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29日各地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10月29日各地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10月30日】
  10月26日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请愿遭毒打
  警察说:“我们没有把你们当罪犯……”
  罗干再次亲临指挥施暴 山东省安丘市惨案例例
  部队弟子冒被处死危险赴京上访
  大法弟子谢淑玲被送入精神病院
  山东淄博市王村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
  济南大法学员石俊弘被殴打致残
  武汉学员被关转化“封闭班”的经历
  充当镇压法轮功急先锋的可悲下场
  大连弟子想念师父


【大陆】10月26日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请愿遭毒打

例一:魏杨(化名),南昌大法弟子

10月26日被抓,28日跑出。以下是魏杨本人自述。

10月26日下午,我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和平请愿时,一群警察冲上来,对我拳打脚踢,拽头发,打耳光,用脚踢。我的右眼、小腹和胸部被打伤,整个头部的右半边被打肿,左侧一根肋骨被打断,腰部被打伤,打了近半个小时,然后把我们送往一个不知道地方的看守所,在那里又把我们三、五人一组的分散送走,我和另两个功友被送到小汤山刑警队,在那里一个刑警又对我进行了毒打,先后打了两次共有20多分钟,我指责他打人不对,他却狠狠地对我说:"打你又怎麽了?"我问他姓名,他不肯说,也不敢说。当时有一个善良的人作证,我向他打听姓名,他坦然地告诉我,他姓刘。然后又铐了我8个多小时。第二天,那里的领导崔永和来询问我的情况,我就把刑警打人的情况告诉他,他便指责打人的刑警是不对的,并对我说,会让他做检查的。之后,崔永和与其他三人把我送到附近的看守所。在那里,三名女警让我脱光衣服说是检查,被我拒绝。她们就强行扒光我上身衣服,在我强烈地抗争下才没有扒成。后来她们了解到我的姓名和户籍所在地后,又把我送到了江西驻京办事处,从另一个功友那里得知看守所要脱光衣服不是检查,而是要用电棍击打下身。29日9点我从驻京办跑了出来,功友见后说我已经面目全非。

例二:10月26日下午,一个五十岁的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大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惊慌失措,蜂拥扑上,将他按到在地,两个警察对她拳打脚踢,拽头发,打耳光,用脚猛踢其胸部、小腹、下身等处。然后,一个警察拽着她的衣领往车上拖,只见头发被抓下一大把,裤子也被拖落,脱出10多米远,屁股上的皮肉被磨破,鲜血染红了地面,不少中外游客见此情景目瞪口呆:那位学员毕竟已经是50多岁的老人,甚至和那警察母亲一样的年纪,在如此神圣的地方,竟发生如此有损国家尊严和警察形象的暴行,真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和耻辱。

希望善良的人们正确认识镇压法轮功的真相,明辨是非,再不要被蒙蔽了。



【大陆】警察说:“我们没有把你们当罪犯……”

我们几个弟子在26日上午10点50分在金水桥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几个警察匆匆赶来,弟子们的嗓子喊哑了,大家对警察说:"宇宙中的法已正完,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啊",几个警察听了这肺腑之言也为之动容。

后来我们被带到天安门分局,这里被关的大法弟子非常多,屋里,走廊上,后来把不报姓名的弟子集中到院子里,屋里屋外满满的,这些弟子来自东北、山东、河南、江苏、云南……,几乎每个地区都有。有许多弟子的横幅还未打出就被抓了,这时大家把横幅打了出来,二层楼上也挂上了许多横幅,同时大家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窒息邪恶",呼声震捍寰宇,警察没敢再打人,只是从楼上向下泼水。后来,一个领头的警察说:"我们知道你们是好人,我们没有把你们当罪犯,你们安静些,朱镕基总理讲话了……还有乔石同志……"。

