回石市当地兴华街派出所被关押两天一夜,并多次提审。由于孩子不写保证书,被兴华街派出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关进拘留所拘留10天。学校的书记(不修炼,无任何罪、错)被派出所干警强行戴上手铐坐进警车“押”到派出所训话,企图借此向孩子施压。石磊被放后,学校领导迫于压力不准孩子再到该校就读,同时派出所每天都没完没了地打电话问孩子还炼不炼了,孩子都坚定地说:大法好,我要炼。五六天后,孩子又被传唤到派出所,还把他铐在楼梯的栏杆上。警察讯问时还踹他一脚,还恐吓他:如果再说炼,就用绳子捆住拇指后吊在空中,孩子不为所动,仍表示要修炼。干警气坏了,又要把他送去拘留所,因当时石市各拘留所关押上访学员太多,已满不收,方才作罢,但仍恶狠狠地扬言要送他去少管所。小石磊被铐在楼梯栏杆上竟长达6天,铐很紧,带手铐的手留有深深的紫红色印记,有的地方肿起老高,有的地方化脓出血。又被办事处书记韩胜利带到办事处作转化工作,还把学校书记叫来,后来见其无丝毫转变,学校书记把其领回,但学校让孩子写保证书方可上学,孩子拒写,从此被迫失学。

褚庆同,男,38岁,自由职业者。1999年10月19日,听说辖区兴华街派出所关押了十几位进京上访的法轮功修炼者,出于对同修们的关心便去派出所看望他们,到派比所里,干警见来了个“法轮功”,不由分说,带上手铐,就把他铐在三楼的平台上。因手铐很松,褚挣脱后转身欲走,但被派出所的人发现,叫到一间屋子里,人民警察如此野蛮、无理是善良的褚庆同始料未及的,两名干警围着他,恶狠狠地对他百般毒打,边打边狂叫:“这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结果褚庆同被打得呼吸困难。几天后又被行政拘留30天。

正直善良的尤丽萍,女,34岁,石市四药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原中共党员(因修炼法轮功被除名)。99年10月27日,单位领导叫她对法轮功表个态,她为大法仗义直言,堂堂正正证实大法,10月29日,被单位领导带到兴华街办事处,又问她还炼不炼功,她说:“炼!”在场的牛书记、白科长答6、7个人对尤丽萍软硬兼施,尤不为所动,态度坚定,他们又叫来派出所的干警把尤丽萍带带是手铐抓到派出所后,王所长连吼带骂地把尤反铐在2楼平台上,姓高的干警叫尤蹲下审问,审后又把尤丽萍铐回二楼平台直到第二天上午(夜间尤的衣服单薄,冷气逼人)。后又恐吓尤的家人要拘留她,突来的惊吓使尤的母亲当晚病倒住医院,后怕事情闹大,派出所当天下午放尤丽萍回家;此后兴华街办事处趁机敲诈,向尤所在单位索要3万2千元,后经单位讨价还价降至6千,未果,又降到2千,但此后每月从尤的工资中扣出。2000年5月12日上午因为尤去办事处找牛书记要非法所扣的2千元担保金,又被兴华街派出所带走,到派出所不由分说先将她铐在楼梯扶手上3个多小时后送到置留室(当时已有6名法轮功弟子在里面:黄秀平、杨命兰、郄丽莉、唐莲芝、张淑满、刘素然)并强迫尤在“监视居住”单上签名,尤拒签,当天下午尤丽萍和其他6名法轮功弟子开始绝食抗议,5月18日派出所伙同办事处背着尤向她的家属再次索要2000元钱后,才放尤回家。



责任单位:裕华东路派出所长安区公安分局、政保大队 办公电话:0311-6677321;市公安局曾江兴副局长 BP机:96777—10
事件参与者:派出所长潘晓峰 电话:0311—6046975,BP机;96777—19988;孙守成副所长 BP机:96777—1365;指导员贾明升 BP机:96777—1062;民警王殿富 BP机;96777—7060
罪行简述:刑讯逼供、非法关押、非法抄家

