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汀学员:一份微不足道的弘法体会

【明慧网2000年10月8日】 当我带着满身人的执著和许久都不愿丢弃的根子上的问题,于98年底来到美国休斯顿时,我被各种魔性干扰侵袭得不知该如何走好自己的修炼历程。在那个时候,我甚至不愿意走入集体学法,拒绝户外炼功。更为严重的是拒绝告诉周围的人:“我是法轮大法学员”,更谈不上弘法。而此时,国内这场魔难还未发生,我内心根本的问题却已经暴露无遗。然而在幸运地参加了99年3月底纽约法会之后,我的修炼之路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当走入集体修炼之后,我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大法修炼人的这块净土使我在法上的认识及心性等各方面迅速地提高,并严肃地体会到:老师怎么教导怎么说的,学员就应该怎么做,不折不扣,没有借口。虽然可能会由于一时的心性跟不上,不能准确理解老师的话,或在行为上有些犹豫,但只要修炼之心坚定,终有一天会明白:老师的话是多么的正确和严谨,并且即使老师没有具体讲什么,作为一个大法修炼人,也应该懂得如何用理性、智慧去进一步做好。

正当我为自己步入集体修炼和弘法,同时又突破了一关接一关而感到高兴时,我因我先生突然决定于99年7月搬入奥斯汀,城市小,修炼人也少,弘法的活动经常需要其它城市的学员辛苦开车过来协助。清早晨炼,也只有我一人拿录音机、牌子和传单,有些为失去在休斯顿的那个大集体而感到遗憾(其实这正说明了自己的某些执著心所在)。然而令我高兴的是,奥斯汀的负责人热心弘法又有经验,有弘法活动我只需要和其它学员一起帮忙就是了,无需动脑筋。但很快到了2000年4月,负责的学员因工作调动搬入其它城市。与此同时我的小孩也从国内带过来,德州大学也意外地录取了我。带孩子,上学,还必须学会自己开车周末去湖边炼功弘法(来美之后一直是由我先生开车送我去炼功、学法等)。弘法时英文不好也要大胆去说。我感到沉重,有压力,时间一分一秒都很珍贵。

在大法中获得新生的刻骨铭心的体会告诉我:没有大法,就没有宇宙的各层生命,更何况地球这粒尘埃。虽然我已向能认识的中国人、美国人说明了真象,但还有更多的人、更大的范围呢?每个学员都是负责人、辅导员,不分你我,告诉所有人国内发生的这场严峻魔难的真象,告诉全世界江泽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这不是肮脏的“政治”,这是当今社会迷失已久的勇气、正念和高尚的行为,是发自大法学员一颗颗纯净祥和、善良无私的心!--这越来越多汇集起来的强大的正念定会压倒邪恶!

于是我开始义无反顾地更积极、坚定地投入弘法。每当那些美国人友好地半开玩笑地给我纠正口语错误时,我都会非常感激他们,并且能用在法中受益并升华的一颗真心同他们说话。有时在我思想里也会出现急躁、与其它城市弘法情况攀比的心理,但我都能意识到这是一种个人为私的危险想法,必须坚决制止,弘法不是个人的事情,越来越多的荡尽妄念,弘法之心越纯正、庄严。

通过明慧网,我从其它城市学员的弘法经验中找到了方法,由于我上学是自费,而我先生也是学生又并不修炼。所以我身无分文。只能请求其它城市学员给我免费寄资料,放置各大美国商店和中国店,并向德州大学各级领导、部分教授或学生分发资料。

终于一个很好的机会来了,奥斯汀华人将在德州大学举办一年一度的盛大国庆晚会,我立刻产生了去门口发资料的想法。但通入会场的入口有几个,我一个人发效果肯定不如多个学员发--但这恰好触及了我的怕心,表面上看我总是想自己应该这样那样弘法,很积极,但我从未想过多一个学员弘法不就是多一份力量吗?我有时怕跟别的学员一说,学员会因为忙啊或家里有事家里反对而拒绝,我怕的是尴尬,是人面子上的麻烦,是人心在作怪。

弘法的严肃神圣使我深深地感到这是修炼而不是在“做事”,心性不能错位,不能混杂个人观念。于是我把十一弘法的想法告诉了其它学员,大家都很支持,而且也有学员主动提出自己出钱联系资料,这都是以前我的怕心使我看不到的良好局面。这样我们几个学员分站不同入口,在晚会开始前顺利发放了中英文资料。尽管晚会组织者事前表示过不满,但大家都坚定了正念,资料的发放得以进行。虽然这次发放的资料并不多,而面对着来宾各种各样的表情甚至不好的语言,每个学员的心都很真诚、平和,都面带微笑。

弘法的效果也能映射出我们弘法工作做的不够和修炼中的漏洞,我时刻感到修炼中的差距和不足,需要更加扎实的落实于行动上的努力。

愿全世界大法学员整体升华,齐心协力,弘法助师。

奥斯汀学员
2000年10月5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