不久我们被带到一个看守所,还没下车就听说这个看守所已满员,我们就被带到了另一个看守所。听后来被关进来的弟子讲下午的天安门广场异常壮观,到处是打横幅的弟子,宛若圣洁的莲花遍地开放。驻京办事处的人一来就认出了我:"你又来了,几次了"?我说:"四次了"。起初负责接送大法弟子的工作人员已得法修炼,由于放走了大法弟子被调离了,接替这份工作的这个人开始时很凶,但在大法的威力下现已变得很好了,我对他讲:"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你做多少就会得多少,你要是和哪个弟子的缘分大说不定会到他的世界当众生呢"。他听后很是高兴,说:"回去后别对人说,就说旅游去了"。这样,我被放了。据悉还有一些弟子从办事处走掉或被放掉了。



【大陆】罗干再次亲临指挥施暴山东省安丘市惨案例例

罗干一个多月前亲临安丘,前几日再次在安丘市"西苑"宾馆秘密策划迫害学员阴谋,安丘市一小撮帮凶于25号上午动手到学员家把代宗秋抓走,某学员逃走。早日被迫离家的学员其亲戚家中及左邻右舍都被监视和住有便衣,妄想阻止散发揭露江泽民及其帮凶的恶行录,使安丘市及边界再次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请看残酷的迫害下造成的惨案:

王在英,女,30多岁,系景芝镇油房村人,9月上旬某天上午该镇一小撮帮凶为转化王在英到家中威胁说"给你半天时间考虑,要么写保证,要么下午带走劳教,在这种情形下,王在英只有离家出走,并给丈夫留下了一封信(丈夫不炼功),说明了原因,并在信中写到法不正过来誓不回家。从此家中亲属再也不知道王在英的去向,直到18日晚上不幸遇难而去,被其他学员发现告知家中,亲人才知道。就是这样一位为人善良,宽以待人,仅因坚信法轮大法而被逼有家不能回,离家出走而遇难,又一个家破人亡的惨案发生在身边。

李军、李奇芝夫妇系景芝镇大圈村人,"十一"因进京证实大法,现在被迫有家不能回,家中只有一个唯一的11岁的儿子,这孩子父母不在时吃饭全靠左邻右舍照料,晚上自己在家睡觉,19日不幸遇车祸身亡。回顾一年多来,这个孩子曾遭到该镇某些帮凶的毒打,今年9月上旬,有天晚上这个孩子突然被一群邪恶之徒从睡梦中拖出,逼问父母到哪里去了,答说不知道即遭到毒打。这次孩子不幸身亡,夫妇得知后回家处理后事,镇上又去抓人,全村百姓听说后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值得安慰的是世人已经惊醒,明辨是非,全村村民出面质问:为何抓人?在村民的质问下,夫妇才没有被抓走。



【大陆】潍坊学员证实大法

大法学员之一,女,三十多岁,"十一"期间,由于怕该学员进京就在这位学员的楼下设有几个人专门负责看守值班,为证实大法,这位学员趁其不备就从自家阳台上跳下来,安然无恙。

大法学员之二,女,五十多岁,今年"7。20"被关在该镇时,为强行转化,在该学员绝食6-7天后,在炎热的中午,把这位学员的双手用铐子铐在露天的篮球架下长达5小时之久。

潍坊坊子区,丁利,男,31岁,家住"八九"医院宿舍,"十一"期间进京证实大法,于10月20号被判劳教三年,妻子在单位和政府多次到家中干扰下,已离婚。



【大陆】部队弟子冒被处死危险赴京上访据来自军队不同单位的消息,军队对于坚修大法的弟子将处极刑,一般级别的军队单位无权处死有军籍人员,此举定是得到军方高层的指使,而军队和中央政策保持一致,所以"秘密处决一批大法弟子"的消息绝非空穴来风。2000年10月26日,一位来自部队的弟子冒着被枪毙的危险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请愿活动,并安全地返回。


【大陆】北京工商大学三名大学生“十一”护法

2000年10月1日,三名北京工商大学大法弟子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抓。他们是:朱小妹,女,化工系九七级大学生,22岁;孙学兵,男,机械系九九级硕士研究生,24岁;曾燕霞,女,经管系九七级大学生,22岁。

