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澳大利亚人给中国大使馆的一封信 【明慧网】

一位澳大利亚人给中国大使馆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0年10月5日】

亲爱的先生/女士,

今天我在澳大利亚的报纸上看到了一则公告,因此提笔给您写信。那则公告综述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遭遇。

上星期天,当我在黄金海岸的宽滩散步时巧遇一群正在炼此功法的人们。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法轮大法。

我停下来观看,并问他们在做什么。当我听完其中的一个炼功人描述了这个功法所能给人带来的益处时,作为一个生活压力特别大的公司董事长,我决定加入他们的炼功活动。我发现那一个小时是我多年来过得最祥和、最有收益的一小时。

当我离开时,我精力充沛并且对人生的感悟良多,作为一个人,不应争强好胜,不应过于紧张压抑,而且要能容忍别人。

如果每个人都能实践这些理念,世界就会变得更美好,人们也能更上一层楼,相应地,每一个种族,每一个国家都会因此受益。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中国政府要迫害修炼这种打坐冥想功法的人们。在介绍给我的内容当中,我没发现任何政治性的或“洗脑”式的灌输。或许贵国政府能够点悟我一下!!

在遇到法轮功之后的短短几天内,使我震惊的是每当我提到他是多么好时,我总是被告诫不要卷入其中,因为中国政府认为法轮功对政府是一个威胁,所以如果我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就要冒遭报复的危险。

我认为讲明自己的观点并没有什么可使我害怕的,因为我并不想损害贵国的利益。我只是想弄明白为什么中国要声讨一个给自己的人民带来勇气和力量的功法。

我是一个澳大利亚人,很久以前,我的父亲和他的朋友们曾在声名狼藉的日本战时集中营中备受折磨。但这并不能使我不在家中接待很多很多的日本学生,为的是将来消除这种敌视反应。

我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傻瓜,我经营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为此常常不得不处处作强人。我非常迷惑不解,世界上什么地方才会把教人平静而有内在力量的人们视为威胁呢?

如果我遗漏了什么,请告诉我。我不认为法轮功是“邪教”或哪怕仅仅是个宗教机构。这只不过是一群在一起寻找内心的安宁和力量的人们。

你的忠诚的,

签名

L. E. Brennan
(2000年9月30日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