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来以不同的方式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0年10月5日】十月一日八点四十分,由第一批打开横幅的弟子开始,广场上拉开了千人请愿的序幕。很快的,大批警察和便衣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弟子展开了暴力镇压,他们把打横幅的弟子强行拖上车,其中不乏有反抗的,就被几个人抬着扔了上去。警察和便衣的老拳连老人和孩子也不放过,但小孩的哭声和警察的咆哮一度淹没在弟子们“法轮大法好”的呼声中。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虽然增援的警车一直不断,但不断在人群中打出横幅和散发资料的弟子还是弄得他们手忙脚乱。最后警察不得不出动大批武警清场。他们一边驱赶国庆旅游的人群出广场,一边大叫“是练法轮功的都进里边来”。周围的人群在驱赶下不断向后退的同时,有人在那里质问便衣“人民警察怎么能打人呢?法轮功都是好人”“怎么国庆都不让在天安门呆?”这些善念犹存的游人有缘目睹了这一幕,他们也由此成为历史的见证人。

被抓上车的功友先是被集中到天安门分局大院内,当时天空中一直飘着小雨,弟子们在雨中高举着打开的横幅,还有的功友乾脆穿着印有大法标记的衬衫。其中一位功友的衬衫已经被撕扯的不行了,但前胸后背的“法轮大法”和“真善忍”字样依然清晰炫目,前胸被撕开的口子更是巧妙的被一枚小法轮章别了起来。

随即,分局动用了至少5辆公共汽车,把拘捕的弟子们首先送到昌平拘留所。每一辆车都装得满满的,空气沉闷,即使这样,车窗的旁边还专门有武警死把着玻璃不留空隙,因为以往有功友不惜生命跳窗而出的情况。汽车开出天安门的时候,大街上站满了刚刚被驱逐出来的人群,弟子们不顾早已喊哑了的嗓子,一边向外招手一边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在昌平拘留所外,北京各个县的警车早已在外等候。我们50个弟子被分配到了延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随车的警察向每个人催要了30元路费。其中一个功友动作稍微慢了一点,就挨了几巴掌,见此情景功友质问到“是你们把我拉到这来的,你们还跟我要路费,这不是和强盗一样吗?”警察无言。

下车后弟子们得以在一起交流,几天的提审下来,功友们渐渐认识到,延庆拘留所的主要任务就是个中转站,目的是问清原籍姓名后遣送回去了事。用他们的话说就是“送你回家”,实际上是责任转移,推给当地政府后,当地政府就可以把邪恶扩大到株连九族,因为人的根在那里,亲朋好友,各种社会关系,都会在当局的邪恶镇压中牵连进去。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们就更不应该配合他们。而功友们因此承受的难就很大,有一个女功友,编号是34,就因为不说姓名,第一次提审就被刑警打的昏死了过去。

还有一位功友,也是女的,编号是45,在提审时不说姓名,警察就把她铐上,让她双手扣在脑后同时蹲马步,她受不了了,就站起来对警察正色言道“我不蹲了,你们愿意打就打吧!”结果警察只是比划了几下,然后就拿出《悉尼讲法》给她读。功友回来说,她看到老师的法像笑眯眯的看着她,鼓励她做得对。

交流中大家还悟到,每个人的修炼道路都不同,但对大法的心是丝毫不能有折扣的。有一个功友在提审中对预审洪法,预审听得很投入,还问她,作为警察,服从是天职,我知道法轮功是好人,你说我怎么办?功友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人民警察身为国家公务人员更应该讲真话,那你就把你看到的法轮功都是好人的事实讲给你的亲人同事乃至上级听,你们是最基层的工作人员,也就是最基础的,最重要的,如果你们也都能认识到国家针对法轮功的政策是错误的,我们共同努力,相信这个错误会扭转得更快。这个功友讲着讲着,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样的念头:出去向更多的人讲清真相,更好的助师世间行。她意识到,这一念是发自于本性纯真的想法,是在法上的,于是她改变了坚持不说的做法,说出了姓名和地址,她想,一切顺其自然吧。果真第二天,这位功友被原单位接回后同时免去了牢狱生活,又走入了洪法的洪流中了。

在延庆,几天下来,已经有许多功友被遣送了,而那些继续坚持不说姓名、地址的功友承受就更大。但是无论在哪里,我们一样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证实大法。

大陆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4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5/1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