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法会及洪法活动记事

【明慧网2000年10月28日】在网上得知美西佛学会将在旧金山举办大型法会及洪法活动时,第一个念头是我应该去支持这项活动。令人记忆犹新的九月初纽约为期一周的大型洪法活动在各国、各州学员的支持下,获得了圆满成功,其效果在全世界的政府和人民心中产生了强大的反响,对整个的洪法护法都起到了推动作用。洪法护法是每个学员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我们的互相支持常常可以事半功倍,产生巨大的效应。于是周末我来到了旧金山。

在世人面前高举“法轮大法”的横幅(10月20日)

这次游行,我得到的任务是拿大横幅。这是一面需有五个人同时举起的横幅,上面是黄底蓝字英文的“法轮大法”,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紧接着就是警车护卫了。握着旗杆,一步步行进,心中充满法轮大法的神圣和慈悲,不禁想起中国的同修们,为了能在天安门广场向世人展开法轮大法的横幅,是需要有多么大的勇气啊!舍弃多少世人看重的名、利、情。或许是个博士生舍弃人人称羡的博士学位,可能是个事业有成的商人舍弃他一生的财富,也许是一个母亲舍去对儿女的亲情,也可能是相敬如宾的夫妻舍去恩爱多年的依恋,……。太多太多的大法弟子为了能在天安门广场展开一面横幅,可以放弃世人所认为的美好的一切,并且他们清楚地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可能手中的横幅还没有打开,或许只打开十秒钟,就被公安强行夺走并对他们施以暴力,然后送进监狱,被判刑,甚至被虐待致死。同样是大法弟子,同样是横幅,同样是警察,只是中间隔了太平洋,为什么就有了天壤之别的待遇?江泽民这个残暴的专制狂一定会受到历史的审判。我意识到了我的任务是神圣而重大的,因为我在完成国内同修们想要实现的愿望--向世人展现法轮大法的横幅。

师父来到了法会,这一天成为历史性的时刻(10月21日)

司仪宣布了一个令我无法平静的消息:我们伟大的师父来到法会现场。当时的心情就象一只漂浮在汪洋大海中的小船,终于见到了日夜期盼的领航船上那盏耀眼的明灯一样。这一年半来,我那艘小船常常在茫茫大海中不知道要往哪里去,生怕驶错了方向,总想等着师父的出现,虽然心里也知道,我不能等,我得“以法为师”继续我的航程。可是我的“以法为师”是否真能做到,还是被自己强烈不放的执著及魔性在掩盖着,左顾右盼常常把握不好,几次险些翻了船。

师父的一句“久违了”,我的泪就没停过。泪水里包含了太多的忏悔,我为自己未能更深刻地认识到正法的重要性,未能更积极参与到向世人说明真象的行列中而深深地内疚。师父及国内同修们承受了史无前例的巨大魔难。虽然师父只做了半个小时的演讲,可是师父的每句话都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每句话都那样严肃,又是洪大的慈悲。当师父提到对美国、加拿大等地各级政府授予我们的荣誉表示非常的感谢,师父会把未来的美好带给他们时,我更进一步体会着《洪吟》中《高处不胜寒》的意境:“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师父不仅要正法,让弟子圆满、建立觉者的威德,还要考虑宇宙众生未来的幸福。弟子们不知用什么词汇来表达对伟大师父的敬仰和感激。

汽车游行(10月22日上午)

星期日是为期一周洪法活动的最后一天。早上我们到了中国城花园角公园进行炼功洪法。炼完动功后,负责的同修说,有车的可以参加汽车游行,如果愿意去散发大法资料也可以加入,于是我跟上了汽车游行的队伍。我们先将车开至市政府前的广场集合,布置车体,每辆车的左、右、后面都贴上了“江泽民停止镇压法轮功”、“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周”等标语,车队陆陆续续往中国城方向驶去。坐在汽车里,我想不能白白浪费时间,可是车门和车窗全被横幅标语遮住了,不能下车,也不能开窗,望着一大堆大法报纸,何不把单页的传单夹进去?于是我和另一名同修一起在一辆七座小客车后面,把每份中文报纸中都夹入了一份对江泽民、曾庆红及罗干的起诉状,每份英文报纸中都夹入了《华尔街日报》对陈子秀事件报道的节录。这样可以让不论是西方人还是华人都更全面了解江泽民一伙十恶不赦的罪行。恰巧前座的同修又可以用流利的中文、英文和广东话询问路人可不可以接受大法资料,在汽车游行的整个过程中,我们都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让世人了解真象。一路上,遇到散发资料的同修也把我们当作流动的补给站,不断地从车上拿走更多的大法报纸发给路人。

暴露邪恶,窒息邪恶(10月22日下午)

汽车游行结束后,一位同修对我说:“一个人居然为25块美金把自己永远出卖了。”我大概了解了我们离开后花园角所发生的事情。等我回到这里时,看到近百位同修祥和地在炼功,似乎一切都未发生过,只不过离我们前方不远处大约四、五十名男子在盯着我们瞧。当时近中午,路过的行人和游人非常的多。许多人站立在最前排观看展板。这次当地学员所做的展示板给我一个很好的启示是:他们用大型照片,即一块展示板上只有一张放大的彩色复印照片,这样很醒目,非常适合在户外洪法用。想到早上在给华人散发大法报纸时,有些人说他不识字,当时只觉得可惜,没来得及想如何让这样的人了解真象。如今这几张照片上面是大陆公安当众殴打我们学员,甚至动刀的都有,铁的犯罪事实休想抵赖。看着这些展板,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开始问我们这是在哪发生的?学员告诉他们,这是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这样文化程度不高的人也很容易地就了解到事情的真象。这里的学员告诉我们,刚才肇事的一伙有个领头的,他们其余的同伙很多连法轮功是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被钱收买、被谎言蒙骗来的。如今这些照片人证物证明明白白摆在他们面前,谁正谁邪,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而且我们发现当有学员将大法资料递给这些人时,他们趁领头的不注意会赶紧揣起来,其实他们也想知道什么是法轮功。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一位前来采访的西方记者亲眼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后来当地的华语电台的记者也赶到现场进行采访,于是出现了华语电台记者采访西方记者的场面。

事情最后的结局是二位学员一人手拿录音机,一人手执照相机,从那伙人中找出领头的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干?并告之人们会把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在当地的华语报纸及电台上曝光。那人撇下他的同伙,头一低,快步溜走了。如果今天我们未能坚持下来,可能当地学员以后在中国城的洪法活动仍会受阻,可是我们坚持下来,而且把邪恶公布于世,叫更多的世人知道明辨是非,窒息了邪恶。结果是为首作恶者一人溜走,连他的同伙也不愿意附和。希望此事能给江泽民一伙敲一个警钟,当你们的罪证一件件公诸于世时,你们的那些帮凶们也不愿与你们绑在一起,而你们将永远要偿还你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所犯下的一切罪恶。

经过了这一次盛会的洗礼,在踏上归途的行程中,我感到全身都象脱胎换骨般的,似乎每个细胞从微观到宏观都更清醒,我更明确了如何做到师父在《理性》经文中对弟子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

(纽约地区学员 2000年10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