在朱小妹去之前,谈到为什么要去天安门时,她说:“如果一个生命明白了大法和生命的意义,却不能去卫护造就自己生命的大法,那么这个生命真的令人很痛心”。小妹被学校接回后不久,又被学校保卫处叫走。孙学兵家境贫寒,学习刻苦,大学期间,每学期都获奖学金,深得老师信任,同学尊重。他们二人都因坚修大法,被学校列为重点人物。10月1日他们为证实大法,毅然走向天安门,至今二人仍下落不明。

曾燕霞10月1日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因拒决配合邪恶,不说姓名,而被送至密云派出所。趁上厕所时,从窗户跳出,致脚骨断裂,被送回学校。学校的领导及燕霞的老师都认为,她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她不但学习优异,而且深得同学喜爱。因坚持炼法轮功,一直是学校"关照"的对象。九月份,燕霞无故被警察带到十四处,盘查一天后,被带回宿舍,并抄宿舍一次。燕霞曾经说过,无论我将来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坚定地走下去……。学校保卫处曾威胁燕霞,因为这次去天安门,可能会要求她退学。还说,小妹和学兵有可能被判刑。

在这一年多狂风骤雨般的日子里,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经历了最严厉的检验,并且真修弟子们都坚定地走了过来。今天,我们无愧地说一句,我们是大法弟子,金刚不破的神!

附:北京工商大学校长:苏志平 68904767
书记:林少岩 68904223
保卫处:邓处长 68904773
校办公室电话: 68904031
学校办公室主任电话: 68904508
化工系书记电话: 68905342
机械系书记电话: 68905250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1号 北京工商大学 100037



【大陆】大法弟子谢淑玲被送入精神病院

大法弟子谢淑玲近日被送入烟台心理病康复医院(原莱阳精神病院)

莱阳精神病院办公室:0535-7265700
党委办公室:0535-7265701



【大陆】山东淄博市王村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

山东淄博市王村劳教所,自去年至今残酷迫害被关押在此的山东各地大法弟子,其罪恶行径使该劳教所成为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王村劳教所执法犯法,违背所规,不许大法弟子家属探视,因为这条规定隐藏着他们不可告人的罪恶。据可靠消息王村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迫害手段令人发指。青壮年强迫每天干重活长达二十小时,年龄稍大让其干轻活,或者每天跑步二十多小时。稍有不慎就大打出手。他们追随江泽民一伙的恶旨提出"只要不打死就行"。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许多大法弟子对他们的非法关押折磨进行绝食抗议。它们就让恶魔似的彪形大汉将大法弟子绑起来,强行灌食并进行人身摧残。一些大法弟子被折磨至死。但他们作贼心虚,对外严密封锁消息。然而纸包不住火,他们的罪恶行径、卑劣手段已为世人皆知。我们呼吁在此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属们赶快到王村劳教所要人,也许你的亲人已被迫害致死,你却还被他们欺骗着。同时我们迫切希望世界各国政府和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坚决制止和揭露他们的罪恶行径。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王村镇161-2邮编255311
电话:0533-6680345



【大陆】石家庄大法弟子温惠英被劳教

石家庄轻型汽车改装厂大法弟子温惠英,女,30岁,2000年10月8日晚收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有关对大法的邪恶报道,于次日赴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10月11日,温惠英所在单位接到通知:你单位职工法轮功学员温惠英在北京,如不来接,我们送过去要支付500元。单位领导知道温惠英是个好职工,便研究决定前去接回,当天下午再给北京打电话时,被告知温惠英已被送回石家庄。然而一等数日,仍不见人,到处询问,无人知道温惠英被送何处。直到10月24日,单位接到了被劳教2年的通知,才得知温惠英一直被秘密关押在赞皇县。单位领导知道温惠英是好职工,曾与公安交涉想把学员接回单位“处理”,公安机关毫不理睬,一意孤行,坚持办了劳教,为此,单位很多人即无奈又震惊,怎么也想不通去北京讲清真相就被劳教。



