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正法的认识

走出来不是参与政治,是正法

【明慧网2000年10月20日】师父说:“因为正法嘛,正的是什么呢?正的就是那偏离了法的旧的一切。”(《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那是不是包括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走出来就不是参与政治,而是正法的一个方面。

我们不能做到整个正法的事,但是我们却能做到自己人的这一面的那一点儿。其实,这一点儿也是在为自己做,如果我们把自己当做大法的一分子的话。修炼的人在与自己的思想业力斗争的时候,也是方方面面的。如果说出来做一点正法的事也成了参与政治,那么,这可能就是自己的观念在障碍着,使自己的思想打不开,不能够从人中走出来。

师父说:“我们是从生命的最本源上开始改变你,我们倒过来修。”“你们修得好的那一部分,只要一达到标准马上就过去了。过去的速度是非常的快,微观上构成你们生命的那一部分简直比火箭还快,突飞猛进。但是往往一到了人,三界之内物质构成的身体这一部分的时候,一下子就刹了车了,慢下来了,前进一步都是非常困难的,就是因为人实在太难放弃执著了。”。原因就是放不下人的那点东西。越接近表面越是这样,几千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观念在障碍着。到底什么是政治,什么是维护人,维护自己身上人的那一面,什么是真正为了维护大法,为了众生,这些只有站在大法的宏观需要上能一目了然。

我觉得现在很多东西已经清除了,有的人他自己的心里很明白,是怕心在障碍着,为自己找一个借口而已。那么这个怕(或者认为是参与政治)可能就是最表面的一个壳,这个壳自己不打开要拖到什么时候啊,这辈子怕过去了,下辈子在人间享点福吧。

其实,现在邪恶势力已经没那么可怕了,那个贼头儿江泽民早已经病入膏肓了,离咽气很近了,它害怕得要命,它完全处在被动的位置上了,而我们是主动的。

走出来吧,邪恶早一天除尽,我们的同修就会早一天解除痛苦。其实,不管怎样的所谓在家实修,修得再好,最后一步还是不能放下人,也是没有用啊。一个伟大的神,却总是被最表面的一个壳儿拴着,最后恐怕等于选择了放弃神。

当然,走出来要做的事情很多,不能走极端,要理智的对待这一切。师父在为《去除魔性》批语中说:“在对于思想业力的反映上和邪恶势力给我们所制造的破坏,我们向人讲清真相,都是在采取主动清除魔而不是纵容和消极承受,但思想和行为一定要用善的。”。这其中我个人理解也包括不能走极端的含义,做了及时的指正。因为向世人讲清真象就是在消除邪恶,我们还能怎么样呢?第一我们要学法,保持住修炼人的状态。第二我们要“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那么这二者就应该是善的,不能动恶。包括对江泽民我们也不能恨它,因为宇宙的法理自会安排它的去处,那是它的心性的真正位置和业果决定的;而我们修炼人则要保持用纯善之心面对一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是大法中纯净的一分子。

不能用自己的思想来衡量大法中的任何事情,因为你也是大法造就的。一切都是经过变异的,连你用来衡量事物的那个思想都是经过变异而生成的。人间的一切不够纯净的都将是正法的对象,其中包不包括你想的那件事呢?

其实不管怎么实修,都得出来同化法,连过去山中修炼的人都得来同化这个法。不同化法,将来连呼吸喘气的地方都没有,因为一切都是正过来的环境。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都得正过来,还想在家实修吗?是自己想的。法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思想意愿走,不同化法的任何物质与生命都将被法淘汰掉。师父说:“我真为他们担心。他们不知道他们真正生命的处境有多危险哪!”从人中走出来吧,这才是实修。

师父说过“这法大得不可想象”。那么正法中的事情肯定是超出我们的思想范围的,连这样的事情与理论都接受不了,这种心理与现在这变异科学的理论观点又有什么差别呢。肯定是非理性的。

让我们按照真正自己的意愿,按照师父的安排去做吧。 

我不愿走老路而重新越入荒野
我曾为寻求真理而迷茫
我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并非梦幻
在真理面前重新审视自己
在错误面前重新审视自己
在这空前绝后的特殊时期
忘了自己
在永恒与瞬息间
没有观念

大法永恒,
我们将完全同化在大法之中。

一美国学员
2000年10月1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