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事实

我在三个看守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0年10月17日】 7月13日在天安门因打横幅被抓,在警车上遭警察毒打,还看到一名警察用点着的烟头插入正跪在过道上的一名大法弟子嘴里,并朝他的嘴里吐口水,还让他吞下去,这学员离我只有一尺多远,我见他默默的把口水咽下去毫无怨言,警察面对这样怀着大善大忍的大法弟子一点都不动心,甚至加重了对他的迫害,让他跪在过道上当垫脚石。

当晚,我被送到北京通县看守所,刚进看守所,就看到一名遍体鳞伤的学员还在等候办理出狱的手续,接着几名同来的男学员先进了牢房,被警察唆使的几名犯人用电棒殴打,我们只听到犯人的殴打声,一声因痛苦而发出的呐喊声都没有听见,殴打声引来了在屋顶上巡逻的三名士兵观看,打了好一阵一名犯人走出来问管教:行了吗?管教说:不行,犯人回去接着打,管教怎能让犯人错上加错呢?提审时,我将此疑问向预审警官问询时,他机械地认为犯人就等于坏人。

修炼大法,我是好人,怎能被关进看守所呢?于是我采取了绝食的办法,但看守所“出于人道”,对绝食的学员进行灌食,对我灌食时,他们一边唱歌,一边漫不经心地用管子插入我的鼻子试了几次,管子已经把我的鼻子插出血了,当我告诉他们时,他们并不在意。与我同修的学员被他们用脚沾地上的呕吐出的食物放入嘴里。

7月19日我又被转到天津武清县看守所。早起晨练时,号长在巡逻士兵和他们上司的指使下用脚踢我,脱光我的衣服,用刷厕所的棒子殴打我,当时窗外的巡逻人员对这一切不但不管,反而在一旁加油叫劲。号长在得知虐待大法弟子可以减刑和立功时,对一位刚被提审一天一夜之后滴水未进的大法弟子进行体罚打骂,扒光衣服。有一位50多岁的老太太被警察用电棍电得脖子上起了许多的泡,电棍放到嘴里电得嘴都肿了,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有的大法弟子被五、六个警察用开到最大电流的电棍对着脸电,对着穴位电,电得脸都走样了,还有许多残酷的事实不为人所知。

(2000年10月15日收稿)

注:这是北京一位功友从监狱女号里带回来的,作者可能仍被关押,姓名、年龄不详,据说原件写在一张很小的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