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河劳教所暴行录

团河劳教所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罪行累累

【明慧网2000年10月24日】[前注]团河劳教所秉承邪恶败类江泽民的旨意,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将大法弟子打伤、打残。邪恶的败类知道自己作恶多端,害怕以后遭到正义的清算,他们在折磨大法弟子时,都逼迫大法弟子低头,不允许看他们的脸,因为他们害怕曝光,因为他们自己都知道自己见不得人、邪恶已极。

为了残害大法弟子,邪恶的败类想出种种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方式折磨大法弟子。邪恶的败类嫌禁止使用的1万8千伏电棍还不足以发泄魔性,他们使用6万伏的电棍疯狂折磨大法弟子。

江泽民迫害大法及其弟子的手段,集人类历史残暴、卑劣之大成,使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成为人类黑暗罪恶的渊薮。其残暴和灭绝人性,使南京大屠杀中虐杀、奸淫中国百姓的日本兽兵望尘莫及;其阴暗毒辣,使八百年前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岳飞的秦桧、王氏甘拜下风。

详情请见报导。(2000年10月23日)


团河暴行录之一:对胡长安的残酷迫害

大法弟子胡长安,2000年5月被非法抓进团河劳教所后,公安人员就开始用惨无人道的暴力逼迫他写认错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材料。因为“高层”对劳教所下了死命令,限期全部转化。没有转化的,就要株连警察的奖金,升职,严重的可能降级。所以,管教队长就不择手段地用各种极其恶劣的违法手段、甚至是惨无人道的方法对待法轮功学员们。有的分别被电棍长时间的电击达一天的时间,第二天接着电。有的被用鞋底把脸都打肿了、打变了形,有的学员被打的不能正常走路等等。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折磨。胡长安第一次被电击是在一次他们强行安排的揭批会时,他要举手说出对揭批会有不同意见时,都没容他说出口,他就被带上手铐拉了出去,踢倒在地,用多根电棍一通乱电、头部、全身都被电得伤痕累累。第二次是因为他不愿意参加他们组织的揭批会,用头撞墙表示抗议,他们不顾他撞破的伤口,反而把他倒背铐上手铐,拉出去用了十多根电棍电了一个多小时。整个脸都被电的变了形,肿得不像样子,直流黄水,现在他的脸上还留下黑黑的疤痕。除了被电,还被熬夜,不让睡觉。有一个星期才让睡了几个小时。他们每天被熬到4点多才让睡一会儿。6点又让起床,但不起作用,就整天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拳打脚踢,白天还让干活剥筷子。打骂之外还被罚蹲,一蹲就是一天,几天下来腿脚都肿了。他们看还不起作用,就指使同室的劳教人员把胡长安捆绑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不转化就不松开。不让上厕所,就在床上拉尿来折磨他。他被捆在床上达十七天之久。他们让劳教人员来折磨大法弟子,他们(警察管教队长)就想可以不负责任。胡长安的双手臂被绳捆住勒进肉中,几次好了伤又被勒破了,手指长时间麻木没有感觉,现在留下了被勒的痕迹。他们看到还没有达到让胡长安屈服的目的,就用恶毒的手法极其残忍地折磨他。用五、六个人轮换上阵用床单堵上他的脸和嘴,用拳头、骨尖和肘尖一边一个人猛力擦两边的肋骨,一个人累了再换一个。据说国民党渣滓洞都没有这样的刑法。两边的肋骨的肉都被擦的成了紫黑色,痛得一个月不能翻身,头部五官都分别受了伤,耳朵打的半个月嗡嗡直响,听不出声音;眼睛被打肿了,嘴和鼻子都出血;下半身、两腿内侧被用脚跟猛力碾;脚被用烟头烫。用刷子刷脚心;腰下被垫上板凳,上面坐上人狠压。第二天,尿中发红,他才明白被硌的肾部出血,近一个月才能正常行走,疼痛难忍。团河劳教所对大法学员胡长安的野蛮手段,用惨无人道、灭绝人性、丧尽天良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政府公安部门,本应维护正义、惩恶扬善,但是现在他们欺上瞒下,为了个人的名利、升官发财丧尽天良。他们对外宣传他们转化了“绝大多数”大法弟子,其实恰恰相反,团河劳教所中的绝大多数都不可能被转化,因为大法弟子心中有这部大法。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外在形式上的暴力强制,只能应付表面,而内心不改变,一切都是徒劳的、虚假的。我们的内心早已被慈悲伟大的师父所讲的法理---“真、善、忍”的伟大宇宙真理所占据,是任何外在力量和手段永远改变不了的。真理在任何时候都能经受住时间的检验。那些为了个人的蝇头小利和邪恶观念而迫害大法弟子的败类,最终会受到历史的惩罚,大法真象会很快展现于人间的。



团河劳教所暴行录之二:对赵明的残酷迫害

大法学员赵明,30岁,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爱尔兰留学生,回国证实大法被抓。于2000年7月7日被送到团河劳教所,分在原一大队一中队。当时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要求限期转化,否则,责任队长将被罚款。队长多次找到赵明谈话,被赵明拒绝转化之后(其中一次郭姓中队长一边跟赵明谈话,一边手拿两根电棍电赵明身体的各处),发生了两次劳教人员对赵明的殴打。其中第二次是在队长找赵明谈话谈了一夜之后,清晨让赵明回到住室后。此前,队长威胁赵明说:“你不写也得写,你要是不转化我可保证不了你的安全。我在这儿没人打你,可我不在,那就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赵明回去后,同室的劳教人员开始强迫赵明“军蹲”(一种体罚方式)。赵明因在海淀分局绝食,身体虚弱。他一动,他们就开始打他的耳朵,用木棍敲他的脚踝、膝关节。他们给他穿长衣服、裤子(夏天天气热),强迫他坐在盆里,头弯向脚,塞进床下。床板被身体顶了起来。他们就坐在床上压。20多分钟后把他拉出来,开始十几个人一起殴打他,用膝撞他的身体。整个过程有两个多小时。他的大腿四周都是黑的。膝关节红肿,五天不能蹲大便,两周内不能正常行走。打他的人不仅没有受到法律的处理,反而不久都受到不同的奖励。如:加分、减刑等。



团河暴行录之三:暴力转化,非法延期

1  自从中秋节放假回家的大法弟子回来后,过去写过悔过书、认罪书、揭批材料的弟子认识到了自己错了。结果很多学员向政府声明,推翻了过去所写的东西。目前,劳教所把所谓“被转化”的人和没有被转化的人分开了。没能被转化的人被关在一起组成第五中队,并调来过去做转化工作有功的警察干部专人负责、限期在元旦前完成多少人的转化。但弟子们都很坚定。结果中队领导阴险毒辣地对众管教指示说:“思想问题不一定要用思想方式来解决”。

从前一段开始,中队开始叫出一些学员,如魏汝潭、刘学成等人。多名警察把他们踩在地上,仰面朝天(呈大字型),然后用一尺多长的大电棍电击学员(两根以上的电棍),逼迫学员答应写出他们要的悔过书或揭批材料。其五中队负责人姜姓中队长直接参与了此事,还有邹姓队长等人。

2  有一个学员叫段沛臣,他再有些时候就要解除劳教了。但是,管教干部放出话说:如果谁到期还不转化就可以再延期三到五个月,说这是专门为我们法轮功问题定的政策(这是非法决定)。但段沛臣没有因此而屈服。在今年年底之前,还将有一批学员到期,他们会不会被非法延期,我们全体大法学员和全世界所有正义的人们都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