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31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10月31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10月31日】 2000年10月31日大陆综合消息

【大陆】广州大法弟子继续以灵活多样的方式向世人说明真相

“ 仙女散花”:10月29日在最繁华的商厦----广州王府井大厦楼上飘洒下数以千计的大法传单,游人和顾客纷纷抢阅,不少人看后放入挎包衣袋带走。

邮寄校园:广州一些校园的教授们近来陆续收到大法邮件,内含“江泽民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等揭露邪恶,说明真相的传单。一名知名教授、博士生导师看后说:“我虽然理解不了法轮功的理论,但我认为应该允许别人相信,允许象佛教、基督教一样让人们信仰自由,不能用镇压来解决信仰问题。”多数收信的教授都有同感。



【大陆】国庆期间山东高速公路上出现大法横幅

山东莱西消息:国庆期间,在山东“潍莱”高速公路和“烟青”一级公路莱西段,出现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等横幅,学员的这一壮举再一次有力的证实了大法的威力,打击了邪恶势力的嚣张气焰。

十月初,莱西市个别地区法轮大法的横幅四处可见,某镇东侧一级公路旁的一个“法轮大法正乾坤”的横幅整整挂了一天,直至傍晚才被摘下。

十月20日附近,莱西市的主要街道挂出了“法轮大法”、“真善忍”巨大横幅,震撼了世人,鼓励了学员,吓坏了邪恶势力。

近期,莱西市委根据青岛市委的指示召开了各单位主要负责人会议,会上布置了举报发送大法真相资料学员的任务,并要求全体干部职工得到法轮功资料不要传,不要看,立即销毁,同时公布了举报电话,举报一名法轮功学员奖金300元。这一教唆和怂恿群众出卖他人、出卖道义的罪恶行径应受到所有善良人的谴责。

目前,莱西市已被劳教的学员有:
高阳(男)、李国修(男)、吴国清(女)、赵洪永(男)、居瑞红(女)和展树欣(男)。

吴国清“十一”期间和六、七位学员去北京为大法和平请愿,在当地火车站被公安截回,行政拘留期满后,刚回家住了几天,又被抓走劳教。

李德伟在日庄镇前庞村散法大法资料时被举报,被公安人员抓住并毒打,现关在莱西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夏格庄镇医院医生刘尚邦在市集上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抓住,现关在莱西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大陆】山东莱阳许多印刷大法资料的学员被抓

十月下旬莱阳市公安部门抓捕了许多印刷大法资料的学员和有关负责人,他们的具体遭遇和详情不得而知。原大法莱阳分站站长宋素广被逮捕,同时被抓的还有宋吉龙、刘爱丽等学员。

山东青岛消息:青岛市委前几天出台了"严厉打击"的邪恶政策,以“十一”为线,凡在此后进京为法轮功上访、炼功、打横幅的学员,一律“三开”,党员开除党籍,学生开除学籍,公务员开除公籍。多次进京和散发大法资料的学员被视为法轮功骨干和组织者,一律劳教三年。10月26─28日为防止大批法轮功学员进京抗议将法轮功打为“邪教”一周年,各单位根据这一错误政策,配合公安对不写保证书的学员严加看管,限制行动自由,态度坚决者拘留关押,直至劳教,许多学员被迫离开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走向进京请愿之路。

苏英,女,49岁,家住青岛市市南区浮山所,今年7月21日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时被抓走,带到天安门公安分局院内,随后被一警察带走盘问家庭住址及姓名,从此与大法弟子失去联系,至今下落不明。三个月来家属一直在四处寻找。

市南区宁夏路街道办事处梁主任逼迫大法学员进学习班,并叫家属交生活费每天每人40元,家属说没钱,梁主任竟说:没钱卖房子也得交。自10月25日起,所有坚修大法的学员一律抓去办学习班,声称必须写出保证不去北京,不聚集等等,如不写就判刑。



【大陆】山东胶州20多大法弟子被发往大西北劳教

由于在“十一”期间,胶州市的大法弟子去北京到天安门炼功打横幅的人数在青岛市居第一位,胶州市委受到了青岛市委的严厉批评。为此,胶州的邪恶势力加大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已有20多位学员被发往大西北劳教,70多人被拘留。以前明慧网报导的关于胶州市政法委利用精神病院迫害学员的罪恶仍在进行着,原胶州市辅导站站长周彩霞等三位学员已于十月中旬成功从精神病院逃离,现在外流浪。



【大陆】10月26日广场见闻

10月26日,也就是法轮功被定为X教的日子。上午11点我到天安门广场,这里的游人很少而警车却异常的多,大约下午1点在旗杆和人民英雄纪念碑之间偏西侧,有学员举起一面很大的横幅,由于离得远也没看清写的是什么,就见二、三百人冲了过去:有学员也有便衣,学员们是为了保护横幅。可惜不到几分钟就被抢走了,这次学员们没有顺从地上警车,而是互相保护尽量不被抓走,有的学员跑了十几米远仍被便衣按在地上一阵乱踢,最后拽着衣领拖上了车,有的老太太被打得昏了过去它们连看都不看抬起来就往车里扔;有些年轻的妇女被揪着头发推上车。当时的情景可想而知,它们真是惨无人道,不管男女老少上去就打,有的手脸被它们抓破,有的鞋子被它们踢飞,有的眼镜被它们打碎,有的衣服被它们撕破,有的背包被它们抢走,就在这种情况下学员们却喊:“法轮大法好!我们的老师是被冤枉的!”这种悲壮的场面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游客们感动的流着泪说:“这些人也太狠心了!犯什么法也不至于打这么狠,这些炼功的真有骨气!”带相机的游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拍了几个镜头,却被警察没收了相机,若反抗或辩解一律带走。