2000年5月9日裕华东路派出所十几个人闯入大法弟子宋荣珍家,搜走磁带、大法书及音响,宋被拘禁5天后放回。

张文景,女,54岁,石市长安区东岗头村农民。今年正月初七晚10点半左右,王殿富和另一民警将其抓到派出所审讯。次日下午,分局、派出所一行10多人来抄家,没带手续,当晚9时许老人被放。正月十一下午3时许,市局、分局、派出所一行30多人“浩浩荡荡”地抄家并抓人(抄家时无任何手续),因怀疑她是组织者,逼其承认,张宁死不屈,他们便对其施行残酷的“刑讯逼供”,罚老人站了三天三夜,见老人仍不屈服后贾明升伙同长安分局一干警毒打张,至使其脖子都不能动了,后把老人押回长安分局,不准亲人探望。在这里,十八名干警强迫张跪下,只让其膝盖着地,同时脚尖必须绷直向上抬起,手也不能着地,双手必须五指叉开,而且这种姿势一动也不能动,一动就打,后老人支持不住,贾和分局一人上去一脚将老人踹倒在地,变着法折磨、殴打老人,但老人一直什么也不说,最后被关押至石市第一看守所至今。

7月18日晚10点半左右,贾明升带众干警约二三十人气势汹汹又一次来张家抄家,宋新来(张的丈夫)及其大女儿、儿子上前善意讲理,贾叫嚷着让手下人把他们都铐上,但几位小民警吓得不知如何是好,贾疯狂地上去就打小民警,喊道:“叫你们来抓人来了,不是来看热闹的!”吓得这几位小民警赶紧跑到院子里。贾只好带着三、四个民警亲由抄家,并把宋新来强行带上手铐,押到派出所里。7月18日夜,贾伙同孙守成率众干警又闯入大法弟子刘坤建、陈平、郭文君等人家中,搜家并抓人。宋、刘、陈、郭等人在派出所监禁80多个小时后,以违反治安管理条例为由送拘留所,拘留15天。



恶人录河北省石家庄裕东派出所

凶手民警郝志文

大法弟子范秀云,今年61岁。今年2月4日晚去河北剧场炼功被抓,并拘留。2月12号郝志文去拘留所提审范秀云,一见面就打嘴巴子,一巴掌上去范秀云的嘴就直流血。

今年5月12号,为了表达对师父的敬意,范秀云再次去北京天安门上访,被抓,5月13日被送回裕东派出所,郝志文发怒,揪着范的头发就打,两只大手同时打范的肩头、胸前;叫蹲“马步”,她61岁,又胖,蹲不好,郝志文不满意,就揪着范的头发往上提,再揪着头发往下蹲,头发一把一把往下掉,就这样翻来复去地折腾,连续48个小时不让坐,连续打了至少50下,然后再上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副所长韩增禄打头。当她摸头时,肿了,头发根带着血和肉,地上一层头发。郝志文30多岁,长的1.80米的大个子。凶残地打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老太太,其人性无存。还罚款2000元。

在今年2月22日下午,郝志文到大法弟子刘瑞芹家,把她和丈夫抓到派出所,一进门,二话不说,关门就打头、打嘴巴子,握着拳头从下往上顶刘瑞芹的下巴颚,把刘打懵了,不知到底为什么这样凶残地打,后来郝志文问刘:“XX到你家干什么?”刘说:“她是我的亲外甥,我是她的亲姨。”听后郝才不打了。与此同时,在另一间房内,她的丈夫遭到凶手民警张建中的毒打,左右开弓,打头,后来又找来一根拖地杆打,拖地杆打折了,就用半根打,也把他打懵了,张问他:“XX到你们家干什么?”刘的丈夫说:“找我们家孩子玩呢,我孩子是她姐姐,我爱人是她的亲姨。”张建中觉得狼狈不堪,但他倒驴不倒架,还不放过他,把他铐在院内,往毛衣里面倒了六杯凉水来冻他,把他和爱人关了三天才放出来,真是啼笑皆非,穷凶极恶。善良百姓无辜受害。

打人凶手副所长韩增禄

大法弟子邢启英,2月7日早晨一个人在生活小区炼功,被抓到派出所,铐在窗户外铁栏杆上,脚下全是冰,铐了2个多小时后拘留,回来后叫到派出所审问,左右开弓打嘴巴子,韩增禄打头。

大法弟子梁慧玲(38中会计,已开除),4月18日去北京上访,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回派出所后,韩增禄用手打嘴巴子。连续左右开弓10余下,停下说我打你打的手都疼了。

凶手张新征毒打大法弟子孙秉芳,凶手张建中打贾金明,揪着贾的头发打,头上有一地方揪的没有头发了。

2000年10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