【大陆】济南大法学员石俊弘被殴打致残

济南市天桥区大法弟子石俊弘,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遭到广场便衣警察疯狂殴打,当天被济南公安抓回。其间石一直喊头痛,送医院检查说没事。在他头痛难忍的情况下,仍然被送往党家庄劳教所,判劳教三年。近日获悉,石俊弘被同监号的犯人打残,右锁骨打断,一只耳朵被打聋,疑是管教指使犯人所为,劳教所严密封锁消息,现具体情况不详。

国庆期间,济南大法弟子进京的较多,节后遭到公安部门的邪恶镇压,只要被公安获知去过北京,便不问任何理由,轻者罚款5000元,重者刑拘,劳教。据悉,公安部下达命令,批评济南劳教人数太少,于是,济南市公安局就按区分配劳教名额,为了凑够上级布置的劳教人员数目,各分局派出所没有任何理由,就把大法学员抓走,劳教三年,短短几天工夫,已有40多人被劳教。且劳教人数不断增加.同时。还用强制和诱骗的方式,将大法弟子关押到临时开办的强行转化学习班,20天之内不转化者,直接劳教。为躲避抓捕,许多学员被迫离家出走,流浪在外。现济南市大法弟子只有极少数人在家。因公安人员到处搜捕学员,现被关押学员的具体情况不详。



【大陆】济南学员被骗至派出所后遭关押

10月22日下午原济南天桥区辅导员金双奇所在济南天桥区刘家庄派出所以找其谈话为由,将其骗至派出所后关押,至今一去不返,下落不明。提醒各地大法弟子,及时识破公安的阴谋诡计,警惕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师父在《理性》中说到:“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

山东济南天桥分局盛局长手机:13808933808
济南天桥分局刘家庄派出所所长杨宝烛:0531-6925261



【大陆】武汉学员被关转化“封闭班”的经历

陈伟强(化名),男,37岁,因国家对法轮功的报道与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实际感受完全相反,为了对个人负责,对社会负责,于今年7月4日去北京信访局上访,讲清法轮大法真相。去信访局后,在门口就被便衣拦住不让进去。无奈之下,中午去天安门广场炼功请愿,被带上警车,遭到警察非人的污辱与毒打。胸部被一警察用警棍猛戳前胸,即起黑块(20多天才消退)恶警又操起一铁器猛敲下巴数十下(至今张嘴困难),之后,又被放到警车尾气上烘烤烟熏。然后又被警察拉入满是水的草地,被摔倒淋湿后,押回警车用车内空调冻得全身发抖、牙齿打颤达1个多小时,还在他脸上画怪象、吐唾沫、戴高帽、掐鼻子等等,受尽污辱。后送海南省,名为治安拘留15天,实际上关押26天。

刘海梅,女,32岁,于99年10月17日去北京反映情况,10月24日被公安带回,未办理任何手续先后两次被江岸区丹水池街道派出所监视居住各壹个多月,行政拘留15天,2000年3月1日,在无任何手续的前提下,被街道派出所送进了“封闭班”,失去人身自由达半年多,并饱尝了手铐、挨打的滋味,却无怨无悔。为了让更多的善良人们了解事实真相,让邪恶凶手无处藏身,现自叙所受迫害如下:

“‘封闭班’地点在湖北武汉黄陂,由于我不听从他们颠倒黑白、正邪不分的言论,由燕连森指使,杨姓公安人员用重拳打我的脸,边问边打,不知打了多少下,又将我反铐在床头,一宿不让睡,我只觉行左眼很难受,脸上火辣辣的疼,第二天早晨照镜子时,我发现我的左脸又肿又青,左眼肿得只剩一条缝,眼内充血严重,眼眶青了,嘴唇也打青了,厚厚的闭不上,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燕连森,男,50岁左右,武汉市公安局江岸看守所副所长
杨姓公安,男,25岁,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车站街道派出所民警

宋莲如(化名),女,52岁,2000年元月18日到北京反映情况,19日被带回。在本人未签字的情况下,强行在家24小时监视居住一个月,期满管段户籍祝建桥带着居委会书记、主任到家宣布没事了,可以去上班。

