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某大法弟子致领导的信

【明慧网2000年10月26日】 X书记及各级领导:
首先向你们申明,我不是来要工作的,我是来向你们讲明真相。

我被辞退已经三个月了,一直没有与你们有过任何联系,一方面因为自己对师父的法理解不深,以至无法用平静的心情来陈述自己所思所想所为,深怕由于自己善心的不够使你们对法轮大法产生误解。另一方面,自己对大法缺乏真修实践基础上的理性升华,不知如何落笔才能表白我的选择——修炼。从去年七月政府把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起,你们就不遗余力地采取各种方式方法对我进行“思想转化和教育”。把法轮功定为X教后,我和另一学员因护法上访,被拘留,接着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注射毒害大脑神经系统的药物,精神和肉体上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又接着对我们轮番地进行所谓的思想教育和帮助,强迫我们一次一次写反对师父,污蔑大法的话,直到你们满意为止,否则又要送精神病院,并用开除工作来威吓。待我神智清醒后,只因说了“还炼”两个字就开除了我。很多善良的人都为我痛哭。当然,回到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开始剥夺了外出和接打电话的自由,更不能炼功,后被迫出家流浪。回来后是找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才上班几天,又被便衣跟踪,强迫用人单位再次辞退。其间的几多辛酸,是—般人难以承受的。这一切的磨难,不但不能动摇我对大法的心,反而使我越来越坚定。我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和宇宙是同一性质的,是善良的,是真、善、忍这种物质构成的。可是他也有群体性的关系,他在群体中发生着社会关系的时候,有些就变得不好了,所以就往下掉;在这个层次中他又呆不了了,他变得更坏了,他又掉一个层次;掉、掉、掉,最后就掉到常人这个层次中来了。”(P61)“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P3)“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p4)

因为我在书中知道了人生命的真正来源和人来世上的真正原因和目的;知道了人为什么会有生老病死和遭受各种磨难的真正原因;知道了人只有修炼才能真正摆脱生老病死的苦海。这就是各种疾病缠身的我走上修炼这条路的起因。

通过不断的学法和修炼,使我对大法有了更深的理解。知道了“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法理,知道了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法在不同层次当中有不同的指导作用。明白了我们的生命,宇宙中的一切都是这个大法所开创的。没有这个大法,就没有一切,其中包括你、我、他。所以在这一切政治的压力,肉体的摧残,精神上的折磨,人格的污辱,生命权力的一次一次地被剥夺和世人的嘲笑面前,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修炼。

“坚修大法紧随师” 。(《心自明》)。我认为:
1、我的上访没有错,因为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义务。在别人剥夺我信仰自由、并污蔑我师父,颠倒黑白时,我有权利、义务上访。
2、你们把我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并强迫家属签字,注射毒害大脑神经系统的药物是不对的,有罪的。因为一个正常人,你们只为了强迫她不再炼法轮功,就进行这种非人道的人身摧残,与疯子关在一起,进行精神上的折磨和人格的污辱,是杀人不见血的行为,是法西斯罪行的重演。
3、只因我说了句“还炼”,你们就辞退我。这是违反国家《劳动法》的,是非法行为。而且在国家有关对法轮功学员处理的3号文件“不准随意开除法轮功学员”下来后,你们还是开除了我。你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任意践踏天理,也践踏人间的法律,这样的领导,人们还能信吗?
4、在药物把我们毒害得神智不清、痴痴呆呆的情况下,你们又对我们进行轮番的所谓思想转化,强迫我们写认识,写保证,直到你们满意为止,并强迫家属与你们配合,一天24小时都看守我们,是侵犯我们的人身自由权。
5、开除后,因为家属不是修炼人,也害怕压力,把我锁起来,这种行为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被迫流浪的日子,虽然不好过,却是我心灵的真正解脱,对大法也有很大的理性升华。
6、假如你们的姐妹、妻子、儿女、朋友本是一个善良的人,被无知的人强行关押,送进精神病院受非人摧残,你们的心会如何?同样,今天面对遭你们处理和迫害的我们这些善良群众,你们能安心吗?
7、再次找到工作后,被你们派来的便衣跟踪,你们强迫用人单位将我辞退,这是可耻的流氓行为。

也许,你们会说,国家把法轮功定为X教,禁止炼了。还会说出许多污蔑我师父的话。师父在《我的一点感想》中指出:“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来决定的。难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观念就可以定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观念也可以定为邪的吗?”如果说“真、善、忍”都是邪的,那世上还有什么是“正”的呢?法轮功要求每个真修弟子严格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做好人开始,不断地提高心性,做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在我们身上,除了你们看到我们在物质利益上放弃一切而傻之外,谁又能说出我哪点的邪和恶呢?大家都说我们是好人,而且你们到派出所,到精神病院,到办事处...,每到一个地方,也是这样告诉别人:我们是好人,只因炼了法轮功。这—个个的个体都是好人,怎么组合在一起就成了邪的了呢?

