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网2000年10月28日】 “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缘归圣果」)2000年十月二十一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我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第一次见到了至尊至圣的师尊!

* * * * *

过情关

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九日在台湾得法的,一九九九年八月赴美留学。在修炼之前,我最放不下的就是情,因此,在情方面的考验特别多。九八年七月,我与先生公证结婚,并拟共同赴美,婚後三天,考验就来了。先生突然告诉我,他不知道,结婚的决定是否正确,他对我们的婚姻产生了怀疑,也对是否与我一起出国犹豫了。这对当时的我而言,就如晴天霹雳一样。虽然本性的一面知道在过关,但是人的一面被情泡著,时常以泪洗面。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师父还说:「它是超出常人这个层次的东西,所以对你要用超常的理去要求。怎么要求呢?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转法轮》)我努力向内找,发现了许多自己的不是,也不断地向先生致歉,但总觉得人的思想太多,没有做到正确对待修炼中的一切状态。有一次甚至忍不住向好朋友诉起苦来,其实这已经是向外去找,“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去掉最後的执著」)了。先生最後还是与我来了美国。这一关,就算跌跌撞撞、勉勉强强的过来了。

2000年六月的一个下午,我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叫醒,朦朦胧胧中听到答录机中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她留了一个电话留言给先生,说要跟先生结束关系。我不敢置信的重新听了一次留言,睡意全消,但也马上悟到,这是一个关,我必须把它过好,不能让自己泡在两年前那个状态中。我拿起师父的经文「真修」,反覆背诵,「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师父也说了:「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我悟到了是自己做得不好,平时多专注於学业及学法炼功,忽略了先生,没有做到一个好妻子,才有今天这一难。两天後,我平平静静地跟先生讨论这件事情,先生未意料到我已听到那通留言,大吃一惊,不知所措地向我道歉,我告诉他,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因为我是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相反的,我还要为我对他的忽略表示歉意,他听到这更吃惊了。我知道,是大法的威力改变了我,若在修炼前,遇到这样的事,我肯定会用常人的方式去对待,“为情者自寻烦恼”(《洪吟》「做人」)。但是修炼之後,我知道必须“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时时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能坦然放下。这一关就这样过了。

不执於世间得失

我在美国所攻读的学位为经济学博士学位,系里的环境十分竞争,要求也比其他科系的博士生多。特别是一、二年级的学生,被要求通过四个资格考试,完成繁多的必修科目,大多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地读书学习,孜孜不倦。刚来美国时,的确让我觉得压力很大,学季式(quarter)节奏快速的学习生活也让我觉得颇不适应。但是我想,我是个炼功人,这不正是一个修炼心性最好的环境吗?师父说:「…你要能够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贵,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转法轮》)。多吃点苦不正是好事吗?我过去在常人中养成的得失心,显示心,欢喜心,怕心,自卑心,紧张,...等等执著心,不正好在这个环境中给去掉吗?就这样,我度过了功课最繁重的第一年,而且出人意料地顺利通过许多学生要连考两次才能通过的两个必修科目资格考试。师父说:「我在讲法中讲过,如一个学生只要把学习学好就自然会上到大学去、执著于大学本身而学习不好是上不了大学的道理,...」(「去掉最後的执著」)现在回想起来,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中,自己并没有像其他同学执著著一定要通过考试,只是觉得自己要像个大法弟子,把本份的学习工作做好,也许这就是无求而自得吧!

虽然通过了两个大考,另一个考验却接踵而来:我赫然发现,第三个学季所修的总体经济学成绩未达标准,经询问後被告知,我必须在二年级时重修一次。好面子的执著心让我难受不已,从小到大从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啊!尤其二年级时是要跟一年级的学弟、妹一起修课,他们会用什样异样的眼光看我,多丢脸啊!但是我知道,每一关每一难的背後都有该去的怕心和执著心,我必须提高心性,以法为师,扩大自己心的容量,过好这一关。师父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转法轮》),做为一个炼功人,我不能把这些事放在心上。好面子的心一放下,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那个难也不那高了!第二年,我顺利修完了这个科目,也顺利通过两个选修科目的资格考试。回想过去两年,在大大小小的过关中,修去了许多怕心和执著心。我确确实实感到大法在熔炼著自己,和大法无比的威力。

修炼与洪法

来美的第一年因课业繁重,多在家学法炼功,未能多参与洪法活动,现在想起来觉得非常惭愧。第二年与校园内的几个同修建立了一个固定的炼功点,同修们并积极争取申请了一个大法的学生社团,推展校园内的洪法活动。邪恶势力在人间对大法弟子迫害之後,洛杉矶当地的同修多次到中国领事馆和平请愿,并编辑中英文真象报导的报纸、在华人报纸上刊登大法专栏、到超市门口发报纸...尽所能向世人讲清真相。一开始因不善开车,我带著大法的真象报导在住家的附近挨家挨户的发,张贴中英文材料於公告栏上,或到邻近的医院、餐厅、商店争取放置大法材料。随著师父正法的进程,明慧网上的标题由「当前,向广大人民讲明法轮功的真相是国内国外每一个弟子的最重要的"助师世间行"」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我意识到,自己应该有所提高。有一天,先生说,他想买一部二手车给我,让我自己练习开车上下学。当时只觉得家里的经济并不宽裕,似乎不需要,并没有悟到是师父在点我。另一方面,自己的怕心太重,不敢在交通状况复杂的洛杉矶地区开车,也是一个主要的执著。後来我认识到,这也是修炼,那个怕心不也得去吗?师父在《转法轮》中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转法轮》)修成罗汉的人一害怕都得掉下来的。更重要的是,若能自己开车,能做的事就更多了,可以到更远的地方洪法了。我欣然接受先生的意见,决定克服万难学习开车。一回生、二回熟,壮著胆子开了几回後,就自在多了。十、一中国国庆之前,同修通知我因中国领事要到环球影城附近举行晚宴,洛杉矶的功友在环球影城门口申请了一个烛光守夜的洪法活动,希望我开车载几个同修一同前往。想到必须上高速公路,路线并不熟稔,怕心又冒出来了;但正念随之而出:「我是大法弟子,这点事难不倒我,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我必须做到。」,带著这样的正念,我平安地抵达洪法地点,并将功友平安送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望著夜空,心里不断地向师父说谢谢,谢谢师父让我顺利完成这次的任务。我也期许自己要更加精进,全身心地洪法,真正地“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严肃的教诲」--记师父最近一次谈话)