这边警车刚走,那边又有人站出来,有的打横幅,有的发资料,几百份资料随风飘出很远,但很快就被警方抢去,可见当时国家派了多少人手。从他们的行为看来根本不像人民警察,却很像地痞无赖,因为只有那些流氓才会使用这种凶狠、卑鄙无耻的手段。

有些女警,二十几岁,一脸凶相,逢人便问:是否练法轮功,法轮功好不好,如果拒绝回答就抓起来,有的学员被逼问的大声喊:“李老师是好人!”其后果必定是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关进警车。

有些男警负责搜包,只要他们觉得可疑就强制搜查,他们这种行为在游客中影响极坏,有一被搜查的老者,气愤的要找他们领导。



【大陆】石家庄竟重赏抓大法弟子的地痞流氓

石家庄市一名大法弟子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邪恶之徒强行抓走,有消息称:石家庄市公安最近雇佣了一批地痞流氓,许诺“抓住一个奖励5000元”,企图破坏和遏止大法弟子向广大人民群众揭露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邪恶真相,希望广大学员灵活机智,不要被邪恶所控制。



【大陆】烟台大法弟子被公安当头浇开水

烟台市渔业公司的大法弟子徐承本,上访后被当地公安抓回拘留。被释放后,被单位保卫科带回单位。保卫科科长问:“李洪志是谁?”答:“是我师父。”一连问了三遍,弟子仍然回答:“是我师父”。随后,他就拿了一壶开水从弟子头上浇下。然后,又问同一问题,弟子仍然如上回答。于是,他又浇开水。如此三遍。使弟子脸被烫伤,至今仍然留下疤痕。随后,他又用手铐把学员铐在了单位门口的大铁门上,让过往的行人看。其残暴令人发指。



【大陆】现世现报,江苏牛塘警察暴毙

江苏牛塘的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大法,被牛塘的警察抓回去。其中一位警察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默默地承受,无怨无恨。事后,仍善意地问他:如果我们大法正过来你怎么办?警察毫不在乎回答道:那就让我死掉吧!结果没几天他就暴毙,真死掉了。

这事在当地警察中传播开来,引起震动。因为这个警察身材魁梧,身体健康,突然暴毙,足以说明现世现报的真实性。从那以后,警察不再敢轻易打大法弟子了。



【大陆】心念正,显神迹

10.1下午4点多,北京的两位大法弟子走出来来到天安门证实大法。他们两个来到广场中央坐下,开始打坐。开始还能听到旁边的人在说:“这两个人怎么敢在这儿打坐”,一会儿就入定了,听不到了声音了。半个小时过后,两个人出定了,起来一看,也没人管他们,于是,两个人就回家了。什么事也没有。



【大陆】北京弟子发放资料时被抓

徐培红,北京石景山大法弟子。9.27晚发放资料时被八宝山派出所两名警察抓走至今没有放出。

陈红,9.27日晚在东城发放资料时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大陆】河北省石家庄市辛集市法轮功学员国庆期间五十多人去北京和平请愿,辛集市主要领导被免职。

国庆期间辛集市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人去北京和平请愿在“十一”这天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等多个横幅,当天被捕人数超过两千多人,仅辛集市的大法弟子被抓回的就有五十多人。

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因此向基层政府、党组施加压力,不管基层组织的政绩如何、党风如何,仅因法轮功学员进京被抓,便将其主要领导人革职,理由是“镇压法轮功不力”。“十一”五十多名学员进京,该市主要领导市长、市委书记已全部被撤换。近日来,该市的邪恶气焰十分嚣张,市政府密令“只要不打死就行”,“罚款上不封顶,罚他个倾家荡产”。据闻某乡就罚了三十多万。又来一轮的所谓控制办班、转化。对于讲清真相做大法工作的学员,采取残酷毒打方式。看守所、派出所、政府都是他们施暴的最得力的急先锋。

被撤职的原市委书记、市长对此颇有怨言。他们说:在国庆期间,我们根据6.10办公室的指示,采取公安、行政两条线,对法轮功人员实施监控,采取层层承包,几看一等多项措施,不许一人进京。本来对法轮功群众炼功,政府应加以引导,应使其为现代化建设做积极贡献,而目前采取无情镇压的方法导致群众不理解,有对立情绪,上访又不让群众讲话,因而去北京的法轮功人员越来越多。根本问题不解决却想靠围追堵截解决人员进京问题,无异于扬汤止沸而已,这正说明镇压法轮功的决策是错误的。由于江泽民的错误决定却将如此剥夺民众自由、草菅人命的责任推到我们身上,不知还会有多少政府领导因上级的错误政策无法顺利实施而被革职。



【大陆】佳木斯市张某、曹某,打着大法弟子的名义,在大法弟子中招摇撞骗,到被关押弟子家中,说能帮着把学员保出来等说法,诈骗数万元。并用散发资料的方式,骗取学员的信任,在大法弟子中到处打听资料来源、谁谁要去北京等消息,然后由警察到学员家中搜查,目前已有数名学员家被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