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大法,我愿粉身碎骨”

深切怀念我的丈夫,昔日同修邹松涛


邹松涛,在青岛大法弟子中是个广为人知的名字,他一边完成着硕士学业,一边把自己的家提供给大法弟子学法,走街串巷,洪扬着至善至纯的大法,他是从一九九六年四月八日24岁生日那天开始修炼的,真是上士闻道,一修到底。他说:“我不是辅导员,可我就是想为大法做工作。”于是,在炼功点上,他主动为大家纠正动作,教新学员炼功,买书,运书,放录象,到农村偏远山区洪法,他以温和,口才好、博学得到大家的认可,慢慢的成了一名没有人任命的义务辅导员,他从得法一个月就开始向周围人洪法,那时就悟到:“慈悲众生”,让众生受益于大法,我也是通过他的帮助,走上大法修炼的大道。

松涛,你可记得吗?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登记结婚两周年的日子了,你一定记得登记处一位大姐说:“松涛、云鹤,你们的名字真相一副对联。”那个时候我们是多么美满幸福的两个大法修炼者,我为在人间找到知己而深深的感谢上苍,感谢师父。这一点,今天我也没有改变,知音难求,哪怕只有短短的两年,胜似千年,在生活中,你是一个对妻子体贴入微的好丈夫,到了结婚纪念日,或我的生日,你都会送我贺卡或鲜花,记得一张贺卡写着:鹤要展翅高飞。你鼓励我精进,共同圆满。现在你为什么不等我了?我需要你,松涛!你是一个公认的大好人,大善人,从不伤害任何人,对任何人都善良的人,怎么就这么走了?你先我圆满而去,你能告诉我你在哪个天国世界?在这个人间虽然你只走了短短的28年历程,可是你从小正直,无私,长大了成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你的一生可谓平凡而伟大。七月份劳教前十几天,是我们在人世间最后共同度过的日子。记得7月18日下午,你要骑摩托车到公司接我,因为会遇到同事,你特地换了衬衣长裤,就是那么憨厚老实,纯纯正正,我还因为你骑了快车而生气,现在,所有的遗憾都没有机会补偿了。我一直盼望着你能重获自由回家来,孩子出生时,你在监狱中忍受拷打,我还等你给孩子过一周岁生日啊,可现在你却再也不能了,这是怎样的生活啊!一年中饱尝了生离,现在又是死别!我怎么也不相信,一个鲜活的,红润的,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具尸体!你的面容,好象睡着了,火化时穿的那么简朴,一张薄毯子裹了裹,他们就急着把你抬走了!

松涛,你终于解脱了!你再也不用被跟踪,被窃听,被传讯,被非法拘禁,被拘留,被打骂,被劳教,你终于获得了真正的自由!你用生命捍卫了大法!你总爱说“早日回家”,现在终于如愿以偿。有一次你出去炼功,我很担心,你说了一句“为了大法,我愿粉身碎骨”。你兑现了你的誓言,我是多么不舍得你走,可你还是去了!人的生命就这么无声无息,我为众生的麻木不仁而痛心!善良的人们啊,大法弟子是用生命、血泪证实真理给你们啊!

松涛,天国世界是怎样的美好?在人间饱受地狱般的煎熬,换得怎样的甘甜啊!我把你的骨灰放在你生前用过的写字台上,对着八个月的女儿说:“乖孩子,去亲亲爸爸吧。”女儿就爬过去在骨灰盒上亲了一口,她好乖,可她被夺走了爸爸,她不该承受这些,她还不满一岁啊!人生所有的苦乐,在一年中都吃尽了,结婚,有了孩子,你被抓,被打,我在北京被打,你被劳教,我失去工作,然后失去丈夫!可我会坚强地走过历史的这一页。

松涛,再见了,你会在天上看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松涛,再见了,我们一定会在天国再次相见。

妻 张云鹤 2000年11月

另:友人看见11月4日一串硕大漂亮的佛珠自我家窗外一直垂到楼下,我知道这是告诉我松涛已在佛国世界了。