得见师尊

2000年十月二十一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我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第一次见得了至尊至圣的师尊!当同修们通知我十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将在旧金山举行法会时,学校已经开学了,我虽然非常地想参加,但系里的老师希望我在讨论会上作发表演示,必须做一些准备工作,因此,有些为难。法会前一周,我的脑子嗡了一响:「我是美国西部的大法弟子,美国西部的法会当然得参加,更何况在师父正法的这个特殊历史时期,这个法会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无论如何我得去!」,於是我取消了发表,匆促地订了十月二十日晚上的机票。当天晚上七点多到了机场後,赫然发现班机取消了,若要等候,必须等到十一点多才有班机可搭,先生当下气急败坏,责备我为了省钱买了便宜的机票,才会发生这样的状况,并要我马上跟他回家,别去法会了。我静静地向他认错,但表示非去法会不可。无奈之下,他挥了挥手,让我进了登机门。我坐在候机室里想著先生说的话:「为什不取消别人的飞机,单单取消你的飞机呢?」的确,一定是我有什么执著心,这下真得好好悟一悟了。半夜时分,我终於抵达了旧金山。

十月二十一日一早,到著名的联合广场集体炼功後,就去开法会了。上午的法会在九点开始,大会首先介绍了美西湾区九个地方政府给予师父及大法的荣誉状,整个过程庄严隆重,所有的弟子都极受鼓舞。紧接著是学员发言。中午休息时,与同修交流,同修跟我提到在前几次法会上见到师父的感受,让我十分羡慕,虽然我得法的时间不算短,但从没见过师尊,我心想著,不知道什时候才能有这样的福气呀!

下午的法会在一点钟开始,三点多钟有一个十五分钟的中场休息,但五分钟不到,大会就广播学员尽快入座,我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进入会场坐好,询问身边的同修:「怎么回事呀!」「好像是师父要来了」「真的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果然,大会主持人面带笑容的宣布:「让我们欢迎伟大的师父!」当师父走进会场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全场学员起立鼓掌,久久不止,好多好多学员都哭了,大家惊喜交加。师父一声「久违了!」,大家的泪水更止不住了。师父在近三十分钟气势磅的演讲中,谈了许多在正法进程中学员们应清醒认识的事情。当师父说到:「师父谢谢你们。」时,我的心里很惭愧,觉得自己一点都不配听到师父的这句话。师父在《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话)》谈到:「我也不会说什么感激的话,因为你们都是我的弟子,没有师父给弟子说感激话的,所以我也就不说。」那天听到师父说:「师父谢谢你们!」,我真觉得让师父的慈悲溶化得无地自容,只有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会向弟子们说谢谢呀!当师父离去之後,心里那份“终於见到师父”的激动仍久久不能平复。另一方面,看到师父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从头至尾都笑容满面,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高兴。

第二天,参加了早上的洪法和汽车游行活动後,就启程回洛杉矶了。有趣的是,我的班机又被取消了!我悟到了自己应该利用等候候补机位的时间向世人洪法,遂拿出包包里的中英文报纸在人潮汹涌的候机室里发了起来。当我发完时,坐下来稍作休息,没想到广播中突然传来增加班次的消息,我匆匆忙忙跑到柜台,顺利划到机位,就这样结束了难忘的西部法会行程。回到洛杉矶机场後,看到中国人,我就将仅剩的中文报纸发给他们。最後拿到报纸的是一位老奶奶,她一看到报纸封面十一国庆一名手无寸铁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的学员被便衣警察用皮鞋踩著脸的照片就说:「这那有什么人权啊!太不应该了!」我真是为她感到高兴!当她说出这句话时,就已经在为自己重新摆放位置了呀!就如明慧编辑部所说的:「人们在同情大法弟子受迫害的遭遇时,在仰慕和敬重大法弟子为真理勇於付出的伟大精神和行动时,在做出支持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举动时,在更多地建立对大法本身的正确认识时,当投身修炼时,当认识到法轮大法好也帮助其他人得法或与大法结缘时,他们就已经在为他们自己生命的未来奠定良好基础了。而从大法弟子的角度来看,那才是大法需要的证实大法的效果。」我希望自己能作得更好!

最後仅以师尊的「心明」一诗与同修共勉:

为师弘法度众生,
四海取经法船蹬,
十恶毒世传大法,
转动法轮乾坤正。

* * * *

以上是个人的修炼体会,若有不妥之处,还请同修不吝指正。合十。

(台湾留美大法弟子,10/25/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