3月2号晚上8时,无任何依据,任何手续带入“封闭班”失去人身自由长达5个多月,8月4号才放回。其间4月7号因连汴生(江岸区政协委办公室主任,兼任610办公室主任)造谣诬蔑师父,功友们提出合理要求,即:还我师父清白,强烈要求连汴生肃清散布的耸人听闻的谣言。他们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对宋莲如进行行政拘留15天,后又送回“封闭班”。因炼功二次被带手铐,其中第一次在绝食5天的情况下,高吊一个多小时(脚跟不能着地)。因收藏师父经文被搜查出来,带上几十斤重的脚镣,晚上不能入睡。

洪梅(化名),女,43岁,于99年12月25日在武汉市滨江公园炼功,被水上公安局以非法习练法轮功的名义行政拘留15天,又被江岸区四唯街派出所带回武汉市第一招待所监禁半个多月,并强行要洪梅在监视居住(半年)的手续上签字。

2000年3月1日,四唯街管段户籍以所长要找洪梅谈心为名,将她骗至派出所,从此进了所谓的“封闭班”,失去自由达6个半月。

由于不听他们所谓的管教,洪梅多次被反铐在高低床梯子上。一次,被“封闭班”的书记陈鑫菊(武汉市江岸区工委书记)反铐40多个小时,站也站不直,坐也坐不下,弯曲着腰,期间不给吃,不给喝,不让睡,不让大小便,晚上工作人员盖被子,洪梅就冻着,作为大法弟子,洪梅每次都坚定地挺了过来。

“封闭班”的时间地点:
2000年3月1日至3月24日于金龙饭店
3月24日至5月10日于堤角工读学校
5月10日至9月22日于湖北武汉黄陂

程达英(化名),女,40岁,因上访被武汉市江岸区四唯街派出所行政拘留15天,2000年元月17日街派出所的郭群香、刘于士把程弄到武汉市六角亭精神病院说是检查身体,强行把她关进精神病院。程一再向院方申明她是炼法轮功的,没有精神病,院方说她是政治问题,派出所送来的,派出所何时来接就何时放。他们把程当成精神病人整,强行打针、吃药,弄得她整天晕晕糊糊,不认识人,无奈程达英绝食三天,精神病院的刘主任命六人把她绑在床上,强行灌食,鼻子出血还在灌。程达英在精神病院呆了两个多月,派出所才让她回家了。

郭群香,女,40多岁,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局四唯街派出所民警
刘XX,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局四唯街派出所民警
刘主任,武汉市六角亭精神病院主任

崔雪梅(化名),女,32岁,于99年12月25日在武汉市滨江公园炼功,被水上公安局以非法习练法轮功的名义行政拘留15天,又被江岸区四唯街派出所带回武汉市第一招待所监禁半个多月,并强行要她在监视居住(半年)的手续上签字。

2000年3月1日,四唯街管段户籍王强以所长要找崔谈心为名,将她骗至派出所,从此进了所谓的“封闭班”。由于不听从他们颠倒黑白、正邪不分的管教言论,身为公安人员的吕康知法犯法,先后三次对崔拳打脚踢,打得她好几天全身疼痛,睡不着觉,令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感到吃惊,气愤不已。

