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收容所、看守所及劳教所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0年10月6日】 自从99年7月22日法轮功被定为非法组织到10月27日被定为邪教以来,中国政府几乎利用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失真报导。一颗做人的良心驱使我几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确实是教人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他真正地使一亿多人道德回升,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当时在北京上访期间,警察对每个过路行人询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如果说“是”马上抓住带走,我就是其中之一,被送到北京昌平收容所,无理脱衣搜身,有的弟子带千余元的人民币也被搜去,说是给保存,但走时也不还给本人。

几天后,收容所里的大法弟子被遣送到户口所在地被拘留,理由是我们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拘留所里只几天时间就抓进大法弟子五百多人(男200多人、女300多人),其中有大学教授、有大学生、有年仅16岁的高中学生,还有双目失明的残疾人、孕妇、流产仅7天的产妇、70多岁的老人。每个破旧的大监室里关押90多人,大小便池在室内一角,与铺面平齐、没有遮挡,晚上睡觉时一直排到便池边缘处。虽然拥挤,但室内秩序井然、干净整洁。管教看在眼里,不仅感叹:“法轮功”确实是一群好人。所以管教也逐渐改变了开始时的生硬态度。我们一直在呼吁中国政府给我们一个炼功环境、出版大法书籍、撤消对李老师的通缉令、释放无辜被押的大法弟子,后来相继绝食,因此我和其他几个弟子被进一步“升级”,先后押送到戒毒所、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放两张板铺,中间一条过道,房角处是厕所。房间里共挤住着25人左右,最多达30人。吃的是近似“涮锅水”的南瓜汤,啃的是经常有不熟、老鼠屎和其它杂物的窝头,天天“坐板”,不许下地乱走。最难熬的是晚上睡觉,简直与上刑一样,叫“砸刀鱼”,即除牢头外,其它人一颠一倒一个挨一个侧卧紧挤在一起,一张双人床大小的板铺上最多要“砸”12人,少则10人,大家共盖一至二双公用被。每晚八点半必须躺下,不睡不行,也不许乱翻身,大概两小时翻一次身,早上六点才起床。刚进看守所时其他刑事犯人脏话不离口,大法弟子进去后,处处以法为师,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吃饭时,宁可自己挨饿也不与她们抢捞汤盆里仅有的几块南瓜,睡觉时宁可自己腰酸腿痛也尽量不动让她们多睡一会,并向她们宣传大法,讲做人的道理。刑事犯人亲眼目睹了“法轮功”的大善大忍,她们说要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人。我们的所作所为教育感化了她们,她们越来越文明,不再争抢食物、不再浪费粮食、不再说脏话。有一个杀人犯哭着对我说:“可惜我没早些时间得法,否则我就不会犯这么大的罪了。”在看守所里不许我们学法炼功,否则就被戴上沉重的手铐脚镣,更有甚者把手铐脚镣链在一起,直不起腰,有的几个人被链在一起,吃饭、睡觉、大小便均不准撤掉,被打骂更是家常便饭。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缺水。每天早晚各来半小时水,这时牢头指定一人接满大大小小的几个塑料桶,供全号人一天喝、洗衣、冲厕所用。有时停水2--3天,甭说洗脸,连喝的水都没有,更没有冲厕所用的,因此只好用纸一层层垫在便池里,这里十冬腊月也得整日整夜开窗,与猪圈无异。由于卫生条件不好,凡在这里呆过的人,几乎每人都染上疥疮,少则一个月,最多的半年才好。每当夜色降临,如万箭穿身,奇痒难忍。看守所真是人间地狱!

关押期间,每个“法轮功”都被提审几次。由于我们每次在提审笔录时都表示继续修炼法轮功,我们没有罪,因此又被送去劳动教养,有的一年,有的一年半,有的两年。

进入劳教所后,环境更加恶劣。管教要求我们从早到晚超负荷劳动,早晨3--4点起床,有时都不准洗漱,否则就被打被骂,晚上一直劳动到半夜12点,每顿饭只给3~5分钟,简直是往肚里倒饭,根本没有嚼的时间。难捱的饥饿加上超负荷劳动致使有的学员昏迷过去。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用疲劳战术避免我们学法炼功,干活时也不准说话,否则就打骂。据管教讲:国家原定发放300左右“法轮功”的口粮,结果抓进了600多人,因此起初几个月内,粮食成了劳教所的主要困难。

在劳教所里学法炼功更是难上加难。如发现有学法炼功者,马上就会遭到毒打,经常有功友被打得鼻口出血。时间长了,管教们更是变本加厉了,因为“上级”对她们压力也更大了:“工作不力的,要停职查看”,企图逼我们离开大法。就这样把好人当成坏人打。站在百姓的角度看,这样的政府不可怕吗?被劳动教养的弟子在不断增加,劳教所把一切可利用的房间都安排住上了大法弟子,有的队甚至两个人一张床。

劳教所里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均被上过刑,有的被打得鼻青脸肿、鼻梁骨折;有的被平躺着固定在没有床垫被褥的铁床上,名曰“死人床”,几天不放下;有的被电得晕倒、呕吐、面色青紫,肿得象大馒头,过一夜后身体还有那股烤焦味;更有甚者用刑到大小便失禁;有的蹲小号,站不起、躺不下,大小便、吃住均在小号里,大小便也不给及时处理。更为残忍的是有的人被逼得精神失常。

上述这一切就是为了逼我们大法弟子与大法分离,为了逼我们说大法不好、说师父不好。更有甚者后来在家属接待的窗口上贴着骂李老师、骂法轮大法的标语,凡来劳教所里来探望亲人的家属,一律先念标语,不念者一律不许接见。有的家属也是法轮功弟子,坐好几百里的火车来了(这里关押的法轮功弟子全省各地都有),就因为这一句标语不念而不得不含泪而去!

但是强权暴行压不倒正义和善良。虽然我们肉体倍受凌辱,但坚修大法的心不变;虽然我们人身失去自由,但确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心不变!为了宇宙大法的弘扬,使更多的生命摆脱生老病死的疾苦,我们吃点苦不怒不恨;为了千载难逢的机缘,使曾经打骂过我们人员能悬崖勒马、弃恶从善,我们无怨无悔。

一个曾被关押于收容所、看守所、劳教所的法轮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6/1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