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在继续

【明慧网2000年10月25日】 我们按照中国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权利进京去信访办准备说一声“我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法轮大法好。”被公安抓回来关押在劳教所至今。

我亲眼目睹并亲身经历了种种对无罪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大法学员的非人迫害。我相信,了解这些对你是有意义的。现列举如下:

非法关押:

四川某县法轮大法三名学员未收到任何判决书就被送到劳教所关押已近一年,劳教所明知违法也接受了关押。四川某县学员在拘留所收到“释放通知书”,签字后又被送到劳教所关押至今。四川Z县学员C等七人刑期已满(一年),未释放。

肉体折磨--捆扎:

行刑者至少二至三人。为避免绳刺和便于使力,行刑者需套上帆布手套。大法学员被强行扒光上衣,全身、脸被按在肮脏的地面,又用带刺的棕绳将左右手臂各死力扎三圈,这时行刑者二人合力使手臂尽量从背后往中间挤,用脚踩住系牢。再把反剪的双臂从后面用力提,用力提到尽量接近后颈,扣牢,此时棕绳深深扎进肉里,手臂麻木、乌紫。这样捆绑后,几个月内手都是卷曲的,并化脓、感染。

逼供:

有两间用大青石修的牢房,一大法弟子因拒交经文在这里被关了七天。(这两间牢房对屡次逃跑甚至打死人的重犯都很少使用)。从一个极窄的铁门进去,一片漆黑,只能用手和脚在牢内摸索,触及之处都是潮湿、冰凉和肮脏的东西,摸了一会儿才知牢内有一个水泥台子,大概是床,上面有很多灰尘。

石壁上不断地往床上浸水。牢内很难听见什么声音,冬天连虫鸣都没有,象在黑洞里一样。时间也难知道,那真是单调、寂寞。有一次从铁门的铁条缝钻进来一只一尺多长的肮脏的老耗子,以后都似乎很少再进来了。尽管是冬天却不准带棉被进去。每夜只能卷曲半睡一直到冷醒。

另一大法学员有一次因炼功被关进另一间牢房,三天三夜被铐在铁门上,每天只能解铐吃饭二次,吃完清水菜、饭后即又被铐在冰凉的铁门上,由于长时间不解铐,双手、双脚浮肿,小便留在裤内,半身在尿中泡着。三天后放出时,我亲眼看见他全身颤抖不止。

采用这种方法是想逼我们写悔过书、保证书。

二十四小时监控:

关押大法学员的每个舍房专门安插了一半劳教(吸毒、诈骗、偷盗等),每人负责一个大法学员,日夜轮流值班,上厕所都在旁边守着。这些劳教人员为了自己免受管教人员的处分,吆喝、凶狠地管制着大法弟子的言行。

体罚、站立反省:

除每天的出操、跑步一小时,俯卧撑200个、蛙跳400米外(就这些年轻人都感到吃力),中午劳教人员休息,大法学员被迫站立反省两个半小时,晚饭后站立反省三个多小时,加上生活清苦,实际上是对生命、身体的摧残。这儿的大法学员中六十多岁的就有好几个。

饥饿:

严管队在押人员长期处于半饥饿的折磨中,油量极少。天天早上一两清稀饭,一个一两多的馒头,中午清水菜(四、五块冬瓜)和二两多干饭,晚上二两清稀饭和一个同样的馒头。周二、五午饭有肉也只是几小块而已。每天体罚消耗的热量,这些食物都不能弥补。而干警们每顿交一块钱,四荤四素,并把吃剩的汤、菜高价卖给劳教人员,有时菜里还有牙签。

精神凌辱:

严管中队象奴隶主对奴隶一样对待大法学员及劳教。干警找谁问话是这样的:打手一声吆喝,劳教需迅速跑步到干警面前,双手背后反剪,蹲在干警胯下前方,口称“我是某某劳教,前来听取讯示,报告完毕,请求干部指示”。干警可以随意扇耳光、揪耳朵、皮鞋踢踩大法学员及劳教。

数月前一学员,因他同其他大法学员说了一句“什么地方能买洗衣粉”,中队长杜毅上去就是一记耳光,耳鸣至今。理由是“法轮功”之间不准讲话。

有一次,中队把某大法学员象装货物一样,放到小汽车后部封闭的行李箱里运往别处(车内有座位)。这种可能使人窒息的不人道行为引起众人心里的不满。中队长杜毅揪住一学员耳朵往外拖,发疯样的毒打,并铐在篮球架下示众。当时打手左福杰用皮鞋猛踢该学员的肋骨,使该学员半月只能半边身子睡,不能翻身,每一次咳嗽都引来一阵牵动肋肌的剧痛。

干警们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们要明确身份”、“臭劳教”、。。。中队在押人员象奴隶一样承担了所有的苦活、脏活、累活、农活及杂务,还要给干警擦皮鞋、洗衣服、端茶倒水、打扫房间、准备洗澡水、搓背。干警上班的事情是坐在沙发上发号施令、按摩、下棋、打牌、吃喝、打人、训人及避免发生逃跑。每天我们报名多达19次。

滋养打手:

打手又叫值班员。干警选择打手的标准是:劳教人员中恶习深、面凶狠、彪形者,或者是与干警有私人关系的。打手享有种种特权,可以到任何一个舍房吃、喝、拿、要,敲诈勒索,叫“新教”上供钱财。有的打手一身名牌衣物用品都是敲诈来的。助长这些行为是因为干警给予了他们打人骂人的权利、施用各种刑罚的权利。

我们被关押在高墙内,满耳听到的是干警、打手们象赶牲口一样的吆喝声、叫骂声、打人的声音、铁门粗暴的咣当声。但在高墙的白壁上却写着几个红色的大字:文明执法、文明管理。

鉴于劳教所针对大法学员的种种的邪恶行为,我们向政府所有有关部门的全体人员提出三个要求:

一、还师父以清白(一个为人类公益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应该受到尊敬)。

二、还法轮大法以清白(法轮大法事实上使上亿人身心健康升华了)。

三、释放所有被拘、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的大法学员(因为他们的上访符合中国宪法)。

在管教所明确说不上达我们的申诉信的情况下,在邪恶还在继续的时候,在未得到实质性答复前,一些学员开始绝食。

我们呼吁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看清真相,给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以道义上的支持,辩明善恶,弘扬正气。

中国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法轮修炼大法学员
2000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