吕康,男,大约27岁,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一科。



【大陆】武汉市被判刑、劳教的法轮大法学员的部分名单

徐祥兰,女,48岁,法轮功武汉站长,有期徒刑8年;
洪卫生,男,47岁,有期徒刑12年;
彭冲,男,25岁,因上网判罪有期徒刑7年;
方隆超,男,52岁,长江航办干部,有期徒刑3年;
倪国宾,男,有期徒刑3年;
张爱民,男,29岁,中国银行职工,因二次进京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
邹嘉荣,女,32岁,有期徒刑2年;
石磊,男,39岁,有期徒刑1年(已刑满出狱);
陈静,女,37岁,有期徒刑1年;
张珂,女,41岁,劳教3年;
刘红秀,女,45岁,教师,劳教3年;
杨镇武,男,49岁,劳教3年;
周翠娥,女,29岁,护士,劳教3年;
许春枝,女,45岁,华工后勤职工,因三次进京被劳教2年;
吕震,男,24岁,武汉邮科院干部,因三次进京被劳教2年;
李建华,女,46岁,4262厂职工,劳教2年;
静秀,女,32岁,教师,劳教2年;
胡胜莲,女,劳教2年;
李金龙,男,劳教2年;
王莉,女,29岁,湖北日报记者,因三次进京被劳教一年半;
陈锦辉,男,28岁,洗衣机厂职工,劳教1年半;
彭惟圣,男,52岁,因二次进京被劳教一年半;
乔传杰,男,30岁,机械研究所,因二次进京被劳教1年半;
张全浩,男,32岁,自来水厂职工,劳教1年半;
宋刚,男,40岁,教师,劳教1年半;
王劲松,男,因在揭批会上摔烟缸被劳教1年半;
王凯,男,劳教1年半;
吕超,男,劳教1年半;
张杰红,42岁,湖北印刷厂职工,三次进京被劳教1年;
田承远,男,32岁,洪山宾馆职工,劳教1年;
刘黎娜,女,50岁,武汉汽轮发电机厂工人,劳教1年;
王昌慧,女,60岁,省化工研究所工程师,因二次进京被劳教1年;
熊桂菊,女,50岁,幼儿园园长,劳教1年;
黄琴,女,28岁,黄鹤楼酒厂职工,劳教1年;
蔡三枝,女,50岁,幼儿园会计,劳教1年;
许桂娥,女,劳教1年;易兰芝,青山船厂,劳教1年;
汪女士,武钢党校教师,二次进京被劳教1年;
徐向秀,女,劳教1年;左翠华,女,劳教1年;
刘丽华,女,劳教1年;田莎,女,劳教1年;
姚慧,女,劳教1年;张佳凡,女,劳教1年;
杨丽萍,女,劳教1年;王莉平,女,劳教1年;

据悉:武汉市被劳教的大法弟子,目前正集中在何湾劳教所办学习班,强制转化,并准备转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农场更加严厉的关押。

何湾劳教所地址:武汉市汉口姑嫂树罗家嘴
电话:(027)85878758 (027)85880417
武汉市政法委书记程康彦办公室 (027)82402352
湖北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 (027)87316839



【大陆】充当镇压法轮功急先锋的可悲下场

梁广斌,男,36岁,工作单位是黑龙江省嫩江县九三局拥军农场公安局。梁对当地大法学员进行残酷打压,送劳教等,因镇压有力被晋升一级。现获悉,前不久梁骑摩托车出交通事故被撞死。

黄世辉,锦州铁路保卫干事,于10月25日突发心脏病去世。此人于去年10月份在单位做法轮功转化工作,参加办学习班、监视学员居住等。



【大陆】大连弟子想念师父

师父:

我们是大连的大法弟子。当我告诉同修们我可以代表他们给师父写信时,好多人都流泪了,我们真的非常想念我们的师父!

由于我们的业力和修炼中放不下的执著,给师父和大法带来了过多的魔难,对此我们十分愧疚。

几年的风风雨雨,使得我们更加成熟,是师父的慈悲给了我们新的生命,对此我们无以回报,只有更加坚定地学法和护法。

我们是法在人间的体现,我们是法中的一分子,我们一定不辱自己的使命,不负自己过去曾经发过的誓愿,在正法和护法的同时圆满自己。

对于政府给我们施加的种种压力,我们无怨无恨,这是我们应该承受的。而对于政府对师父的诽谤和对大法的诋毁,我们深感不安,是我们做得不好,是我们做得不够,才使师父和大法在人间受此不公的待遇。

目前,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我们是经得起魔难的大法弟子,我们都站出来了!我们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并且“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在“除尽邪恶的同时圆满自己”。

师父,我们都以自己是您的弟子而深感荣耀!

大连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