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读大法和向内找

【明慧网2000年10月13日】 大家中午好!我叫乌拉基米尔。从乌克兰的克拉玛多尔斯克来。

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快三年了。在这期间我有过在法中修炼的各种经历,下面我想举几个例子,也许,会有启发。

在得法之前的10年里,我炼过各种东方的格斗术和各种功法。但这段时间里,自己那种没有找到完整的理论的感觉,心里那种孤寂的感觉始终无法改变,我总是怀疑自己所炼的东西。

1997年7月在我们城市里举办了个中国气功-法轮功的介绍班。我是从同事给我的报纸上知道的。开始我想,又是一种什么新功法,各种功法我已经知道很多了。而且介绍班的主办人原来教过我其它的功法,当时我总是主张要自己炼,所以因为骄傲的原因我并不想同他打交道。过了一段时间,又是那个给我报纸的同事直接把《法轮功》这本书送到了我工作的位置,而且说,必须下班后马上还他。我可不是那种在工作岗位看书的游手好闲的人,何况我根本就不想翻开这本书,但是在我读完整本书之前,我再也没能放下他。我读得很快,就象一个饿极了的人匆匆忙忙的往自己的胃里塞着食物。两个小时以后,在我读完整本书时,才想起来我是在工作单位上班呢,而且在这期间居然没人打搅我,这本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我当时是那么的激动,甚至并没有明白多少,我的头一个念头是:得赶快与朋友们分享。我也这样做了。后来,有人给我送来第二本书《转法轮》。第一遍我甚至无法平静的读,但后来就正常了,我和朋友们轮流地读。

在开始的那段时间里,排除自己旧的观念和某些习惯很困难,但是随着不断的读《转法轮》,一切都自然地去掉了,甚至最后想起过去干扰自己的执著心都觉得可笑。从这一点,我也证实了不断地读《转法轮》是多么的重要。

修炼两个月以后,我马上遇到了考验,但我没有过去,而且还是后来才认识到这一点。我当时决定为反对我的工作单位作证,我们单位的一位同事有一大笔款项没有还,而我是证人。我没有想到,我们单位的法律顾问科对待我象对待阶级敌人似的,他们想通过我这个例子,让大家知道,同单位斗没有好结果。有些人,从我的领导到有的同事,开始恐吓我,说要开除我或是处分我。我当时很难做到平静,因为到处都在议论着我,有夸我的,有骂我的。我去找律师帮忙,很长时间没能平静自己。通过这件事,我很遗憾地认识到,我还没有做到根本的忍。而且因为自我保护等情绪的干扰,我没能消自己的业。

在新年前,我有过这样一次过关。我帮助举办了给职工孩子举办的新年祝贺活动,因为活动是在工作以外的时间,所以我们是应该有补助的。活动结束后,公司为给我们(四个人,都是朋友)的补助,让我们在一张申请上签字,申请上说我们要求公司给予在医疗中心治病的补助费。我明确表示,骗人的事我不干。开始大家还以为我开玩笑,但后来看到我真的很坚决,才开始担心起来。朋友们一会说我真是“有病”,一会说这不是骗人,只是登记方法不同,说最后他们肯定会因为我吃亏。单位领导也参与进来,说我逼他,羞辱他,好象就我诚实,他们都不诚实。我只说了一句:钱我不要了。这个事就这样过去了,他们最后登记的是我也拿钱了,我也没有再去理论。这个考验过去之后,我感到了其他同事对我的尊敬。我悟到:无论任何时候,都要按照大法去做,不能因为常人的“传统”而改变。

读《转法轮》的时候,我想到过吃肉的问题,但我不认为自己是个特能吃肉的人,我只是觉得生活中不能没有肉。1998年1月14日我的早饭是一点土豆和一块煮熟的肉,我刚吃一口肉,就感觉象生的一样,心里一阵恶心。我开始怪自己不应该这样挑剔,但接下来情况更坏,我把所有吃下的都吐了出来。我明白了,我现在不能吃肉了。大概过了一个半月,我又觉得自己能吃肉了,但我还是没吃,觉得没有特别的必要。两年以后,在一次只得吃肉的情况下我开始吃肉,现在也偶尔吃一些。但是不久前,有一次我回家后很饿,在做饭的时候,吃了一大块香肠,当时特别想吃也觉得特别香。10分钟后我赶去公园集体学法炼功,学完法后前面说过的状态又出现了。但这次过去的就非常快。

在开始修炼读《转法轮》时,我搞不明白书中说的“遥视功能”,我当时不大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存在。有一天我在家炼功,在做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的时候,说到这里我要加一句:当时我的哥哥和嫂子带着孩子在美国。突然,不经意的我看到了哥哥,模糊的半透明的看到了房间的轮廓,还看到明亮的蓝色的光,我当时想,这是电脑的荧光屏发出的,我就看到了我侄子正坐在电脑前面。我嫂子没在。我看到哥哥拿起了电话坐在沙发上开始拨号。我不知怎么的就认为他是在给我打电话,我得赶快去拿话筒接电话。当时我感觉自己的视线好象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了一个时间隧道一样。我睁开眼赶快跑向电话,电话根本没动静。在走向电话时,我忽然想:我跑这来干什么?自己怎么还能相信幻想这种事?我心里已经开始不满意自己的行为了。但手还是伸向了电话,这时电话铃响了。是我哥哥打来的电话。我一下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我开始问哥哥那些我看到的细节,所有的细节全都对。哥哥还感兴趣地问我干吗问这么细。我没跟他说,其实我当时根本就震惊得不可能长时间地跟他通话。很遗憾,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这件事以后,在读《转法轮》中关于“遥视”功能这一讲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就在不久前,我过了一个对于我来说很困难的考验。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我对他和他的家庭特有感情,每次我到他家的时候都感到象自己亲人一样,如果有可能,我总是很高兴地帮他们做一些小事。有一天,他请我帮他用车搬个立柜,我很高兴地答应了。在车库里,我很费力地把车修好后,帮了他这个忙。他想付我汽油钱,我开了个玩笑就走了。过了段时间后,他妻子过生日,他买了一个大蛋糕并给我送到工作岗位(我们在一个单位上班),而且声明,这也是感谢我上次的帮忙。我心里不是很舒服,只跟他说别想收买我。谈了没一会儿,他又明确的重复了那几句令我感到不舒服的话。我没憋住就跟他说:“你不就想让我记住为啥给我买这块蛋糕吗!”,他生气地走了,我感到又内疚又冤枉。我去了他家,但没能改变什么。他开诚布公的说了对于我的看法,我尽量的解释,但还是心情沉重地走出了他家。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听人当面说我这么多坏话,而且还是最亲近的朋友。因为心情沉重我感到十分不舒服,我不明白,我怎么能象常人一样生气呢。第二天我才悟到:是我想从别人那里得到感情的互相给予,我的关系是建立在很深的情的基础上。这根本就不符合心性的标准。明白了这一点后,我感到一身轻松,在这个问题上我找到了自己还没修好的根儿,而且,我又一次证实了,错肯定出在我自己这儿。

不管多困难的情况下,我都坚持读大法,而且很神奇,我总是有所悟。学法越多,就越看到他的洪大和壮观。我内心中那种孤寂的感觉再也没有了。

我感谢李洪志老师传给了我法轮大法,感谢他的耐心和慈悲,感谢他给我的一次次的机会。

(俄罗斯学员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