我们虽然是小护士,在一年多中,无论你们怎样对待我们,我们都默默地承受,没为自己说过半句话,也没有我们说话的权利。但我们用实际行动证实了大法是伟大的,是金刚不破的。这也是你们意想不到的。开始时,你们以为一个小护士,只要喊来说—声“不要炼了”,就会不炼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这就是大法的威力!连江泽民都不得不承认,他镇压法轮功是失败的。各位领导,难道还不觉得你们也是失败的吗?在对待我们法轮功学员的处理上你们有罪的啊!我师父也是这么对弟子说的:“因为你们是合格的、达到标准的真正修炼者,拿钱财、拿物质利益吓不倒的,这些是修炼人本来要放下的。而且这些修炼者连生死都放得下,还怕以死来威胁吗?”“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

自从去年7月20日开始,每当节假日或者所谓的敏感日期来临,数以万计无辜的大法学员被抓被关被劳教,许多拘留所、劳教所还实施酷刑。我们中国大法弟子已经写了“告江泽民书”,从现在开始,如果再一次乱抓乱捕法轮功学员,全中国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海外的学员都将去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说明真相。因为法轮功不只是中国人的,是全世界的,全宇宙的,所有的真修学员都是我们伟大的师父带出来的,是最好的,最正的,是一条心的,说得到就做得到。这从去年4·25“中南海事件”以来,你们看到了的。我们的行为不为别的,只为得到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今生今世,我为这个大法而来,也为这个大法而去。

其实你们也不难看到,现在人的道德观念都发生了变化。中国也出现了同性恋、吸毒、贩毒、黑社会、性解放、妓女等,简直不得了。现在美的不如丑的,善的不如恶的,整洁的不如邋遢的。人与人之间的紧张,正如我们师父所说“人人相见如敌,事事都难如意。世人怎知何故,修道者可知谜。”

因为宇宙已经偏离了“真、善、忍”大法,社会才变得这样邪恶。今天,来人世间正法度人的,正是我们大慈大悲的师父!

为了你们有一个较好的未来,做为一个修炼者,我有这个责任向你们说明法轮功真相。各位领导,请想一想,为什么在政府动用一切国家机器镇压下,仍然有那么多人坚持修炼呢?那是因为法轮大法实实在在地改变着人的身心,使人心变得纯洁善良,使人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醒悟吧,把你做错了的改正过来,把被关在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都放出来,停止对大法学员的一切迫害!这也是我们师父给你们的最后机会!不要给自己再造业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这是天理啊!

我们法轮功学员将一如既往地用纯善之心向政府领导和全中国,全世界人民讲清事实真相,寻求和平与公正的解决办法。

我只是一个普通修炼者,既不是他们所说的头目,也不是所谓危险分子,只因身体不好修炼了法轮功后好了,所以还要炼,就对我进行如此恶毒的摧残。另一学员也因要炼,被第二次绑送到精神病医院,现在还在那遭受非人的折磨。一个堂堂正正的权威医疗机构,却成了整治好人的地方!

我们是修炼人,工作上方方面面都做得很好。原护士长看我俩很好,舍不得我俩离开,因此而被撤职,并党内警告……。被关在疯人院的日子里,除了丈夫及一位妹妹两人可以看我之外,不能与其它任何亲朋好友接触。要知道这是医院而不是监狱,他们是来看“病人”而不是看犯人啊!我爱人为我的事,曾多次上访,跑遍全省可能申述的地方,得到的是恶人的横眼,耻笑甚至强行驱赶,当然也有好心人的同情。在这哭天无路,入地无门,昏天黑地的世道里,哪有老百姓说话的地方!

我很明白,其实很多人也都清楚,有些别有用心的政治骗子就是利用法轮功来达到自己那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虽然人中的几个败类还在作恶,但是天体中高层最邪恶的生命已在法正乾坤中被除尽了,处在最表面的人类邪恶之徒也即将在法正人间的灭尽中偿还造下的一切罪恶。”《去掉最后的执著》

受迫害人:一名大陆法轮功学员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